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英外交大臣籲中國履行對香港的義務 關注新疆“集中營”問題

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呼籲中國遵守中英聯合申明,履行對香港的義務;警告北京勿軍事干預;還對中共當局在新疆侵犯人權表示關注。

《南華早報》報導原文

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週四(9月26日)呼籲中國遵守中英聯合申明,履行對香港的義務;並重申英國會繼續履行對交接條約合法性的承諾。

拉佈在回應下議院各黨派議員的質問時也警告北京不要軍事干預香港,並且表達了對(北京)在新疆涉嫌侵犯人權表示關注。中國駐倫敦大使在當天回應說“極度關注”外相“不負責任的評論”。

拉布說:1984年的聯合聲明“今天仍然保持其有效性,就像它在35年前簽署時的有效性是一致的;這是一項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條約。我們期望中國履行條約(聯合聲明)中的義務;

拉布呼籲議會和他一道譴責最近在香港示威遊行中發生的“一小部分人參與的暴力事件。

活動人士9月1日在英國駐港領事館前敦促英國政府給與持有英國海外護照持有者以英國完全公民身份。

拉布提到“至關重要的是遊行是和平的,守法的,並且當局的反應是適度的”。但是他也提到“現在越來越明顯的是有犯罪團伙參與進來,還不完全清楚這些犯罪團伙與什麼有關,未能證實也未能證偽與各個主管部門有關。

“坦率的講,無論這些攻擊,侵蝕或衝突發生在何處,我們都將會說出真相。”

拉布說”聯合聲明,作為一個雙邊協議,反應的不僅僅是和平示威的權利,也不過國際人權上的義務,不管在任何事件上,中國應該履行這些義務“

中國大使館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再一次對英國官方人員在香港問題上表達不負責任的說法表達嚴重關切和強烈反對;我們已多次向英國表明我們在香港問題上的嚴肅立場。

大使館稱:中國在香港實行的一國兩制是成功的。殖民時代已經過去很久了,香港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英國在香港沒有主權,沒有製權也沒有監督權。香港事務是純粹的中國內政。我們不允許任何外部勢力以任何藉口干涉香港事務。 ;大使館要求英國立即停止干涉香港事務以及其他中國內政,多做有益於香港繁榮穩定哦事情,加強中英兩國的信任,而不是做相反的事情。

有中國高層,包括中國駐倫敦大使劉小明譴責前外相傑里米.亨特(Jeremy Hunt)的繼任者拉布對香港有殖民時代的觀點,警告英國不要插手中國事務,否則將會有“嚴重後果”。

上個月,中國批評拉布與香港特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通話是個“錯誤”,這是“向她施加壓力”的做法,呼籲英國“不要干涉中國事務”。

在周四下議院的辯論中,拉布停止了給予英國(海外)護照持有者短期居留的權利。有大約三百四十萬香港人有權在1997年回歸以前申請。

拉步說:英國(海外)護照持有者並沒有在英國永居的權利,但是此種設置是一國兩制總體模型的一部分,至少在這一點上,我們正​​在討論尊重這樣的需求。但這應該被各方尊重,包括中國。

他補充說本屆政府將會”確保,英國(海外)護照持有者有權享有現在的狀態,我們完全支持他們。”

保守黨醫院鮑勃.塞利(Bob Seeley)說鑑於緊張局勢升級,英國政府應該尋找替代方案,包括給予250名在香港的前政府工作人員”一個快速居民待遇的通道“。

拉布說中國”作為大的一方,應該嘗試尊重,或者尋求尊重,或者至少談論尊重聯合聲明“。

”我們下議院和整個國際社會必須清楚的讓我們的中國朋友和夥伴明白,如果香港有重大緊張局勢發生,這是不可挽回的。沒有人想看到天安門廣場悲劇在香港重演”。

拉佈在議會重新返回工作之後的第二天說,“撇開我們在脫歐問題上的分歧,重要的是,如果可行的話我們在這個問題上要有一些跨黨派的共識,因為這允許我們給我們國際盟友一個最清晰的信號,當然重要的是也給香港和中國,所以我歡迎那樣”。

拉布本來準備在這週將要在紐約會見中國外長王毅,但是不得不取消會見,因為最高院要求議會重新返回工作。

在回复民主自由黨議員烏木納(Chuka Umunna)關於英國警察涉嫌在香港執法的問題時,拉布說,那些警官“是在提供警察培訓”這”僅僅是為了確保警察以合適的方式執法,並且保持克制“

拉布還說,據“可信”的報告說中國有一百萬人被拘留在集中營,英國政府關注此事。 “讓我重申這一點,中國現在是國際社會的領導者之一,是安理會永久成員國,所以非常重要的是中國要遵守這些基本的國際義務”。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