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曾實名舉報司法部部長傅政華 人權律師覃永沛涉煽顛遭刑拘

曾實名舉報中國司法部部長傅政華的廣西人權律師覃永沛,日前被以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刑事拘留。目前覃永沛律師家屬已經收到拘留通知書,現關押在南寧第一看守所。

2019年10月31日傍晚17時左右,廣東南方警方十數人闖入並查封原百舉鳴律師事務所(現百永鳴法律諮詢服務有限公司)辦公室,該所原主任、人權律師覃永沛帶走。

因介入敏感案件,該所律師持續遭當局報復,2019年4月末,該律師陳家鴻被玉林警方拘留,所涉罪名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目前陳家鴻律師尚在羈押中,覃永沛早前多次為陳家鴻呼籲。

覃永沛早在1993年通過律師考試,翌年獲得律師資格,1995後獲得律師執業證。
,曾代理過徐純合、秦永敏等案件,亦曾實名舉報中國司法部部長傅政華;2018年5月覃永沛遭註銷律師執業證,其所內律師被要求轉所。其後覃永沛與其他數位「被除牌」律師成立了「中國律師後俱樂部」,多次警方登門威脅。

2018年11月,覃永沛向廣西司法廳索償89億5000萬元人民幣,並還點名廣西司法廳廳長林金文,要求對方出庭對質,恢復其律師執業許可。至於天價索賠的理由,覃永沛指,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一切,每名黨員賠償他 10 元人民幣,以「一賠十」計算,8950萬名中共黨員,就要賠償89億5000萬。

舉報人:覃永沛,原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
電話:0771-3108588  13036818838
地址:廣西南寧市友愛南路42號城市便捷酒店6樓

被舉報人:傅政華,案發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部長

舉報請求:傅政華涉嫌濫用職權罪和瀆職罪,應依法追究他的刑事責任!

被舉報人傅政華涉嫌瀆職罪的行為如下:

一、對於山東省司法廳以莫須有的“違法事實“吊銷祝聖武律師的執業證書放任不管,並涉嫌參與或者指揮山東省各級法院直接剝奪祝聖武律師的訴訟權利,法院拒絕受理祝聖武律師的起訴司法部、山東省司法廳的訴訟材料;被舉報人傅政華的行為涉嫌瀆職和濫用職權罪

二、對於雲南省司法廳打擊報復並非法吊銷王理乾律師、王龍德律師的行為採取放任態度,致使雲南省敢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律師被整體打壓,被舉報人傅政華明知雲南省司法廳吊銷王理乾律師、王龍德律師的行為是違法的還是拒絕糾正,甚至加大打擊敢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的人權律師,舉報人認為,傅政華的行為涉嫌瀆職罪。

三、對於廣東省司法廳打擊報復並非法吊銷隋牧青律師證的行為採取放任態度,被舉報人傅政華明知廣東省司法廳吊銷隋穆青律師證的行為是非法的還是拒絕糾正,被舉報人傅政華在該事件中涉嫌瀆職。

四、被舉報人傅政華涉嫌直接命令或者指使廣西司法廳強迫解散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及違法註銷舉報人的律師執業證,2018年利用2004年的法律追究1993年舉報人的輕微違法行為,違背了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則。舉報人認為,被舉報人傅政華在該起事件中涉嫌濫用職權罪(以權代法,惡意破壞法律實施),並且情節非常惡劣。

五、被舉報人傅政華涉嫌參與或者指揮湖南省司法廳擬吊銷文東海律師、楊金柱律師的執業證行為,還涉嫌與違法或者嚴重刑事犯罪的法官互相勾結共同打擊、報復敢於維護法律公平正義的律師,文東海律師、楊金柱律師品格高尚,滿身正氣,這是社會公認的事實,舉報人傅政華在該起事件中涉嫌濫用職權罪。

六、涉嫌與北京市司法局聯手打擊、報復程海律師及北京悟天律師事務所,被舉報人傅政華涉嫌在北京市司法局違法註銷北京悟天律師事務所的事件中起到主要作用,舉報人傅政華在該起事件中涉嫌濫用職權罪。

另外,被舉報人在擔任公安部副部長期間,曾直接主導了對709律師的非法抓捕行動,製造了舉世聞名的709迫害律師和維權人士的事件。

舉報人認為,維護法律秩序需要多一些敢講真話、敢與違法公權力對抗的律師,否則長此以往必然導致冤民、訪民無數,一旦老百姓(沒有人權律師引導他們走法律途徑)對法律失去信心、拒絕走法律途徑,其後果之嚴重恐怕就是災難性的了(據國家統計局統計,截止至2017年6月30日共有1.37億以上的訪民(到國家信訪局)!)。傅政華先生身為司法部長應對目前發生在中國境內的以打擊、報復、迫害人權律師的行動負有領導責任,為了維護律師的正常執業權利,支持習近平主席依法治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監察法》的規定,特依法實名舉報,請依法查處並把最終的處理結果書面回復告知舉報人。

此致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監察委

舉報人:覃永沛
2018年5月24日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