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世界律師大會」開幕 人權律師妻子出門遭國保暴力阻截

週一(12月9日),中國首次主辦的「世界律師大會」在廣州開幕,早前致信並呼籲「世界律師大會」與會人士關切余文生生死及秘審後判決結果的余文生妻子許艷,在出門時遭國保和警察阻攔。

現場視頻可見,國保和警察使用推搡、辱罵等方式阻截許艷;甚至指稱許艷受外國勢力利用等。

據許艷透露,國保稱限制她出行4到5天時間,期間國保提及提到「世界律師大會」,提到外國駐華使館等。

正值「世界律師大會」開幕,疑當局擔心許艷及其他人權律師到現場,所以早就開始採用嚴防死守方式。

早在上月底,許艷既曾致信「世界律師大會」代表,呼籲關切余文生案。

附:許艷致世界律師大會的一封公開信
尊敬的世界律師大會參會的世界律師、參會人士:

您們好:

我叫許艷,是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得知世界律師大會,12月9日、10日,在中國廣州舉行,作為中國人,尤其是中國律師的妻子,看到祖國的強大,倍感榮幸。

我的丈夫余文生律師,失去自由後,我到達各部門現場約50次、給各級監督部門寫了約200封材料,幾乎全部沒有回复,祖國的強大,也讓維權中的我,深深體會到無助與傷痛。

案件簡介:

余文生,北京人,中國律師。代理信仰案件、是709的辯護律師、提出修改憲法的建議,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被強迫失踪,數日後方得知是被北京市石景山分局抓捕;後又被異地羈押到徐州市指定監視居住,並歷經秘密審查起訴、秘密審判,至今仍舊被非法拘押,生死不明。

北京,徐州公檢法完全無視余文生及其家屬依法應該享有的訴訟權利,嚴重踐踏法律權威,破壞中國法律依法在徐州實施,具體來說針對余文生案存在如下違法犯罪行為:

1、違法異地監視居住。徐州既非余文生戶籍所在地,也非余文生居所地,甚至余文生一家和徐州也無半點牽連,可余文生卻被徐州市公安局莫名其妙指定監視居住。

2、剝奪余文生及其家屬聘請辯護律師辯護的權利。從余文生被強迫失踪之日起,北京,徐州市公檢法一直抗拒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介入,拒絕的理由千奇百怪,可拒絕的意志卻從未動搖。

3、剝奪家屬的知情權。余文生被非法拘押至今2年多,家屬無從通過正規途徑知曉余文生任何信息,甚至無法知道他身體是否健康,性命是否保全?

4、秘密審判。 2019年5月9日,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余文生一案開庭審判,作為他的妻子卻被蒙在鼓裡,開庭後至今半年有餘,仍然生死不知,天威難測?

作為余文生妻子,我日思夜盼就只有一件事,希望余文生早日擺脫囚牢,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可是我這點卑微的希望卻在徐州市公檢法一次次踐踏法律的堅強不屈意誌中變得渺茫。

5、超期羈押、久拖不判。法律規定,案件到法院後2個半月審判,可是余文生律師案,已經到法院後約11個月,至今沒有判決,侵犯當事人合法權益、沒有保障人權、違背法治理念。

綜上,請求參加世界律師大會的
國際律師協會主席、歐盟律師協會主席、英格蘭及威爾士大律師公會主席、以及多個國家的司法部長和律師協會官員,給予下列幫助:

1、請求您們安排時間與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見面,了解現在正發生在中國國內,失去自由的人權律師余文生法律權利被剝奪及妻子許豔的維權經歷;營救您們的律師同仁。謝謝!

2、請求您們明確向大會提出:

余文生律師依法行使律師職業權利和言論自由權,應該立即無罪釋放。

立即讓余文生律師獲得辯護律師會見與幫助的權利。

停止違法超期羈押,立即作出判決,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

中國的全國律師協會,在余文生律師職業權利被剝奪期間與余文生案件中,一次都沒有去維護他的會員余文生律師的權利,甚至還充當打壓律師的幫手。請世界律師大會要求中國全國律師協會,立即糾正之前的錯誤,幫助立即啟動緊急營救其會員余文生律師的行動。

請求幫助問詢,余文生律師是否遭到酷刑?現在是否還活著?

您的行動,不僅能幫助到我的家庭,必定會匯聚在推動中國國家治理正常化的洪流中,也會向中國人民彰顯世界律師大會的公義和正道。萬分感謝!

許艷(余文生律師妻子)
2019年11月25日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