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紐時》:疫情蔓延,世界為中國的獨裁統治付出代價

週四(1月30日),《紐約時報》發表知名記者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 的評論文章,指出世界要習近平的威權主義模式給中國、乃至世界帶來的危險。

《紐時》原文(中英文 英文 中文

中國的領導人有時看起來像是三米多高的巨人,主持著一個龐大的政治和經濟體,他們的國家能以每週創辦一所大學的速度擴大高等教育,在最近三年裡用掉的水泥比美國整個20世紀用量還多。

川普總統一直稱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了不起的領導人」,邁克爾·彭博(Michael Bloomberg)說習近平「不是獨裁者」。但我們現在看到了習近平的威權主義模式給中國、乃至世界帶來的危險。
從去年12月1日起,武漢市已知最早的冠狀病毒感染開始表現出癥狀,12月下旬,武漢的醫療圈子裡開始有人發出警告。那本該是當局採取果斷行動的時刻。

他們確實採取了果斷行動——不是針對病毒,而是針對那些試圖引起人們注意這個公共衛生威脅的檢舉人。一名在微信群裡提了病毒的醫生已受到中共的處分,並被迫承認錯誤。武漢警方通報約談了八名一線醫生,因他們傳播有關流行病的「未經核實的信息」,對他們進行了「教育、批評」。其實,習近平應該聽這些醫生的話,而不是懲罰他們。

12月31日,中國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了新型冠狀病毒的情況,卻把本國公民蒙在鼓裡;就在其他國家報告出現感染病例時,中國卻假裝已經將疫情控制在了武漢。中國人還開冷玩笑說,這個病毒「愛國」,只感染外國人。
武漢市長說,他直到本月下旬才獲準公開說病毒的事。而在那之前,人們一直在沒有採取任何預防措施的情況下進出武漢。

政府最終於1月23日下令封城,等於是將武漢所有的人隔離了。但據市長說,封城之前,已有500萬人離開了這座城市。

政府在初期對疫情的掩蓋,一定程度上導致醫院沒能儲備物資,現已出現檢測盒、口罩和防護裝備的嚴重短缺。一些醫生不得不用塑料文件夾自製護目鏡。

疫情在早期被掩蓋的一個原因是,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系統性地摧毀了新聞、社群媒體、非政府組織、法律業者以及其他可能問責的人和機構。這些機構在中國本來就不是很強大,但在習近平上台之前,政府偶爾會表現出對它們的容耐。

從2003年開始,我做了一系列中文部落格的嘗試,有時會意外地發現居然沒被審查,但現在已經不行了。在公民社會方面,習近平已讓中國後退了一大截,熄滅了幾乎所有的自由和監督的希望。
習近平治下日益威權的中國在應對冠狀病毒暴發上笨手笨腳,而出於同樣的原因,它也沒能妥善處理2018年開始的豬瘟病毒,導致中國養豬產業遭受滅頂之災,撲殺了接近全球總量四分之一的豬隻。
獨裁者常常做出糟糕的決定,因為他們得不到準確的信息:你壓制獨立的聲音時,你只會從周圍的人那裡得到奉承和好消息。有中國高官跟我說過,他們與地方官員見面時經常聽不到實話,他們需要派司機和秘書去尋找真相,判斷真實的民情。

由於這樣或那樣的原因,習近平已經犯了一系列的錯誤。他錯誤地處理並激化了香港的政治危機,他無意中確保了他不喜歡的人連任台灣總統,在他的領導下,中國與美國和許多其他國家的關係不斷惡化。

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蔓延到中國最西部的新疆地區,一個風險是病毒將在拘禁營中傳播,中國在拘禁營中關押著約100萬穆斯林,營中的衛生和醫療條件都很差。

病毒對任何國家來說都是挑戰,要恰當指出的是,中國在預防麻疹方面比美國做得好。中國還有其他值得讚揚的地方,比如今天在北京出生的嬰兒有比在華盛頓特區出生的嬰兒更長的預期壽命;更廣泛地說,美國有些貧困縣的新生兒預期壽命比柬埔寨或孟加拉國的還短,美國沒有資格在公共衛生問題上對他國指手畫腳。

但是,儘管需要保持點謙虛,還是讓我們擯棄某些美國人對習近平那種專制模式的盲目崇拜吧。
中國的社會契約一直是,公民雖然沒有投票權,但他們會過上越來越好的生活,但中國的經濟現在已是過去30年來最疲弱的——新型冠狀病毒將進一步削弱經濟增長。習近平沒有履行這個契約中他那邊的承諾,儘管審查員們盡了最大努力,這仍可以從中國社群媒體上出現的憤怒情緒中看出來。

我不知道習近平是否會因他的執政失誤而遭到政治麻煩,但他應該承擔責任。他是個顧盼自雄的獨裁者,而這次,病毒暴發正在讓一些國民付出代價。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