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吾爾開希:習近平是黑幫老大

目前居住在台灣的八九前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在台灣大選之際接受了德國《世界報》採訪。他表示習近平是黑幫老大,認為西方必須向中國獨裁政權施加壓力。

原文链接

《世界報》:吾爾開希,今天台灣要選舉新總統。從北京的角度來看,台灣和香港一樣都屬於中國;但台灣將自己視為一個獨立的國家。自2019年6月以來,香港對北京日益增強的影響力發起了民主抗議活動(警方正在對此進行鎮壓)。香港示威活動對台灣大選有多大影響?

吾爾開希:非常大!與其他任何民主國家一樣,各種各樣的問題對選民很重要:經濟,社會問題和候選人的廉正。但是這次香港抗議活動提醒台灣選​​民,對台灣人感到自豪的民主的威脅迫在眉睫。

《世界報》:現任的來自民進黨的總統蔡英文有望連任,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會否影響大選?

吾爾開希:我相信,如果中國政權意識到不再能欺騙台灣民眾,它會在台灣尋求一個替代政府。不幸的是,有幾個政黨願意扮演這個角色。最後,公民是在捍衛台灣者和與中共合作者之間進行選擇。

《世界報》:台灣是否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來提高人們對其民主威脅的認識?

武爾:台灣與中國的區別比任何其他國家都多。當劉曉波(2017年去世的中國人權捍衛者和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身患癌症後,台灣總統蔡英文是首位公開譴責中國並敦促釋放劉曉波的國家元首。

她甚至提出邀請劉曉波在台灣接受醫療救治。台灣已多次顯示出這種勇氣。談到香港,蔡總統呼籲世界各國領導人幫助他們向中國施加壓力。

《世界報》: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與台灣實現“統一”,儘管它從未對台灣擁有主權。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有多嚴重?

吾爾開希:1,000多枚導彈瞄準台灣。中國是一個極權政權。選擇軍事行動將與中國的利益,領導人的意願有關,並且可能使人們散對一些矛盾的注意力,例如,使中共政權從經濟危機中脫身。領導層不是理性做出這種決定。

《世界報》:您是1989年中國民主抗議活動的學生領袖之一,這些抗議活動在天安門廣場被血腥鎮壓。你們終於能夠逃離中國。但是,您的父母仍然生活在中國,很多維吾爾族穆斯林在中國遭到迫害和拘留。您的父母好嗎?

Wu’er:他們不年輕,也不健康。由於他們是維吾爾族人,因此受到非常密切的關注。但是我父母已經八十多歲了。他們不會被送到集中營。

《世界報》:2019年11月,國際媒體發表了來自中國國家的內部文件,這些文件顯示了維吾爾族人被拘留的程度。據此,在西北省份新疆有超過一百萬人未經審判被送入集中營?

吾爾開希:這次中國戰役的目的是要滅絕維吾爾族精英,破壞維吾爾族的文化和精神。但維吾爾人在共產主義統治的70年中從未遭到破壞。漢人佔領了這塊土地並統治了我們。但是他們無法破壞維吾爾人的精神。

《世界報》: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中國和維吾爾族問題

吾爾開希:西方花了30年才做到這一點!在過去的30年中,美國允許西方世界推動中國發展並使其成為今天的中國。西方不僅是容忍中國、甚至幫助中國成為今天的樣子。數以百萬計的維吾爾族人必須為世界最終醒來而犧牲。自從兩次世界大戰以來,我們今天要面對的中國是對文明的固有威脅。

《世界報》:歐洲和西方應該做什麼?

吾爾開希:至少應該採取經濟措施。因為有了創造就業並帶來繁榮的經濟合作,威脅也隨之而來。人們必須選擇。

《世界報》:德國經濟依賴中國市場。

吾爾開希:但是在經濟學上,我們應該說相互依存。中國的經濟使國家強大,但也脆弱。中國需要世界就像世界需要中國一樣。經濟並不是中國真正的槓桿。這個國家還有什麼?軍隊?您是否真的認為北京200個最有影響力的家庭想參軍?不!

這可能有點像1930年代的柏林:民族主義,自豪感和我們可以征服世界的信念。習近平的角色已被明確定義,他就是一個黑社會老大:開始突襲,攫取並利用自己的人民。但是有很多方法可以威脅黑手黨老大,例如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財產。

《世界報》:您已經在台灣生活了很多年。最近,有幾個人在香港被綁架到中國,他們令共產黨很生氣,例如書商和一個中國商人。你害怕嗎?

吾爾開希:不。當你不害怕時,會發生神奇的事情,然後它們怕你。無畏是一種選擇,通常是更好的選擇。這可能是一個簡單的決定。在21世紀的今天,世界沒有理由如此恐懼。我呼籲世界考慮這個選項。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