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野渡:開始封口,最後必然封城

1月23日,武漢疫情惡化,中共當局於1月23日宣布封城,停止全市公共交通,包括地鐵和渡輪運營;機場和火車站也只可進不可出。官方通報要求市民無特殊原因不要離開武漢。廣州作家野渡就此撰文:開始封口,最後必然封城。

23號早上7點20分,學文發信息說飛機馬上起飛,一夜未睡的大夥們終於鬆了一口氣。終於,學文和他的家人在最後封城前夕逃出了這個淪陷的城市。
 
早在19號,基於對時政的敏感和對體制的清醒認知,我認為極可能在五天內要封城,於是極力勸艾老師和學文離開這個城市。 20號,一直封堵的輿論猛然一下子放開,我就意識到不妙,按照一直以來對這個國家這個體制的了解,這是要出大事的前兆啊。我認為在三天內必然封城,不少朋友也贊成這個判斷,在大伙的勸說下,除了艾老師要照顧家人不能離開外,學文和他家人訂了23號​​中午12點到廣州的機票。

23號凌晨2點,突然傳來消息,上午十點封城。學文妻子當機立斷,立刻增訂上午7點多的機票,然後在凌晨4點,他們全家打車趕赴機場。驚險的是,他們剛剛抵達機場,機場高速就關閉了,只要稍晚一點點走,就再無法到達機場。

飛機終於升空了,一夜未睡的朋友們總算放下了心。學文和他的家人是離開了,然而,我們敬重的艾老師還在這個孤島上,封城的日子這個城市將陷入絕望,已經一把年紀的艾老師還要照顧她的九十多歲的老父親,她怎麼度過後面那些艱難的日子?
 
還有那個淪陷的城市,一千多萬市民,我不認識他們,但他們同樣是我的同胞,是一千多萬活生生的生命。他們如何在這個絕望之城,度過絕望的歲月?念茲在茲,心就無比隱疼。
 
因為這磨難根本就可以不需要他們來承擔的!只要在災難開始的時候,那些權貴,那些掌握公權力的,多一點點人性,結果可以完全不同。
 
還記得1月1號這則通告嗎? “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布、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本來應該承擔向社會第一時間通報疫情的公權力,卻沒有承擔起應負的責任,而公民的自發傳播,卻被當成“謠言”而受到“依法處理”。

從1月1日的武漢傳謠者被查處,到二十號全國各地疫情的大面積爆發,這二十天時間的耽誤,正出在武漢警方對傳謠者的處理上。武漢警方以“維護社會穩定”為名對八名公民的“依法”處理,讓社會失去了防控疫情擴散最關鍵的二十天。因為這,多少無辜的市民被他們危害了生命?
 
然而,能光指責他們嗎?他們也是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有血有肉,甚至可能就是他們自己的親人也因為這掩蓋真相的舉動而喪失生命。在這十多年的歲月,我無數次與他們打交道,我知道他們大都是因為飯碗而執行命令,甚至有時不失顯露出人性與良知。
 
還記得那個稱“疫情可防可控”的國家醫療專家組專家、北大第一醫院主任醫師王廣發嗎? 1月10日,王廣發在視察武漢後,接受央視記者專訪時還稱,“病人的病情和整體疫情處於可控狀態,大部分患者病情屬於輕到中度。”“目前也沒有出現參與救治的醫護人員感染情況。”未想到王廣發自己很快中招。 1月21日,王廣發向香港《有線新聞》證實,自己確診得了武漢肺炎,目前正接受治療。
 
1月10號,離疫情大爆發還有十天。如果王廣發,如果那些專家,在那個社會多點知識分子的風骨,多點對真理的敬畏,而像後來的鐘南山那樣堅持說真話,那為社會爭取到的十天,武漢也不會淪落到封城的地步。
 
然而,能光指責他們嗎?這些年下來,這不能講,那不能講,一個個停職停課的事例,那壓抑的氛圍,那沉悶的現實,已活生生打斷了知識分子的脊梁骨。骨頭硬一點的,已不可能發出一星半點的聲音。還在吃著這碗飯的,如何敢越雷池半步?
 
其實,我們知道真正原因是什麼,他們也知道真正原因是什麼,他們知道我們知道真正原因是什麼,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真正原因是什麼。我們知道,他們也知道,當一個城市開始封口,最後必然封城。
 
一城如此,一國如此。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