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清真”器官畅销沙特,何须韭菜证明镰刀不清白?

你或许不愿把中国称为纳粹,因为你没有看到它的焚尸炉。但真正的区别是:纳粹没有掌握器官移植 。 这就是一场完全的屠杀,这就是奥斯维辛。每一个行凶者、获利者、协助者、辩白者和沉默者都是罪人。

本文转载自苏莱曼·古懿的博客,转载时由作者做了修改。

(一)

对国际友人,天津医院原来还有“清真”肝移植业务,而且肝源很快就能找到。一位中国女士作证说:2006年有37名沙特病人在天津换上了“新疆人”的健康肝脏。

专栏作者C.J. Werleman在一篇调查性报告引用一位维吾尔外科大夫的话:“中国正在杀害集中营里的穆斯林,以16.5万美元的单价出售他们的肾和肝。”这篇报道全文6次点名沙特。

对于中国的“清真器官”生意,我从私人渠道获得了更加直接的证据,但是为了信息源的安全,暂时不能透露详情。

了解到这些事实,我观察周围沙特朋友的眼光都不一样了,总是疑心他们身上的器官是偷来的。

我把这些内容转发到Reddit的Saudi Arabia版,很块被那里的管理员永久禁言。

留加学生章文韶发现:有的集中营直接和火葬设施建在一起。中国这是从奥斯维辛得到的灵感吗 — — 方便焚尸灭迹?

我们知道有些人莫名其妙的消失,其中包括25岁的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博士生古丽给娜•塔什麦麦提

据“寒冬”杂志报道,塔城的一个60多户的回族村庄,有43名男性被送入集中营,他们有多少人最终能回家?

那些尸骨全无的受难者,器官是不是已经装到了“国际友人”身上,生命是不是已经成为“一带一路”的润滑油?

你或许不愿把中国称为纳粹,因为你没有看到它的焚尸炉。但真正的区别是:纳粹没有掌握器官移植。

这就是一场完全的屠杀,这就是奥斯维辛。每一个行凶者、获利者、协助者、辩白者和沉默者都是罪人。

(二)

不知是因为“摘器官”已经被娱乐化,还是因为指控者是维吾尔人, 上面的短文在中文网络遭到质疑,所以有必要对事实部分加以梳理。

上文引用了两个不同来源,证实“被羁押者被摘取器官”。质疑者提出:这些证词不如权威媒体的报道具有公信力。品葱网友shortstory 稍后补充了 Business InsiderForbesIndependentDaily Mail  的四篇报道,证明维吾尔被监禁者确实在被摘取器官。 事实上,前外科医生 Enver Tohti也在欧洲议会作证说:曾亲自摘取死囚器官,并看诊器官离奇失踪的儿童。

尽管这些报道听起来显得更权威,但它们上文引用的证词同样是单方面的陈述,而这些记者并不比我们更能突破体制的制约,体制阻止他们查阅文件、会见证人,甚至吊销他们的签证,它就事论事的回应最多只有例行公事的“辟谣”。

然而,人们相信这些证词大部分是可靠的,因为它们来自多个不同来源,彼此互相印证。就全局而言,这么多不同的证人既缺乏动机、也缺乏协调能力,不约而同去地编织一个巨大的谎言剧。

上文也引用了一些间接证据,包括与集中营修在一起的火葬场,以及回一趟老家就永久消失的留学生。如果集中营没有死亡营的功能,如果这些留学生不是被杀害,这些事实很难有更合理的解释。

(三)

如果任何关于中国的消息必须被直接验证,我们将不得不要求所有声称自己被“喝茶”的人出示传唤通知书,甚至提供审讯视频,我们将对因言获罪者视而不见,哪怕唯一的障碍在于恐惧中的家属顺从当局的封口令,拒绝公布逮捕通知书。

在这些不幸的事件中,有一些细节可能并不准确。可是,如果一个奥斯维辛的幸存者不能确切描述集中营的内部结构,或者他的记录人在记录证词时犯下笔误,这就能说明他必然是骗子,而奥斯维辛不曾存在?

当政权成为被指控的犯罪者,并且千方百计阻止独立验证的时候,它就有自证清白的责任,而被迫害的指控者和被限制的媒体则被免除了进一步举证的义务。证据当然很重要,但是在韭菜和镰刀之间必须慎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

更何况,中国利用被监禁者的器官,是一个通过了交叉验证、被广泛接受的事实。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