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滲透升級?中國駐溫哥華領館招募「志願軍」

早前加拿大聲援香港的抗議中,「中國粉紅軍團」招搖的干擾行為,引發加國對中共滲透的關注。這片陰影還未散去。本月初中國駐溫哥華領事館招募和培訓「志願者和義工團體」,令不少加拿大評論人士質疑中共使領館正在組「志願軍」,加重對外國勢力滲透升級的擔憂。

加拿大《國家郵報》原文鏈接

加拿大《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報導了該事件,志願者團體招募的成員包括一些加拿大華裔社區領袖,表面的作用是以幫助在加拿大遇到法律麻煩或人身危險的中國公民為由。

中國駐加拿大溫哥華領事館的網站上也於12月11日發出公告,透露在12月6日,駐溫哥華總領館召開「領事協助志願者培訓交流會」,一些親中華人和團體以「志願者和志願單位代表」身份參加,該領館副領事王承軍主持並為這些人頒發證書。圖片顯示有20多人在現場。

中領館聲稱,成為領事志願者是一種「榮譽和責任」。這些「志願者和團體」是為了幫助在加遇到法律麻煩或人身危險的中國公民而創建。

但加拿大前駐中國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表示:我相信,中國領事館的工作不僅是培訓領事志願者,還有更多工作,他們可能正在招募中國公民,甚至加拿大人來宣傳中共政治。 

馬大維認為:中國政府與加拿大華裔公民接觸令人反感,構成對加拿大事務的干涉;此外,出於政治動機而與短期居住在加拿大或在加拿大學習的中國公民取得聯繫也值得懷疑,特別是有可能會鼓勵他們違反加拿大的利益或政策來採取行動。

曾任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顧問的伯頓(Charles Burton)認為:加拿大海外領事館有時可能會招募加拿大居民,以應對緊急情況或特殊事件。不過,中國領事館建立常設義工小組,情況並不一樣。

伯頓目前在加拿大智庫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擔任資深研究員,他表示:我從未聽說過其他國家做出過這樣的安排。成立志願者確實符合中國共產黨的官方話語,即加拿大是一個對華裔危險和敵對的地方,因此他們應尋求中國當局的保護。

阿爾伯塔大學 (University of Alberta)中國研究所所長霍爾登(Gordon Houlden)表示,出現問題體現在,中國是否努力召集加拿大華裔,來支持某些中國政策立場。

霍爾登說:與加拿大的中國公民接觸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果中國致力於改變華裔加拿大人社區的政治立埸,那是另一回事。如果活動的重點放在灌輸對外國的忠誠,那將是非常不同的。

加拿大泛民主團體「加拿大香港之友」成員Ivy Li稱,中國在加拿大成立「志願者」令人震驚,「志願者」正在代表中國政府開展工作,他們很容易成為外國特工,任務可能是乾擾加拿大的內部事務。

在中國領事館網站上公佈的志願者名單中有兩名加拿大僑領:姚崇英(Hilbert Yiu)和朱展倫(James Chu),是溫哥華中華會館的現任和前任主席,中華會館下轄100個華人社團。

該協會在今年早些時候成為了頭條新聞,當時它在中文報紙上刊登了大型廣告,譴責香港的抗議者是「激進分子」,明顯似乎支持中共當局對香港反送中的立場。但該協會表示,這些廣告的目的不是宣傳中國政府的觀點,而是支持「香港的和平」。

姚崇英對《國家郵報》稱,他正在手後康復中,沒有時間回應。協會副主席則稱,他不了解姚崇英參與志願者團隊的情況,需要了解更多細節才能做出評論。朱展倫則沒有回應該協會兩名成員發出的置評請求。

集體照當中的另一個人是當地華人僑領、BC省議員牛華(Harris Niu)。 BC省省長John Horgan的華裔加拿大社區諮詢委員會成員。他也沒有回复《國家郵報》的電子郵件。

《國家郵報》請求中國駐溫哥華領事官員解釋「志願軍」的作用,並對批評作回應時,他們在電郵中稱:「請訪問我們的官方網站。」

加拿大全球事務部(Global Affairs Canada)受《國家郵報》訪問被問及對事件的評論,發言人要求記者聯繫中國駐渥太華大使館,中國駐渥太華大使館轉而將問題踢給中國駐溫哥華領事館。

《國家郵報》的報導稱,目前尚不清楚中國總領館成立志願團隊的真實動機是什麼。總之在華為高管孟晚舟被拘留一年之後,中加兩國之間的政治局勢緊張。

中共官媒《中國日報》英文版在2016年底發表過一篇文章,宣布將啟動「領事聯絡志願者」計劃,服務於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來自世界各地的27位中國居民抵達了北京,接受為期11天的培訓。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