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國副總統彭斯對華政策演講,歷數中共人權劣跡及對全球規則的破壞 力挺香港和台灣

美國時間週四(10月24日)上午美國副總統彭斯(Michael R Pence)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ilson Center)發表對華政策演說,全方位批評中共人权劣迹、欺壓南海鄰國,知識產權偷盜、貿易不端等。特別就NBA批中共輸出極權標誌性的審查。彭斯在演講中還表示支持香港與台灣民主。

以下為彭斯演講全文:

謝謝大家的熱情歡迎。威爾遜中心的的新理事主席、州長Scott Walker、前國會眾議員Jane Harman;這個歷史性中心的全體理事會成員、所有優秀的學者們,我很榮幸來到威爾遜中心,這里以一位偉大總統的名字命名,他在世界的舞台上捍衛美國領導地位和自由。

我在意義非凡的一周行將結束時來到這裡。在土耳其軍隊攻入敘利亞後,由於美國總統強有力的經濟和外交行動,以及我們與土耳其和庫爾德盟友的合作,敘利亞國防軍得以從目前由土耳其軍隊控制的邊界地帶安全撤退。昨天,土耳其國防部證實永久停火、並停止所有進攻性軍事行動。

我們的軍隊正在返回家中。我很高興地報告,通過這次停火,土耳其和我們的庫爾德盟友創造了一個機會,即國際社會可以創建一個安全區,我們相信這將為這個飽受戰亂地區的人們重新帶來和平與安全,這真的是進步。

再次感謝你們今天能讓我來到這裡,我非常榮幸在首屆紀念Frederic V. Malek公共服務領袖講座上致辭。

任何認識弗雷德的人都會告訴你,他是西點軍校引以為傲的學員,畢生以“責任、榮譽和國家”為準則。有人告訴我,他在給別人建議時,也經常引用母校的學員祈禱文,敦促他人“選擇艱苦的正道,而不是容易的歧途。”

弗雷德懂得:沒有人,特別是國家,能夠通過放棄他們的價值觀來捍衛自己的利益。因此為了紀念他,我今天來到這裡,討論一個很大程度上決定21世紀命運的話題:美國與中國的關係。
自本屆政府執政初始,特朗普總統就決心在坦率、公平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建立與中國的關係,以實現他所說的“一個更加公正、安全與和平的世界”。

去年10月,我談及北京很多對美國利益和價值觀造成很大傷害的政策,從中國的債務外交、軍事擴張、打壓有宗教信仰的人到建立監控國家,當然,中國還有一系列不符合自由與公平貿易的政策,包括關稅、配額、貨幣操縱、強制技術轉讓和產業補貼等。

歷屆政府更替,所有人都意識到了這些不良行為。但沒有人願意顛覆華盛頓已形成很久的既得利益集團,他們不僅容許這些不良行為,甚至還常常從中漁利。

面對中國的經濟侵略和侵犯人權行為,政治建制派不僅保持沉默,還常常助長這些行為。年復一年,美國中心地帶一家家的工廠關閉,北京一座座的摩天大樓拔地而起,美國工人只會變得更加沮喪,而中國祇會變得更加大膽。

在不到20年間,我們看到了特朗普總統所說的“世界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財富轉移”。在過去的17年裡,中國的GDP增長了九倍以上;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這種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靠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推動。
北京的行動造成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去年達到了4000多億美元,幾乎是我們全球貿易逆差的一半。正如特朗普總統多次表示的那樣,我們在過去25年裡重建了中國。沒有什麼話比這更精確,但那些日子將一去不返。

歷史必將載入,在不到3年的時間裡,特朗普總統永遠改變了這種情況。美國及其領導人不再冀望僅靠經濟往來,就可以將中共的獨裁國家轉變為一個尊重私有財產、法治和國際貿易規則的自由開放社會。

相反,正如總統的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所闡述的,美國現在將中國視為一個戰略和經濟上的競爭對手。我可以親身證明,絕大多數的美國人,無論是在城市還是鄉村,都支持特朗普總統對美中關係的清晰願景。總統的立場也得到了國會兩黨的廣泛支持。

過去一年來,在這種支持下,特朗普總統採取了大膽而果斷的行動來糾正過去失敗的政策,強大美國,要北京擔負責任,為了我們兩國和世界的福祉,讓我們的關係走上一條更加公平、穩定和建設性的道路。

我們這屆政府就任時,中國正在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專家預測,中國經濟將在短短幾年內超過美國。然而,由於特朗普總統推出的大膽的經濟議程,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在本屆政府的早期,總統就簽署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減稅和稅收改革法案。我們降低了美國的企業稅率,以效仿世界各地的其他企業稅率。我們前所未有的放鬆了聯邦監管。我們釋放了美國的能量。特朗普總統堅定支持自由和公平的貿易。

結果如何呢?美國擁有世界歷史上最強大的經濟,也是我國歷史上經濟最強的時候。當前的失業率是50年來最低的。就業的美國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過去兩年半,美國家庭收入的中位數增加了5000多美元。這還不包括總統為工薪家庭減稅或能源改革所省下的錢。由於總統的政策,美國的經濟增加了數万億美元的財富,而中國的經濟繼續落在後面。

為了給美國工人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讓他們免受不道德貿易行為的影響,特朗普總統在2018年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今年早些時候,總統宣布,如果美中貿易關係中的重大問題沒有在今年12月前得到解決,我們將對另外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為了保護知識產權、我國公民的隱私和國家安全,我們採取了強有力的措施以遏制華為和中興等中國公司的非法行為。我們敦促世界各地的盟友建立安全的5G網絡,不讓北京控制我們最敏感的基礎設施和數據。

隨著我們在經濟上變得更加強大,特朗普總統還簽署法案,使國防開支實現超過一個時代以來的最大增長:僅在過去三年,我們的國防投資就增加了2.5萬億美元。我們使全球歷史上最強大的軍隊更加強大。

為了讓北京明白,沒有一個國家有權宣佈公共海域為領海,美國在過去一年加大了自由航行行動的頻率和範圍,並加強了我們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各處的軍事存在。

為了捍衛各地熱愛自由的人們的價值觀,我們還公開批評了中共政府壓制中國人民的宗教自由。中國數百萬少數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在與共產黨試圖消滅他們宗教文化身份的做法進行抗爭。中共當局逮捕基督教牧師,禁售《聖經》,拆毀教堂,監禁了超過一百萬的維吾爾族穆斯林。

因其對待新疆穆斯林少數族群的方式,我們追究了北京的責任,上個月,特朗普總統對一些中共官員實施簽證限制,並且對中國20個公安部門和八家企業實施制裁,以懲罰他們參與迫害維吾爾人和其他中國穆斯林。

我們支持台灣,捍衛其來之不易的自由。本屆政府授權了更多的對台軍售,並且承認台灣是主要貿易經濟體和中華文化與民主的燈塔之一。

在數百萬民眾走上街頭和平抗議之際,我們為香港民眾發聲。特朗普總統很早就明確表示,必須要有尊重港人權利的和平解決方案,這些權利是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所陳明的。這些都是歷史性的行動。在我們與中國的關係上,沒有哪位總統像他這樣有力地推進美國的利益。

對於美國的行動和決心,一些跨國公司說,我們的經濟政策過於強硬,推進我們的利益和價值觀與不利於美中建立更好的關係。不用說,我們的看法非常不同。

儘管目前大國之間持續在競爭,美國的實力在不斷增強,但我們希望中國變得更好。這就是為什麼幾十年來第一次,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對待中國領導人時,就像對待任何世界大國領導人一樣,帶著尊重,是的,也帶著一致性和坦誠。

本著這種坦誠精神,我必須告訴你們,自我在哈德遜中心發表演講一年後,北京方面仍未採取重大行動來改善我們的經濟關係。在我們提出的許多其它問題上,北京的行為甚至變得更加咄咄逼人和破壞穩定。

在貿易方面,經過數月的艱苦談判,雙方今年5月在許多關鍵問題上達成了共識,但在最後一刻,中國放棄了,放棄了一份150頁的協議,讓雙方回到原點。

現在,特朗普總統仍然相信北京希望達成協議。我們歡迎在新的第一階段協議中對美國農業的支持,並希望能盡快在本周智利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上簽署。但中國知道,我們兩國之間有一系列結構性的和重大的問題也必須得到解決。
例如,儘管中國領導人2015年在白宮玫瑰園承諾將終止相關作),但中國繼續協助和唆使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

今年7月,美國聯調局局長對國會表示,他們針對知識產權盜竊展開的1000項仍在進行的調查中,大多與中國有關。美國企業每年繼續在知識產權盜竊損失數十億美元。

這些統計數據的背後不僅僅是工商企業,由於權利被侵犯,才能被竊取,受到威脅的還包括個人、家庭和夢想。

自由企業依賴於敢於冒險的公民追求他們的抱負並從他們的犧牲中收穫成果。當他們的勞動成果被盜取,辛勤的汗水付之東流時,這將破壞我們整個自由企業製度。

僅去年一年,就有接連不斷的涉及中國的知識產權盜竊案件。今年3月,特斯拉對一名前工程師提起訴訟,指控他在跳槽到一家中國自動駕駛汽車公司工作前,竊取了30萬份特斯拉在美國開發的自動駕駛系統相關的檔案。

去年12月,美國司法部透露,它已經偵破了中國國家安全部一個臭名昭著的黑客組織近四年的行動。這些中國政府官員竊取了10萬名美國海軍人員的姓名和數據以及艦船維修信息,給我們的國家安全帶來嚴重後果。

儘管中國承諾打擊中國的芬太尼和其他合成阿片類藥物,但事實是,這些致命藥物繼續湧入我們的邊境,每月奪走成千上萬美國人的生命。

今天,中國共產黨正在打造一個世界前所未見的監控國家。數以億計的監控攝像頭從各個角度向下拍攝。少數民族必須通過任意設置的檢查站,警察要求血樣、指紋、錄音、多角度頭部拍攝,甚至虹膜掃描。

中國現在向非洲、拉美和中東國家出口在其威權政權中使用的非常相似的技術工具。這些工具往往是在美國公司的幫助下,在新疆等地部署。

北京還打破了民用和軍用技術領域之間的壁壘—中國稱之為“軍民融合”。根據法律和主席的命令,中國的公司,無論是私營的、國有還是外企,都必須與中國軍方共享他們的技術。

過去一年裡,中國在該地區的軍事行動及其對鄰國態度的挑釁性仍然不斷加大。然中國領導人2015年站在玫瑰園說,—我引用的是原話,中國在南中國海“無意搞軍事化”,然而北京在一組人工島上修建的軍事基地部署了先進的反艦和防空導彈。

北京加大了對他們所說的“海上民兵”船隻的使用力度,經常性地威脅菲律賓和馬來西亞水手和漁民。中國海警還試圖強逼越南不能在自己的海岸附近鑽探石油和天然氣。

在東中國海,2019年,我們的親密盟國日本緊急出動戰鬥機回應中方挑釁的次數將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年。中國海警連續60天派船進入日本管理的尖閣列島水域。

中國還利用其“一帶一路”倡議在世界各地的港口建立據點,表面是出於商業目的,但這些目的最終可能變為軍事性質。如今我們看到,標明中國所有權的旗幟飄揚在從斯里蘭卡到巴基斯坦再到希臘的各個港口。

今年早些時候,據報導北京簽署了在柬埔寨建立海軍基地的秘密協議。另據報導,北京甚至在大西洋上尋找可以用作海軍基地的地點。

我們的政府將繼續尊重反映在三項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中的“一個中國政策”,同時,在過去的一年裡,中國通過金錢外交誘使另外兩個國家與台北斷交轉而承認北京,增加了對台灣民主的壓力。

國際社會永遠不能忘記,與台灣接觸不威脅和平,而是保護台灣和整個地區的和平。美國始終相信,擁抱民主的台灣為所有華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然而,過去一年來,沒有什麼比香港的動盪更能反映出中國共產黨對自由的強烈反感了。

150年來,香港一直是中國和外部世界之間的一個重要門戶。香港是世界最自由的經濟體之一,有著牢固和獨立的法律機制和活躍的自由媒體,幾十萬外國居民居住在此。

香港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表明如果中國擁抱自由將會發生什麼。然而,過去幾年來,北京加大了對香港的干預,並且採取了遏制港人權利和自由的行動,這些權利和自由是具有約束力的“一國兩制”國際協議所保障的。

但是特朗普總統已經說得很清楚。用他的話說,“美國支持自由。” 我們尊重各國的主權。但是美國期待北京信守其承諾,特朗普總統一再明確表示,如果當局使用暴力對付香港抗議者,我們要想達成貿易協議就會難得多。

從那以後,我高興地註意到,香港當局已經撤回了最初引發抗議的逃犯條例,而且北京也展示出一些克制。

在今後的日子裡,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美國將繼續敦促中國展示克制,信守其承諾,並尊重香港人民。過去幾個月來一直在和平示威以捍衛自身權利的香港人,我們與你們站在一起!你們鼓舞了我們,我們敦促你們堅持非暴力抗議的道路!要知道,幾百萬美國人在為你們祈禱並且對你們充滿敬意。

中國在本地區和世界各地發揮其影響力的同時,正如我去年所說,中共還在繼續獎勵和脅迫美國工商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以及地方、州和聯邦官員,以影響美國此間的公共辯論。

今天,中國不僅向美國出口數千億美元不公平貿易的商品,而且中國最近還試圖利用公司的貪婪出口其政權標誌性的審查制度。北京試圖影響公眾輿論,脅迫美國企業。太多美國的跨國企業向中國金錢和市場的誘惑叩頭,他們不僅不批評中國共產黨政府,也不積極表達美國的價值觀。

耐克(Nike)將其自身營銷為所謂的社會正義捍衛者,但是在香港問題上,耐克選擇把社會良心拒之門外。耐克在中國的門店下架了休斯頓火箭隊的商品,加入了中國政府以及對火箭隊總經理七言推文的抗議。那條推文是:“爭取自由,挺香港”。

NBA一些最大牌的球員和老闆,他們經常行使他們批評美國這個國家的自由,但是在中國民眾的自由與權利問題上,他們卻失聲了。 NBA與中共當局為伍,壓制言論自由,行為就像是那個獨裁政權全資擁有的子公司。一個進步派的企業文化卻故意無視對人權的踐踏,這不是進步派的,而是壓制性的。

當美國公司、職業體育運動、職業運動員擁抱審查的時候,這不僅是錯誤的,也違反美國精神。美國公司應當在國內和全球各地挺身捍衛美國價值觀。

北京的經濟和戰略行為和影響美國公眾輿論的企圖印證了我一年前所說的話,這話在今天仍然準確:中國希望美國有個不同的總統,這是特朗普總統的領導正在發揮效力的終極證明。

美國的經濟實力與日俱增,中國的經濟正在付出代價。總統的策略是正確的。他在為美國人民而戰,為美國就業和美國工人而戰,之前沒有任何人像他這樣。我向你們保證,本屆政府不會退縮。

話雖如此,總統已經明確表示,美國不尋求與中國對抗。我們尋求的是公平競爭的環境、開放的市場、公平的貿易以及尊重我們的價值觀。

我們不尋求遏制中國的發展。我們希望和中國的領導人有建設性的關係,就像我們和中國的人民在幾個時代裡所享有的關係一樣。如果中國邁步向前,抓住這個獨特的歷史機遇重新開始,停止那些佔了美國人太久便宜的貿易不端行為,我知道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已準備好並願意開啟那種新的未來,就像美國過去所作的一樣。

當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鼓勵與外部世界接觸與交流時,美國的回應是張開臂膀。我們歡迎中國的崛起​​。我們慶祝6億人民擺脫貧窮這一令人讚嘆的成就。在中國經濟再起的過程中,美國的投資超過了任何其它國家。

美國人民為了中國人民希望中國更好。但是為了追尋這一目標,我們必須認清真實的中國,而不是我們想像或者希望它某天成為的中國。

人們有時會問特朗普政府是否尋求與中國“脫鉤”。對此的響亮回答是“不”。美國尋求與中國接觸以及中國與外部世界的接觸,但是接觸的方式要符合公平、相互尊重和國際商務規則。然而到目前為止,中共似乎繼續抵制真正的開放或者與國際規範並軌。

北京今天所作的一切,從共產黨的網絡防火長城到南中國海的沙築長城,從不信任香港自治到壓制有宗教信仰的民眾,都顯示是中國共產黨幾十年來一直在與外部世界“脫鉤” 。

我聽說,習主席自己在升任中共總書記後不久的一次秘密講話中說,中國必須“認真做好兩種社會制度長期合作和鬥爭的各方面準備”。他當時還對他的同事們說,不要低估西方的自我調節能力。這些話有其明智之處。中國永遠也不要低估熱愛自由的美國人民的自我調節能力或者美國總統的決心。

中國應當知道,美國的價值觀根深蒂固,我們對這些價值觀的承諾與我們的開國先賢一樣牢固,美國明亮的民主自由之光永遠也不會有熄滅的那一天。

美國誕生於對壓迫和暴政的反叛。那些具有超凡的勇氣、頑強的決心、信念和強烈的獨立性與鋼鐵般意志的男男女女創建了我們的國家並在此定居和開拓。幾百年過去,依然如故。

美國人相信,所有男女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我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沒有什麼將會改變這些信仰。這是我們的特性。我們將永遠保持這樣的特性。

我們將繼續相信-個人自由、宗教和良心自由、法治,這些民主的價值觀符合美國和全球利益,因為它們是、而且永遠將是最佳政府模式,釋放人類的抱負並引導全世界各國和人民之間關係。

雖然我們在美中關係方面面臨諸多挑戰,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的是,在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不會允許這些挑戰阻止與中國的務實合作。

我們將繼續本著誠信與中國談判,實現我們的經濟關係中早就應有的結構性的改革。我今天早晨再次聽到特朗普總統說,他仍然樂觀地認為能夠達成協議。

我們將繼續通過教育、旅行和文化交流來促進我們兩國人民之間的關係。中國和美國將繼續本著接觸的精神一道努力,爭取朝鮮實現全面、最終和可驗證的無核化;我們將繼續尋求在軍備控制和執行美國在波斯灣的製裁措施方面加大合作。

美國將繼續尋求改善與中國的關係。在我們這樣做的同時,我們將直言不諱,因為這是美國和中國都必須理順的關係。

美國將繼續尋求從根本上重組我們與中國關係的結構。在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將堅持到底。美國人民和他們的兩黨民選官員都將保持堅定的決心。我們將本著對所有人的慈善精神和良好意願來做。

特朗普總統與習主席建立了牢固的個人關係。在這一基礎之上,我們將繼續尋找方式,加強我們的關係,造福於我們兩國的人民。我們強烈地相信,美國和中國可以而且必須努力一道共享和平與繁榮的未來。但是只有誠實對話和誠心談判才能將這一未來化作現實。

因此,我一年前結束演講時說過,我今天結束演講時也要說:美國把我們的手伸向中國。我們希望,北京也很快會伸出手來,而且這一次將拿出行動,而不是言辭,並且重新尊重美國。

中國有句古話:“人見目前,天見久遠。” 在我們前進的道路上,讓我們以決心和信念追求和平與繁榮的未來。相信特朗普總統對我們的經濟和世界地位的領導力和遠見;相信他與中國的習主席建立起的關係;相信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的持久友誼;並且相信天見未來,在神的恩典下,美國和中國將共同迎接這樣的未來

謝謝大家。願神祝福你們。願神祝福美利堅合眾國。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