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内地生撐香港:逃離中國也擺脫不了極權帶來的恐慌

一開始,hkprotest發生時,我便在微博發表表示理解和支持的言論,後來評論和私信區遭遇許多惡意攻擊,導致我一氣之下卸載微博。期間看著許多墻內媒體扭曲事實,我盡量轉發然後配言諷刺他們歪曲事實的做法,順帶提醒墻內人警惕極權的危險,我不知道這樣做究竟能點醒多少人,但我覺得,在有的人為了自己的民主自由走上街頭抗爭流血犧牲之時,我仍選擇沈默,我會對不住自己的良知,所以我仍盡量發表某些人覺得刺亙的意見。但當我看到朋友圈中某些研究生居然相信某些學者所說的“民主是一個地方衰落的根源”這樣的言論,仍不免無奈。

生活中墻內,我覺得自己不喜歡與人交往,我時常想為什麽我不願意和身邊的人交談過多,可交流的人一直只有那麽兩三個,後來我知道是因為我和墻內大多數同齡人的思想不在同一個頻道,大多數人每天關心三餐吃什麽,出門化什麽妝好看,哪位明星又鬧緋聞,哪位男明星又成了大眾新晉老公等等,卻鮮少關心政治和社會問題,或者只知道對政府歌功頌德而不去理性質疑,自己的權利如何一步步被吞噬丟棄都渾然不知,有人修改憲法刪除任期制度居然還有人拍手稱好,這些讓我真的覺得和他們多聊一會都會缺氧。但當我看到hk的人們能夠在捍衛自己公民權利問題上如此堅定,能夠勇敢地站出來直面極權對它說“不”,能夠為了社會長遠利益勇敢站出來抗爭,我是那麽受到鼓舞和感動,以前我從沒考慮過去香港讀書學習,但經過這件事,我看到了你們身上的勇氣、自由精神與理想主義,讓我決定日後一定要到hk學習,與你們交友。

作為一個法律系學生,在我的老師問我,法律職業人最重要的品質是什麽的時候,我說是“對他人所遭受的苦難和被不公正對待能夠感同身受的同理心,以及敢於與公權力對抗的勇氣和為生民立命的決心”,並且也說“如果某天需要有人流血才能喚醒某些人的意識,我願意做那個流血人”。但是當我看到許多hk的人們沖在前面流血犧牲的時候,墻內仍然有這麽多人沈睡不醒,甚至被深度洗腦到人性中最基本的惻隱之心都蕩然無存,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而把異端標簽化為“暴徒”,對方再多死傷,在他們眼中只如碾過螞蟻,看到這些我無法克制,只得怒斥他們奴性又法西斯。

後來漸漸地,我發現我寫的推文不再被允許出現,我轉發的文章被自動隱藏,我感覺自己陷於一張密不透風的天羅地網中,我甚至覺得自己一言一行都處在老大哥監視下,連說中文都擔憂會被他們發現後給我扣莫須有的罪名,導致我現在和別人對話都只能盡量采用英文……我漸漸深刻體會到政治學著作裏說的極權究竟是什麽樣的,它滲透你的生活,無處不在,讓你無時不恐慌,我甚至害怕即使哪天我逃離了這個國家,卻發現自己一輩子也擺脫不了這種極權帶來的恐慌。

所以,我十分理解hker的心情,我時常痛苦於自己無力對你們施以援手,想來自己能做的,就只是表達對你們的支持,希望你們平安,千萬保重,青山常在,願榮光歸香港。

本文轉載自“内地生撐香港”臉書專頁和Twitter「中流青年」聯合發起的樹洞撐香港計劃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