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上海紐約大學對香港問題實行“自我審查,政治中立”

《紐約郵報》報導披露了上海紐約大學甚至整個紐約大學對香港抗議議題的自我審查,他們對這個話題保持沉默和自我審查,儘管在早前宣布的學校價值中承諾維護自由價值觀。

《紐約郵報》原文

紐約大學上海大學新開學季,但教學大綱中不會涉及的一個主題是席捲香港的民主抗議活動。

紐約大學在中國和紐約的教授說這是政治上不可觸及的雷區,特別是在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挺港言論引發國際輿論之後。

“每個人都有些恐懼”在佔地60萬平方英尺的紐約大學上海校園任教的一位職員告訴《紐約郵報》: “我們不會像囓齒動物那樣瑟瑟發抖,但總的來說,有些話題你不會討論。”

這位教員繼續說:“即使談論天氣時,我們大多數人也對所說的保持警惕。” 他說,在上海校園舉行學生抗議活動想都不用想。

“這會引起很多負面關注。上海紐約大學可不想要這些”工作人員補充說。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都學會了自我審查。”

自9月2日正式開始上課以來,紐約大學上海分校的Facebook和Twitter帳戶都沒有提及數月起來佔據國際新聞頭條的香港抗議活動。

當學生和老師私下討論此事時,唯一已知的校方項目是由教授陳兼組織的小組討論。陳告訴《紐約郵報》,該小組已經“取消記錄在冊”,並拒絕透露討論的內容。

上海校區的多名師生也拒絕與《紐約郵報》討論這一問題。

上海紐約大學於2013年8月高調創立。該項目是與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合資企業,但中共對此感到擔憂。

除了紐約大學課程中熟悉的項目(如“哲學基本問題”或“多元微積分”)外,政府還要求在此求學的中國學生在冬令營期間參加“毛澤東思想”和“共產黨簡史”等課程。

然而在2018年的政策手冊中,前紐約大學上海分校學生事務部主任維斯孔蒂(Charlene Visconti)發表了學校對自由價值觀的承諾。

“大學是一個社區,在這裡,尋求建立真理的方式是公開和自由討論。它會在辯論和異議中蓬勃發展,作為大學內部的學術自由,必須予以保護。”她說。

即將到來的2023屆班級將有434名學生,其中220名來自中國,126名來自美國。學生總數約為1300名。

在紐約大學華盛頓廣場校區教授現代中國學的麗貝卡·卡爾(Rebecca Karl)告訴《紐約郵報》,她對上海紐約大學沒有信心,她不認為當學生或教職員如果站出來為香港說話,上海紐約大學會承擔責任。

“我不相信我的大學會做正確的事,”卡爾告訴《紐約郵報》。 “我不相信他們會挺身而出。他們的風險太大了。”

紐約大學在今年五月正式開工建設上海前灘校區,佔地120萬平方英尺。據新聞稿稱,該建築預計將於2022年完工,它將使教室空間增加一倍,並使上海紐約大學能夠容納4,000多名研究生和本科生。

卡爾說,由於她的批評態度,她在紐約大學上海分校是“不受歡迎的人”,並“一再被告知……這裡沒有我的空間……即使他們邀請並鼓勵我的許多其他同事到那裡教書。”

卡爾告訴《郵報》,她受到紐約多位教授的壓力,他們沒有就香港抗議組織任何小組項目,因為擔心這會“破壞在上海的同事的感情”。

卡爾說:“我仍將繼續前行。”儘管對香港校園抗議活動的整體反應已冷淡。

紐約大學的香港學生協會告訴《紐約郵報》:“我們認為,保持文化中立能夠最好地實現我們作為文化組織的目標。” “討論政治可能會損害我們推廣香港文化的總體目標。”

紐約大學發言人約翰·貝克曼(John Beckman)表示,上海的香港小組在學生和教職員工的參與下十分活躍”,但他承認,該學校不一定能保護那些違反中共的抗議學生。

“我們的學生明白在更廣泛的社會互動時,當他們不在大學環境中,大學沒有任何特殊權限使學生免受傷害或危害“ 他說。 “當我們的學生遇到麻煩時,我們會採取行動幫助他們。”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