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罪惡無法撤銷 國際記者組織再曝光「新疆集中營」高度機密文件

上週日(11月24日),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曝光了一批中國政府的高度機密文件,揭露了中共當局在新疆大規模運行「集中營」的操作手法、該地區大規模奧威爾式監視和「預防性警務」系統,選取抓入集中營人員名單。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獲得併公開「中國電文」(The China Cables),這是是繼不久前《紐約時報》曝光403頁有關「新疆集中營」文件後,又一批揭密「新疆集中營」詳細運作的機密文件。

這批被洩露的文件包括:2017年發布的九頁中文操作手冊,包括拘留營的管理指南,另外還有四篇簡短的中文簡報和公告,為日常使用聯合行動平台提供指導,該平台是一項大規模監視和預測性警務計劃,可透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罪行預防”算法,決定送入集中營的人員名單。

僅在2017年6月一個星期之內,這系統選了24,412個名字,當局把其中15,683名人拘留並放在集中營。

中國電文揭示了該系統如何通過搜索,面部識別攝像頭和其他手段來識別待拘留候選人,以收集大量的私人個人數據,並僅通過使用某些流行的移動電話應用程序就標記了數十萬人。這些文件詳細列出了明確的指示,以逮捕具有外國公民身份的維吾爾人,並追踪居住在國外的新疆維吾爾人,其中一些人被專制政府驅逐回中國。牽涉到全球拉網的机构包括:中國的大使館和領事館。

曝光的兩類文件都標記為機密,其中用於運行大規模拘留營操作手冊由時任新疆黨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的中共官員朱海倫批准。而簡報是分發給負責該地區安全的警察和中共地方官員。

朱海倫沒有就這些文件回复記者的傳真提問。

但文件的真實性已經獲得一批頂級專家和情報界人士證實。

華盛頓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的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德國新疆問題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表示:這確實表明,從一開始,中國政府就制定了一項計劃,以確保如何將學員封鎖在拘留營中,如何將他們拘禁在那里至少一年。這些文件來自2017年,這一點非常非常重要,因為那是整個拘留營活動開始的時候。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成員、參與調查這批新疆文件的美國記者貝書穎(Bethany Allen-Ebrahimian)說, 曝光的中國電文提出了管理這些大規模拘禁設施的「宏偉計劃」,其中包括如何防止逃跑等細節。這是用中國政府自己的表述來證實,被拘禁在這些集中營的人並非出於自己的意願。

世維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向本媒表示:我對文件的內容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太多的維吾爾人對此有著親身經歷,這也和國際社會對再教育營的所見所聞基本吻合。這些文件印證了北京當局對維吾爾人的鎮壓有多麼嚴酷無情,維吾爾受害者的證詞和曝光的文件應該引起國際社會的驚醒,如果仍然對中國保持沉默只會讓中國傲慢無顧忌的繼續推行針對維吾爾人的鎮壓政策。

在回答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的媒體合作夥伴《衛報》有關營地和監視計劃的問題時,中國政府稱洩​​漏的文件純屬「偽造」。中國駐英國大使館新聞辦公室說稱:首先,在新疆沒有所謂的「拘留營」。而是建立了預防恐怖主義的職業教育和培訓中心。

新疆大約有1100萬維吾爾人,過去三年來,北京拘禁逾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當局宣稱這些設施是學員們是自願進入的教育轉化中心和職業培訓中心。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創立於 1997年,由分佈在世界60多個國家的數百名記者組成。 2016年,該組織曾披露巴拿马文件,其中涉及中共高層。

此次曝光關於新疆集中營的機密文件事件,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的的75位記者和來自14個國家的17個媒體合作夥伴組織對此進行報導。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