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梁天琦暴動罪上訴下周三開庭 眾籌訟費十五分鐘完成三十五萬港幣

曾經由於在2016年農曆新年除夕參加旺角衝突被以暴動罪、襲警罪起訴,判監六年的香港人梁天琦,將於下星期三(10月9日)在香港高級法院上訴。一項為梁天琦籌集法律費用的眾籌活動,僅僅15分鐘就籌款達350,000港幣,完成籌款目標。

梁天琦,香港大學哲學系本科生,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因暴動和襲警罪被判囚6年。梁天琦的義工小組今早(5日)於facebook宣布發起眾籌,以聘請資深大律師代表梁天琦處理刑期上訴聆訊。眾籌開始僅15分鐘便已達到目標金額,最終更超額籌得逾45萬元。

梁天琦的刑期上訴下周三(9日)將於高等法院開審,他的義工小組今日在其facebook稱,梁天琦的家人及好友經考慮後,決定聘請資深大律師代表;惟又稱由於所費不菲,遂決定發起眾籌冀支持者同行。結果眾籌在開始短短15分鐘便籌得目標金額35萬元,最終籌得逾45萬元。義工小組表示,將與梁天琦商討超額款項的處理方法,稍後會交代。

梁天琦Facebook頁面貼文:【為天琦刑期上訴眾籌】

各位愛護天琦的香港人:

相信大家一直有關注天琦的消息,他的刑期上訴聆訊將於10月9日在高等法院審理。天琦的家人及好友慎重權衡後,決定聘請資深大律師代表天琦上訴。由於所費不菲,我們無奈之下發起眾籌,冀望聚沙成塔,目標金額為35萬,誠盼各位可與天琦同行。
義工小組 敬上

眾籌連結:https://gogetfunding.com/edwardleungappeal/
眾籌目標:35萬港元(包括平台手續費6.9%,達標即止,為免加重大家的負擔,我們希望每人捐款不多於1000元)

2018年1月18日,梁天琦和其他5名抗議者因為在旺角騷亂中,涉嫌參與暴動罪而出庭,梁天琦與黃台仰還被指控煽惑他人暴動。梁天琦、李諾文、林傲軒與容偉業共同面對一項暴動罪罪名──在2016年2月8日至2月9日期間,在旺角砵蘭街參與暴動。此外,梁天琦還被指控向準備制止手持磚頭人士的警員文錦璣,丟擲白色塑料瓶、腳踢、及以木製卡板打向背部,造成後者左膝、右後背、右膝、左耳等擦傷與觸痛,被判傷2%永久傷殘。

1月22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接受審訊時,梁天琦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暴動及煽惑暴動等3罪,隨後即時還押。5月18日,9人陪審團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一致裁定,梁天琦在亞皆老街參與暴動罪及襲警罪的罪名成立,煽惑暴動罪則不成立。在得知判決後,他則表現平靜。6月11日,他因為在旺角騷亂中犯下暴動罪與襲警罪,被判處6年有期徒刑。法官表明不想向社會釋出「能以暴力追求理念」的錯誤訊息,並指出暴動是集體的暴力行為,而參與暴動者是「咎由自取」。

在入獄後不久,梁天琦自行在監獄填寫上訴通知書,分別就暴動罪定罪與刑期提出上訴,並申請法律援助。其原定在2022年1月出獄,在獄中計劃以香港公開大學課程,攻讀第二個學士學位,修讀社會科學科目。2019年3月,陪審團針對在砵蘭街的暴動罪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重審,以7比2比數裁定罪名不成立。同時,歐洲、美洲、亞洲11國的國會議員發表連署聲明,認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利用過時的殖民地《公安條例》濫捕、重判抗爭者,企圖消除政治異見,並要求修訂《公安條例》。

梁天琦從小在香港接受教育,塑造其價值觀,並對香港有著深厚情感。梁天琦將自己的形象定位為「忠誠於香港」的激進本土派,鼓吹香港本土運動,及公開支持、倡導香港獨立運動。他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宣稱香港有能力獨立,並且獨立也是必然的發展。在2016年旺角騷亂後,他代表本土民主前線提出「以武抗暴」、「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時代革命,世代之爭」等競選口號。

2019年,隨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行動不斷發生與升級,港人重新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並引發全世界廣泛關注。前端傳媒總編輯張潔平表示該口號是強烈的行動升級與革命願望,並指出「香港人,要讓香港,成為香港人的香港」。相對地,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建制派政黨、《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新華社等則認為,口號涉及到香港獨立運動,並且挑戰「一國兩制」原則。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認為,示威者提出該口號便是要推翻政權,而香港獨立運動的崛起已經達到影響國家安全的界線。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吉登農·拉秋曼則認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和激進情緒,應該要引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警惕。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認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港獨口號,應該要制止在遊行期間展示。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本是梁天琦在2016年參加立法會新界東特別選舉時的競選口號。如今卻已經成為香港人手按胸口歌唱的“黎明來到,要光復這香港;同行兒女,為正義時代革命”的歌詞,以及蒙面黑衣人和來自各階層的香港市民得以連結的一句口號。這句口號,是北京眼中香港“顏色革命”的罪證,在香港人看來是反抗暴政的召集令。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