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衛生部前高官痛批阻撓查處艾滋病血禍責任人的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

衛生部前官員、健教所所長陳秉中曾數次舉報中共高官李長春、李克強應為河南血禍負責,但這兩名艾滋病的罪魁禍首不斷高升及平安落地。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陳秉中直指三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胡錦濤、江澤民阻撓查處李長春和李克強。

陳秉中全文如下:

國際艾滋病日痛悼第一位揭露河南血禍王淑平,痛批阻撓查處河南“血漿經濟“罪魁禍首三位領導人

2019年9月21日,第一位揭露河南血禍的王淑平,在美國猶他州的家附近郊遊時,不幸心髒病突發去世。王淑平的丈夫蓋瑞·克里斯汀先生把她抱在懷中,握緊她的手,同行人士中有醫生對其進行心肺復蘇超過四十五分鐘,但是最終無法見效。這位在河南艾滋血禍中試圖挽救成千上萬條性命的醫學工作者王淑平,在美國猶他州鹽湖城離世,享年五十九歲。她出生在中國,工作在河南,只因揭露河南血禍備受摧殘,於是毅然選擇自由和寬容的國度而逃亡美國,不幸死在異國他鄉,消息衝擊各界。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王淑平離世消息傳出後,無數網友追思這位以一己之力抗爭體制並挽救生命的勇者。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在本世紀初開始關注中國艾滋病問題。他表示,揭露真相的王淑平和高耀潔等良知人士受到打壓被迫流亡。當局從未解決艾滋病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王淑平英年早逝是莫大遺憾。她又受到這麽嚴重的打壓,令人氣憤,我對她深深悼念。

發生於1990年代初的河南血禍,由於三任黨總書記百般阻撓,20年也未查處。尤其不能容忍的是,製造這一重大災難的罪魁禍首不僅未受到懲處,反而官運亨通,而第一位舉報者王淑平卻屢受打壓,遭遇滅頂之災。只要回眸一下那場毀滅人類的前所未有的大災難,至今仍令人不寒而栗而刻骨銘心。

其一、榨取農民生命精髓的“血漿經濟”是河南艾滋病氾濫源頭
 以血致富的“血漿經濟”,早在1980年代末就已在豫東南一帶出現,後來有“艾滋廳長”之稱的劉全喜1992年任衛生廳長後,將其作為衛生系統創收手段在全省大力推廣。為此他要求河南省要大辦血站,口號是:“要想奔小康,快去賣血漿”。特別是由於省委書記李長春嚴重瀆職和慫恿的推波助瀾,幾年間成為一種產業得到大發展,各類名目的“合法”與非法血站遍地開花。在血站“人血和井水一樣,不管你抽出多少,總是那樣多”誘惑下,數百萬農民蜂擁加入賣血大軍。
成百上千血站為獲取高額回報,採血前都不做艾滋病毒檢測,又多人共用針頭,特別是採血後除收購血漿外,其他血液成分多人混合後,又分別回輸給賣血者,嚴重的交叉感染導致艾滋病氾濫成災。
(原河南省衛生廳長劉全喜)

其二、災難發生後不是先控制疫情而是首先打擊舉報人

早在1995年5月,衛生檢驗醫生王淑平發現商水縣西趙橋村許​​多賣血農民出現艾滋病樣症狀,經檢測多例呈艾滋病毒陽性。為求準確檢驗結果,她將檢測的62份血樣送往中國病毒學研究所做權威鑑定,在僅做的15份血樣中,13份確定為艾滋病毒陽性,2份為疑似。王淑平去北京做鑑定本無可厚非,但當局指責她洩露了本應於第一時間公佈於眾的艾滋病疫情是嚴重“洩密”被停職停薪。省衛生廳長劉全喜還召她來見,應召者剛一進門就當頭一棒:別人不能發現,就你能發現,什麼意思?你還有臉來,給我滾出去!因她 “視患於微”在河南是犯罪。鑑於在河南已無立錐之地,在朋友幫助下無奈流亡美國。

第二位因舉報疫情的是原河南中醫學院婦產科教授高耀潔。經她調查和診斷,被當局謊稱為不明原因的“怪病”就是艾滋病。她的揭露被李長春政府給扣上“洩露國家機密”、“損害河南形象”和“為國外反華勢力報務”三頂大帽子被軟禁。高耀潔頂著壓力救助河南血禍受害者被譽為“中國民間防艾第一人”,雖獲得國際10多個獎項,但不允許出國領獎。後在美國一位政要干預下才得以赴美,回來後又遭軟禁。她也因 “視患於微”,960萬平方公里國土竟容不下講真話的老人,無奈亦出走大洋彼岸。流亡期間她寫出《血災10000封信:揭開中國艾滋疫情真面目》等十多部專著,讓世人知道是誰把百萬計老實巴交農民推向墳墓。

其二、河南艾滋病氾濫是人類疾病史上未曾有過的的瘟疫大洗劫

自197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我在衛生部工作近20年後再到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任職期間,就對河南省艾滋病大爆發困惑不解。為了摸清其氾濫成災的來龍去脈,退休後自費深入到河南省30個艾滋病重災市縣上百個艾滋病村進行調查。在我調查的市縣中,死亡100的艾滋病村比比皆是,死亡200的也屢見不鮮,還有死亡300、400的;而柘城縣雙廟村死亡多達500, 其中30戶夫妻雙亡或全家死絕,另有30位感染者因病痛難忍自殺而慘絕人寰。河南推行“血漿經濟”導致至少三五十万賣血者感染艾滋病毒,至10萬感染者死亡,哀鴻遍野,罄竹難書。

其三、不惜魚死網破也要死保李長春和李克強

1992年擔任十四大的黨總書記江澤民,本應對因隱瞞疫情導致艾滋病疫情大面積漫延的李長春問責,然而,不僅不追究,反而對其加官晉爵。一是當李長春因推行“血漿經濟”把河南搞爛難以為繼時,還以業績可佳轉任經濟最發達的廣東任省委書記;二是1997年的十五大,艾滋病疫情還在河南大面積漫延中,李長春竟像凱旋而歸的將軍,在江總書記一手提攜下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三是2007年十七大又當選為政治局常委坐進金鸞殿。

無獨有偶的是,繼江澤民之後擔任十六和十七大總書記的胡錦濤,全盤繼承前任衣缽,既沒有清算李長春,也沒有追究愛將李克強河南血禍的責任,而是仿照前任提攜親信的模式,如法炮製大力提攜親信李克強,2007年十七大被選上政治局委員,又於同一天與李長春一併當選為政治局常委雙雙進入中南海。到了十八大,一位前總書記本想推薦李克強出任十八大總書記,雖未如願,但被兩位總書記推薦當上了國務院總理成為政府首腦。而墜入萬丈深淵的河南血禍受害者,只能在死亡線上掙扎。

如果李長春政府早期能接受王淑平和高耀潔兩位學者的舉報,就可以將處於萌芽狀態的艾滋病疫情控制住。接任李長春任河南省委書記名不見經傳的馬忠臣,因李長春有後台江澤民保護,他不敢對其說三道四,只是維持現狀。如果接替馬忠臣留下李長春爛攤子的李克強能亡羊補牢,將是另一景色。一是如果他毫不留情地揭開被李長春隱瞞的疫情蓋子,二是果斷撤掉艾滋病廳長劉全喜,三是又能不失時機地對成千上萬現患進行抗病毒治療,四是保護舉報疫情和上訪受害者的權益,也可以將惡化的疫情控制住而化險為夷。但只因他忠實執行高度信任他的江總書記保護李長春安全轉移高就廣東省委書記後繼續高就的委託,他應做的一件也沒有做。他不僅沒有批評過前任一句,還稱讚其為河南做出了重大貢獻,以至令可防可控的疫情衍生為一場全球前所未有的人道大災難。當上國務院總理的李克強,對河南艾滋病繼續氾濫與其他幾位省委書記比較,他負有更大的不可推卸的責任,因而是李長春最大的幫兇。他當上總理後竟沒有敢動有艾滋廳長”之稱的劉全喜一根毫毛,也佐證了這一點。

其四、我四次致信胡錦濤九次致信習近平停止對舉報者打壓

我10年前,就發出致信時任黨總書記胡錦濤第一封舉報信即《導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發流行的血禍責任者難辭其咎》,因不被理睬,我又發出第二封致胡《徹底揭開河南污血案黑幕讓“血漿經濟”真相大白於天下》舉報信,但依然如故。接著又發出第三封致胡《河南污血案“十宗罪”必須清算》舉報信,石沉大海後,我又發出致胡《河南艾滋病大流行誰之過》第四封舉報信。我在這四封舉報信中寫道:最初發現艾滋病疫情“報警”,並第一位給衛生部報告有關河南省農村賣血者感染艾滋病疫情的王淑平,是有功之臣,應予保有護,可是卻是把第一位對大膽站出來揭露黑幕的王淑平和高耀潔當成凶神惡煞進行殘酷打壓。這種助紂為虐,想方設法封住他們的嘴,其結果必然導致疫情失控而愈演愈烈。這是草菅人命,極大的犯罪,歷史絕不會饒恕的。

我給胡的四封信雖如廢紙,但由於妄想黨中央有自省能力而心仍有所不干。於是到了十八大,我又九封致信習總書,舉報河南省當局死心塌地迫害舉報者置王淑平和高耀潔死地而後快。我在《害苦賣血農民的李長春和最大包庇者李克強不認錯反而還加官進爵》九致習總書記公開信中,繼續要求黨中央給予舉報有功之臣王淑平和高耀潔平反批昭雪,但同樣是泥牛入海,有去無回無。今天回想起來,我10多封信的舉報,總覺得黨中央會聽取來自基層的諫言,對王淑平和高耀潔放其一馬。結果竟是一敗塗地,黨齡比李克強年齡還長一歲也白搭好天真好可笑呵!但我不會死心。只要堅持曝料革命,不信公平正義討不回。

我在《艾滋病日死保負罪者打壓舉報者和受害者說明了什麼》一文件中特別指出,在河南推行“血漿經濟”導致艾滋病大流行期間,衛生部前部長張文康和高強,完全折服於先後在河南執政的李長春和李克強二位高官,一直幫助河南說假話,以求日後在兩高官關注下鬧個一官半職後繼續高升。張文康和高強在河南艾滋病大流行問題上助紂為虐難辭其咎。 2003年因SARS事件隱瞞疫情導致爆發發流行遭到國際社會的嚴厲譴責;在河南艾滋病大流行問題上他們二位又重蹈隱瞞SARS疫情的覆轍。更為人們痛恨的毒疫苗氾濫,國家衛生主管部又伴演了在河南艾滋病氾濫成災中可悲的一丘之貉角色,也絕非偶然。

其五、河南兩位酷吏對上訪者以判刑為殺手鐧令人心驚膽顫

李克強任副總理後,河南省兩位省委書記為對其恭維獻媚,竟以犧牲血禍受害者的生命為代價,先是盧展工於2009年首開世界記錄給三位上訪者判刑,繼任他的郭庚茂在李克強當上總理後被判刑的則增至12名。因盧展工首開記錄,他連續兩屆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

(首開判刑的酷吏盧展工(右)和他繼任者郭庚茂(左))

一位被判刑的是上蔡縣因賣血感染艾滋病毒又母嬰傳播給孩子的李小賀。艾滋病兒奄奄一息5次下病危通知書,因拿不出醫藥費,求助村和鄉能藉給幾個錢以解燃眉之急,竟以 “敲詐勒索”罪被判刑二年。因獄中遭受摧殘導致下肢癱瘓,出獄時只能坐輪椅回家。

尤為恐怖的是,李小賀的丈夫王二軒為癱瘓妻子討公道,今年4月又去北京上訪,由於河南省把上訪率與官員烏紗帽掛鉤,惱怒的上蔡縣委書記胡建輝一聲令下,繼給妻子李小賀判刑後又將其夫抓進大牢被判刑二年半緩刑三年,現正在服刑中。

(陳秉中專程去河南看望正在服刑瘦骨嶙峋的王二軒
)

再一位是因噴撒農藥中毒到新蔡縣醫院救治被輸了從“血頭”那裡買來的四袋血感染艾滋病毒的26歲農婦楊春芳。 10多年間多次上訪屢遭摧殘,再加上“只有不三不四的女人才得艾滋病”猛於虎的社會岐視,為表明潔白無暇,趁家人熟睡在豬圈佝僂著身子上吊自殺。因夫妻間傳播丈夫也被染艾滋病毒,愛妻走後7個月也撒手人寰。

又一位被判刑的是汝州市20歲剛出頭的年輕農婦馬霞,因做人流手術輸血感染艾滋病毒,只因上訪被判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警察逮捕她時給戴黑頭套還背拷受盡凌辱,獄中兩次絕食以死抗爭。

還有一位是賣血感染艾滋病毒32歲美艷如花的陳金鳳,令她最難忍受的是渾身劇痛,醫院本可以給鎮痛藥卻被拒絕,去北京上訪被關進“黑監獄”久敬莊,曾幾次想服農藥,也想上吊,還要求丈夫用手巾捂死,因得不到救治痛苦中告別難捨難分親人而去了西天。
其六、210名產婦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河南省寧陵縣

在李克強任職河南正值艾滋病高發期,寧陵縣210名產婦因分娩被輸血感染艾滋病毒,其中150例發生在縣婦幼保健院。住院分娩除非大出血,一般不需要輸血,但為了創收都被輸了由“血頭”提供的污血,其感染人數之多全球獨一無二。

僅據我對50名產婦的追踪調查,她們感染艾滋病毒因為不知情, 25名產婦傳染給了丈夫,夫妻間傳播率達到50%; 30名母嬰傳播給孩子,傳播率達60%。

(
來北京上訪討說法的產婦)

由於被當感冒發燒治療越治越重,50名產婦已病故12人,死亡率24%;被感染的25位丈夫已病故10人,死亡率40%;被感染的30個孩子病亡8人,死亡率為27%。

分娩入住縣婦幼保健院的趙鳳霞,輸血感染艾滋病毒後同樣在不知情情況下傳染給孩子和丈夫,丈夫不治病亡後,趙鳳霞因屢屢上訪被抓入獄。更惡毒的是,因病歷被婦幼保健院藏匿起來不予提供,法院則以無病歷為由說她是對縣婦幼保健院敲詐勒索被判刑二年緩刑三年。保外又上訪,被重新收監“二進宮”。宋佔英分娩輸血感染艾滋病毒又傳染給孩子和丈夫上訪被關拘留所

其七、河南著名社會學家劉倩因揭河南血禍黑幕遭封殺

自2004至2010年背著鍋碗瓢盆深入艾滋病最嚴重的艾滋病村田野調查六年的劉倩,只因2016世界艾滋病日發表《河南艾滋病事件真相必須大白》一文,本與國家衛計委主任李斌無關,但因該文涉及到提拔她的頂頭上司李克強,竟聯手河南省省長陳潤兒對其追殺。劉倩調查所見,河南到處都開辦血站,尤為滲人的的“胡採不驗”,在洗澡堂子、私家院落、豬圈旁、莊稼地都採血,省衛生廳一位處長看了也不無感慨:這簡直就是屠宰場!副總理吳儀來河南很生氣說:血頭血霸不殺幾個不足以平民憤!然而,河南當局對調查的劉倩竟揮舞由時任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主管的中宣部下達的對河南艾滋病“不准宣傳、不准報導、不准調查、不准研究”的“四不准”大棒令其閉嘴;當局還向她傳達“你不能站在艾滋病人一邊,對艾滋病人的打擊要比平常人力度大”的指令。這豈不是當年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的翻版!更恐怖的是,劉倩調查的艾滋病村家家戶戶都躺著要死的病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跟著鄉親埋了多少死人。河南當局對血禍受害者的暴虐比法西斯還法西斯!

劉倩繼續揭露道,為了掩飾河南艾滋病災難嚴重性,李克強任職河南省期間,政府捨得大量投入資金進行治理已經完成了“華麗轉身”,精心策劃並實施了令人目眩的在自認為艾滋病最嚴重的38個重點村實施美其名的“六個一工程”。據有“中國民間防艾第一人”之稱的高耀潔教授調查,河南最嚴重的艾滋病村並非38個,而是比380個還多。 “六個一工程”的口號是:“實施民心工程,打造成窗口形象”,即修一條柏油路、打一眼深水井、建一所學校、建一所標準化代衛生室、建一所孤兒孤老養育院、建一個黨員活動室,要求一個月完成,並組織外賓參觀。然而,真實情況卻令人大跌眼鏡。劉倩2004年跟隨省課題組參觀上蔡縣蘆崗鄉花了400多萬元建起的規格最高的的為收留艾滋孤兒的陽光家園,當時共收住24個孩子。事後才知道,那些孩子全都是臨時“借”來的。 “六個一工程”,成了包庇河南血禍罪魁禍首做給聯合國看的“面子工程”、“牌坊工程”。劉倩感嘆,這是只有官方才有能力完成的造假。

其八、膽大包天竟敢為河南血禍翻案的王岐山

2014年3月,由十八大中紀委派駐河南省的第八巡視組,本應將發生於90年代的河南血禍作為此次巡視一大焦點,然而兩個月的巡視竟沒有發現河南發生過艾滋病,客觀存在20年的河南血禍歷史,就這樣被中央巡視組篡改大翻盤被蒸發了,河南血禍兩位責任人則成了漏網之魚。這種以中央巡視為名行為河南血禍翻案之實的巡視,要保護的絕非前總書記江澤民鐵桿李長春,而是前總書記胡錦濤最得意弟子以及十八、十九大最高領導人最可信賴的搭檔李克強。為此竟效仿歷代統治者慣用的篡改歷史手法,以弄虛作假的中央巡視將其漂白而 “鹹魚翻身”。史學家說“只有昏君趙構身邊才有秦檜”,而當今則出了個比秦檜還秦檜的王岐山。簡直非你所想,歷史就這樣重演。其九、我因揭露河南血禍黑幕一直遭到原衛生部和後來的國家衛計委的追殺
 河南爆發艾滋病後,衛生主管部門本應爭分奪秒進行危機干預,然而他們不這樣做,卻對我從事健康研究和致病高危因素干預的一員橫加阻撓。以其昏昏,怎能令人昭昭。一是2012年本應主導危機干預的衛生部,卻指控我發表揭露河南血禍黑幕公開信,“僅憑一人之見”就舉報,嚴重損害了廣獲國人稱讚的李長春和李克強良好形象,為部黨組所不容。

二是後來由衛生部改稱為國家衛計委的主任李斌,對我前去河南更是大動肝火。她指派的官員聲色俱厲:一趟一趟去河南調查,你瘋了;幾經勸阻又一趟一趟去河南,你活膩了。知道嗎,中央正對你調查呢,不回頭死路一條。她因打壓舉報者有功,也當選為本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三是原衛生部主管艾滋病防治的副部長更是放肆,因他是原河南省衛生廳廳長劉全喜老鄉,多年前就亮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無過錯論”,妄圖讓應追究刑責的河南血禍責任人“金蟬脫殼”,也為他包庇劉全喜洗清身。
 四是我去河南省為了揭開柘城縣雙廟村死亡500艾滋病患者和30位感染者自殺又30戶死絕之謎,三次去那裡都因警察在村口堵截不能進村。縣國保大隊長還口出狂言:“你這個XX槽老頭子要是今晚不離開​​河南,我就弄死你”,更有甚者:“你再來河南調查艾滋病就讓你得艾滋病”。

為防止不測被“弄死”,已經晚十點多了,在夜幕掩護下生死大逃離, 500名艾滋病患者死亡之謎至今未能揭開。我雖已87歲,但為了徹底揭開河南血禍真相,我還要第四次去被河南省“重兵把守”無人能進入的當今世界死亡人數最多的雙廟村,徹底揭開在三位總書記保護傘下那個死亡500名艾滋病人的謎團大白於天下,將製造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禍首推上審判台,並追究包庇者的責任,讓忍辱負重20年河南血禍受害者獲得公平正義和國家賠償。
 本次舉報同以往就河南血禍事發出的40多封舉報信一樣,文責自負,承擔法律責任。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
2019年11月29日
電子郵箱:chbzh2014@126.com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