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懼於中國「粉紅軍團」威脅抗議 哥倫比亞大學取消講座

原定於週四(11月14日)晚間於哥倫比亞大學主辦的一場主題為“具有中國特色的全面監控體系:中共侵犯人權及其全球影響”的講座,因中國學生團體威脅抗議而取消。(歐陽若宇報導)

該講座由國際特赦、哥倫比亞大學和紐約大學分部主辦,主題為中共如何對內進行嚴密的控制,以及對外施加影響。

在將要舉行前的幾個小時內,哥倫比亞大學先是要求變更舉辦地點,隨後又告知活動組織者,有中國學生團體威脅將對此次活動展開抗議,出於安全考慮,校方不得不取消此次活動。

頗為諷刺的是,本次講座主題中的重要部分既為中國如何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在西方國家侵犯自由與人權。

此前,中國獨立電影人朱日坤在雪城大學放映自己關於中國警察對維權人士的騷擾和中國言論審查的作品後,也遭到中國留學生的騷擾和攻擊,中國留學生搶奪他的手機,要求他停止播放影片。

本次活動主講人之一、旅美人權律師滕彪就此接受德國之音採訪,他認為美國政府應對中國侵犯西方學術、言論自由進行調查和政策評估。

滕彪:我們昨天預定的演講題目就是中國侵犯人權對全球的影響,因為中國學生的抗議導致在大學的演講無法進行,這個恰恰說明了我們要講的題目,也說明了中國對討論的恐懼和憤怒。它不惜在全球範圍內清除似的這種討論。像類似的事情過去發生了很多,像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馬里蘭大學等等。哥大的這次事件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所以我們希望美國的大學,包括美國的政府能對中國侵犯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進行調查並且進行政策上的評論。

八九學運參與者、前記者和音樂人唐路認為透過一系列中國學生團體在美國校園的干擾活動,“中國粉紅軍團”的滲透進入了全世界的大學,成為中共極權的傳播工具;而各大學卻為了經濟利益選擇自我閹割。

唐路:這個是全世界的一個現象,親中“小粉紅”們把中國大陸壓制異議這一套帶到美國校園。他們看到與自身觀點不符的海報就要進行破壞,這實際上是一種犯罪。還有公開騷擾威脅甚至用身體衝撞西藏、維吾爾、香港的學生和異議人士。類似事件除了這次發生在哥倫比亞大學的,還有羅切斯特大學、雪城大學等等。包括朱日坤事件,還有羅切斯特大學的一個南韓的學生,邀請了藏人喇嘛與藏人學生在星巴克會面,親中的大陸留學生對他們進行了圍堵,並把他們趕出了咖啡廳。這次維吾爾的一個論壇,也被中國留學生會阻止。中共的滲透進了全世界每一個大學。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邀請達賴喇嘛也遭到中國留學生的抵制。中國學生會也阻礙其他族裔的學生成立自己的學生會。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美國大學十分猖狂,除了中國學生,他們也騷擾美國本地學生的組織和活動。對此,各國大學主要有兩個困境,一個是中國留學生成為各個大學的飯票。讓大學為了獲取中國的資助而自我閹割。另一方面,小粉紅利用濫用言論自由,成為極權的傳播工具。小粉紅的蠻狠行為在如今極右勢力抬頭的情況下,很可能成為種族主義者的口實,為整個亞裔招黑,而他們自身也可能成為中共的砲灰。

八九學運前學生領袖、美國“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批評了哥倫比亞等大學面對中共的自我審查。

周鋒鎖:美國大學受中共控制、滲透眾所周知,哥倫比亞大學大尤其為甚。今年早些,哥大拒絕了人道中國為劉曉波豎立雕像的請求,儘管劉曉波在1989年回到天安門之前是哥大的訪問學者。劉曉波因獻身中國自由民主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本來是哥大的光榮,而他們卻斷然拒絕,無疑是受到了來自中共的影響。哥大也是常春藤名校中唯一還有孔子學院的大學。這次因為哥大學生的威脅,直接限制了美國大學校園的言論自由,這和美國的NBA自我言論審查一樣嚴重,一樣值得警惕和反擊。

中共在全球擴張,加大對西方政府、高校和媒體的滲透和影響,受中國駐外使領館直接指揮的中國留學生團體的活動更加常態和公開化,早前中國留學生協助埃及警察及中國大使館誘捕維族、回族留學生;2018年11月,卡內基梅隆大學的一名學生因為表達不滿而被該校中國留學生會設局“約談”;加拿大。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完成中國駐使領館指令,收取“贊助費”,監視並彙報其他中國學生、學者的情況早已是半公開狀態,今年二月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CSSA成員在中國駐多倫多領事館的指示下,將受邀維族學者關於新疆再教育營講座的的錄像發送給中國官員,並將講座是否有校方和海外僑民參加等情況進行匯報,九月,該校CSSA組織終於被學校撤銷資格。本次講座涉入的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UCSSA)曾因內鬥暴露出賄選問題被哥倫比亞大學解散(實為整改)一年,目前仍處於活躍狀態。

香港抗議爆發後,在西方國家,特別是高校內的聲援活動遭“中國粉紅”暴力鬧場,漸漸引起西方國家警覺。

2019年8月有底,澳大利亞安全部門與各大學、教育部合作,成立了一個新的工作組,以應對中共對澳洲高等院校日益加劇的影響和保護國家利益;德國政屆人士則呼籲對這些中共代理人進行調查,嚴重時甚至可以將這些代理人驅逐出境。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