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數據分析:港警系統性殘殺市民

“打這篇數據展示及分析的時候,我心其實都在顫抖,一邊為警察邪惡的所作所為感到無比驚訝,亦為無辜死者感到極度難過。願有日真相大白,還這些無辜死者一個公道,讓其靈魂得以安息。”

編者按:本文原題為“殺人警察”,來自“雲吞博士的語言藝術 Vinton’s Art of Language”面子書主頁,在10小時内被1.3萬次轉載。作者提供了詳細的分析結果和數據的下載鏈接

由太子站 831 事件開始,已經有傳言警察在地鐵站打死人。但作為做學術的人,未有足夠證據之前,都不能輕信消息。所以得到消息以來,我都有所懷疑。當然,在我內心深處,我也不希望有人無辜死亡,所以也不希望消息是真的。

這懷疑,昨天一掃而空。有學術界的朋友把最近「自殺」的個案做了一個整合,看到了之後,令人不寒而慄。雖然沒有實質證據指證警察,但數據實在太巧合,令人很難懷疑警察沒有殺人,然後故意毀滅證據。

朋友找到了從 6 月 12 日到 9 月 10 日的 109 個自殺個案報導(圖一)。裡面當然包含了義士在太古廣場外面墮樓的自殺個案。

首先,雖然每個月其實都有自殺個案,但朋友發覺,從 6 月 12 號,每十天,自殺個案都維持在大約 10 人左右(最多也只是 6 月 21 到 30 號,有 12 人)(圖二)。

而令人驚訝的是,8 月 21 到 31 日,自殺個案突然飆升至 18 人(當時是新屋嶺事件剛剛曝光,有 6 位太平紳士,及超過 200 位律師要求入內但不被允許)。而 9 月 1 號到 10 號的時段,個案更上升至28個!而這時段是剛剛是 831 事件過後,警察在太子站亂打無辜市民的時候。

由 6 月初,平均每 10 天有 10 個自殺個案,到 8 月底開始,每 10 天有 18 及 28 個自殺個案,實在是耐人尋味。

第二點是死者的年齡(圖三)。 20 歲以下的年齡層,在 6 月及 7 月,都沒有自殺個案,但在八月,自殺個案有 4 個;而 20 至 30 歲的年齡層, 自殺個案也是有所上升,8 月有多達 9 個個案。雖然說分別不是很大,但 20 出頭的青年 - 一些應該是自殺率比較低的一群 - 突然有 9 個死亡,實在是很令人廢解。

第三點是(亦都是讓我覺得最奇怪的一點)發現屍體的時間(圖四)。整合資料之後,發覺大部分發現屍體時間都是早上 5 時到 7 時(以每個小時計算,每個時段發現屍體的數目平均是 4 至 5 個,凌晨時段更是只是 2 至 3 個,但早上 5 時到 6 時有 12 具屍體被發現,而 6 時都 7 時也是有 12具屍體發現。為什麼屍體會集中在早上 5 時到 7 時呢?那些時候除了晨運的公公婆婆和報紙攤檔員工,真的沒有什麼人會在街上閒逛然後發現屍體。

雖然這些數據因為數目關係,很難做統計找 p-value,但為什麼 8 月底 9 月頭自殺數字突然飆升?很難不懷疑個案裡頭有「被自殺」事件;為什麼這麼多屍體在早上 5 至 6 時發現?很難不讓人懷疑是不是有人在凌晨時段運送屍體都現場「被發現」;為什麼 20 到 30 歲的年齡層多了?除了有自殺以明志的個案以外,有沒有其他特別個案?

數據以外,有一些個案亦很耐人尋味,8 月 15 日,元朗裕景坊早上 7 時發現有 19 歲的男子跳樓自殺,警方說死者是擔心學業,但當時無論是校內或公開試成績已經一早出爐,為什麼到 15 號才突然想不開? 而同月 31 號屯門卓爾居有一 17 歲男子吊頸自殺, 69 歲的父親發現屍體,但要等消防處出現才解開屍體繩子?報道說「警方於現場沒有檢獲遺書,事件沒有可疑」,19 歲的男孩沒有遺書突然吊頸自殺,實在令人更覺可疑。

我當然不是指控所有自殺個案都是警察所為,但綜觀數據及看過某些特定個案以後,很難令人不懷疑這些個案當中,有否混雜了太子站打死人的個案?或混雜了新屋嶺打死人的個案?雖然我很不願意相信警察真的會把人打至死亡,但聽到關於防暴警察的訓練及心理質素,以及警隊把示威者非人化,實在很有可能相信那些不受控的防暴警察,打得瘋狂,錯手殺死無辜市民,然後整個警隊把這些個案以各種方式蒙蔽真相。

打這篇數據展示及分析的時候,我心其實都在顫抖,一邊為警察邪惡的所作所為感到無比驚訝,亦為無辜死者感到極度難過。願有日真相大白,還這些無辜死者一個公道,讓其靈魂得以安息。

One Comment

  1. annon September 17, 2019

    數據連結為什麼要重導向臉書?
    應該可以直接附dropbox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