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新疆百萬維人在教育營被強迫勞動淪為奴工

人權組織披露,中國將大量維吾爾人關入“再教育營”,將他們作為免費勞工,大規模強迫勞動,生產廉價的棉紡織製品。新疆棉製品產量佔全中國84%,涉及數家國際品牌。

國際人權組織「公民力量」22日發布報告指出,中國當局持續把主要紡織與服裝產業從沿海轉移到新疆,作為鎮壓維吾爾族最新戰略的一部份,如今新疆已轉變成中國最大棉花生產區,其產量高達全中國產量的84%。

中國長期將勞改犯與囚犯當作是免費勞動力來源,從2014年起,當局動用國家級力量,在新疆大規模抓捕維吾爾與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並將其關入再教育營,此後,當地棉紡織品產量持續暴增,如今已成為中國最大的棉製品產地之一。

報告主要作者,公民力量組織副主席韓連潮直言,「這些棉花充滿謊言,是淚水、汗水與鮮血構成的編織物」,他呼籲,各國應關注此現象,並停止從新疆購買棉紡織品。

中新網2018年新聞,新疆已經形成烏魯木齊-昌吉、石河子-奎屯、庫爾勒-尉犁、阿克蘇-阿拉爾以及喀什五大紡織產業集聚區域。在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以下簡稱塔縣)紡織工業園區服裝廠內,艾斯木古麗正熟練地縫製外褲。她也許還沒有想到,一周後,由她經手的一條條短褲,將出現在歐洲市場上。

美國外交雜誌報導,在新疆被強迫勞動生產製造的棉織品涉及Uniqlo優衣庫 Mujiusa 無印良品 這些國際大牌。“新疆棉”其實大多涉及奴工生產。


新疆問題研究者艾德里安 曾茨 (Adrian Zenz)研究了一家在疆企業華孚時尚(Huafu Fasion Co)。他指出,美國監管要求企業對全球供應鏈是否涉及強迫勞工進行審計控制,但是,在像中國這樣高度數字化監控的警察國家裏,審計供應鏈強迫勞工問題是不可能的。新疆華孚一名“工人”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對記者說,“他們(官方)說這(新疆去極端化再教育項目)是機密,連提都不能提到。”https://www.wsj.com/articles/western-companies-get-tangled-in-chinas-muslim-clampdown-11558017472?shareToken=std4d4e4fb661f4a5d8ced78e78027aeaa

艾德里安 曾茨研究調查發現,華孚時尚超過九成員工都是少數民族,多數是“農村剩餘勞動力”。華孚在公司網站說,大量的農村剩餘勞動力閒置在家,威脅社會公共安全穩定。在公司的公開報告中提到,數百名維吾爾人統一穿著軍裝,員工接受軍事化訓練,以達到“轉變”,“去極端化”。一旦開始工作,他們也要繼續接受高強度的政治洗腦,包括宣誓、提交書面匯報,以“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儘管德國企業阿迪達斯Adidas審計了供應鏈華孚公司在新疆阿克蘇的工廠,“並未發現有關強迫勞動的證據,或者雇用工人的過程中涉及政府參與”。中國媒體採訪了華孚一名管理人員彭向剛(音譯),他公開承認,地方政府向我們提供工人以滿足我們的雇用需要。新疆阿克蘇政府宣傳部門的報告也確認,政府向華孚輸送工人。在一個村莊裏,超過兩百名成年人被政府徵集,“送往”棉織品工廠和其他工廠。

美國外交雜誌報導評論說,“華孚是否涉及強迫勞動? 至少,它與更廣泛的非自願奴役計劃有很大關係,這是人口販運的一種形式。 ”

新疆正面臨一場大規模的人權危機。 企業們可以選擇:牽涉其中或採取立場。 即使他們不是出於道德原因去採取行動,也應該開始考慮參與暴行帶來的聲譽成本。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