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黃之鋒柏林洪堡大學演講燃爆現場 睿智回應中共「愛國人士」責難

黃之鋒在德國柏林洪堡大學發表演講,燃爆逾300人的現場。黃之鋒在演講中表示港人今天對抗的已是「習皇帝」。港人目前遭受港警暴力,但沒有被習皇帝嚇倒。希刻德國與香港同在。現場有親共人士提刁難問題皆被黃之鋒有理有據回應。

(視頻為演講全程,來自Ihr Programm 請訂閱支持)

9月11日晚間,黃之鋒在德國柏林洪堡大學發表演講,逾300人擠滿了演講現場。

黃之鋒在演講中表示:在香港,「一國兩制」正在被侵蝕為「一國一點五製」。五年前的雨傘運動向世界表明:在香港是座抗議之城,港人並非經濟動物。我們當時有20萬人上街,為真普選鬥爭,雖然沒有成功,但我們發誓我們會回來;

和五年前相比,我們對抗的是習皇帝,而不再是習主席。現在,港人面臨防暴警察無差別的暴力,很多人被捕和被起訴,包括老人和小孩,而暴動罪可獲刑十年。但我們沒有習皇帝嚇倒, 有 ¼的人口上街,我們會堅持到十一之後,直到我們勝利。

這是一場沒有領袖的運動,我不是領袖,只是一個和別人一樣的促成者。我們知道中國陳兵邊境,而我們不要天安門在香港重演;我們也知道港府在考慮實施《緊急法》,迫使市民噤聲,秘密警察甚至是公安會執行鎮壓。

我希望世界關注香港,不能在貿易談判中為了商業利益犧牲人權。香港是新冷戰中的新柏林,懇請德國政治家和非政府組織與港人同在。

黃之鋒的演講獲得熱烈掌聲。這位22歲的年輕活動家帶著這個年齡的激情,但又有遠超這個年齡的成熟。

在提問環節,黃之鋒回應了現場記者關於他與德國外長會面的提問。他表示:北京對內鎮壓和對外擴張具有廣泛性,國際社會需要團結起來迫使它尊重規則。我對德國外長強調: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面臨不確定性,請他明確向習近平表示:政治危機必須通過政治改革解決,而非通過派軍或實施緊急狀態;此外也希望德國停止向香港警方提供人群管制武器。

本媒在活動開始之前,收到志願者提供的線索,當天下午2時,公派學聯在勃蘭登堡門組織在德國的中國公派留學生集會,抗議德國外長和政治家會見黃之鋒。稱這是中國內政,拒絕外交干預,他們在打印好的黃之鋒與德國外長馬斯的照片上塗污。

至晚間一些人轉戰黃之鋒演講現場。

但黃之鋒以睿智的回答回擊了現場的「有組織」前來的中方「愛國人士」。

一位女士中國女士首先發問,其提出的問題相對和緩,不具直接的攻擊性,但陷藏了很多陷阱。她表示現在香港經濟有些衰退,房價很高,香港人買不起住房,是不是高房價促成港人上街,以及李嘉誠希望年輕人要多體諒政府難處。

黃之鋒回應:港人希望決定自己的命運和生活方式,參加抗議的人非常廣泛,並不只是買房困難的年輕人。香港中大的一項調查表明,80%的參與者要求獨立調查警方暴力。

一位姓王的中國男士則在其後拋出攻擊性問題: 抗議者在通過佔領機場破壞地鐵等暴力方式促成戒嚴?要追求獨立嗎?

對此黃之鋒告訴他,香港提出五大訴求,包括自由選舉自己的政府;

此次黃之鋒來德國的協調人、同樣是來自香港眾志的成員黃奕武補充道:警方任意搜查路人,這和戒嚴相距不遠;所有行為都有原因:地鐵站被示威者攻擊,是因為港鐵關閉通道和車廂,乘客遇黑社會和警方暴力襲擊時無法離開。 99%的暴力來自政權。

一位自稱博士的女生用弊腳的英文提問,但她又表示,在此之前要先給黃之鋒兩句話:蚍蜉撼樹談何易,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

本媒記者在演講結束後下樓時,驚見數名提問刁難黃之鋒的人士扎堆聚集,似乎在總結“戰場得失”。而一名志願者提供的中共抗議黃之鋒的一個微信聊天紀錄顯示,多位中共五毛在演講現場,罵來參加的港人是“廢青”、“港獨”,其他未到現場的人支招如何提出攻擊性問題。但他們也承認英文程度差且沒有可以拿得出手的直接攻擊點。

群裡的聊天紀錄顯示,這批人直接與中共駐德國大使館有關聯。

黃之鋒訪德手记:【訪德行程第三天:全國記者會】

(Please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繼首天與德國外交部長交流,翌日前往國會分別拜會八位國會議員,第三日的行程重點則是在全國聯邦記者協會的會址(Bundespressekonferenz)舉辦記者會,相信近百德國和歐洲傳媒記者到場採訪,仍是源於香港抗爭在《逃犯條例》完全撤回後仍然持續,現時身處外地未能在港與大家共同進退,只想感謝目前在港奮力抗爭的手足。

藉著記招的難得機會,我特別向國際社會嚴正指出,希望將警暴問題和人道危機的嚴峻狀況帶到國際層面。過去三個月來黑警濫權濫捕及剝削人權的行為,並促請德國社會譴責北京和港府連串違反公民權利的暴行,支持香港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實踐民主選舉。

柏林此行,正值默克爾率領商界代表團訪華回國不久,德國政商界應對中國經濟擴張的威脅有所警惕,短視的貿易利益不應凌駕歐洲堅持自由和人權的價值。無論是眾志成員黃奕武(Wong Yik Mo)和我返港以後,還是在漢堡留學的鄺頌晴(Glacier C Kwong),也會繼續在德國推動實踐四項主張:

一、將人權問題納入歐盟與中國的貿易談判議程;

二、停止發售和出口武器予香港黑警;

三、研究推動德國版《香港人權民主法》的可能;

四、檢視現行簽證、移民與庇護安排,照顧赴德港人

———————————

記者會完結以後,打從中午開始我便接連受訪直至晚上十時,當中包括時代周報(Die Zeit Online)、德國商報(Handelsblatt)、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明鏡周刊(Der Spiegel)、德國衛星一台(ProSiebenSat.1 Media)和德國國家電台(Deutschlandradio)。

而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世界報(Die Welt)總編輯跟我們進行訪問後,已刊登了在報紙頭版,他們在本週日起會邀請我跟鄺頌晴合寫專欄,每週日均刊登於《世界報》:https://twitter.com/johannesboie/status/1171761277233958912

———————————

最後一場公開活動,就定必要感謝曾經多次發起聯署、集會,推動德國社會關注香港形勢的「Germany Stand with Hong Kong」,有賴安排我和與曾協調多場民陣遊行的黃奕武參與沙龍對談,於全場爆滿的演講聽裡,有幸分享德國傳媒訪問甚少觸及的話題,包括連登動員、無大台、和理非與勇武路線的合作。除了跟聽眾分享鏡頭以外香港抗爭運動的面貌,最高興的還是在洪堡大學外的街道,跟居德港人一起高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此行仍是我首次赴德,總算是個好開始,亦同時充份體會到中國外交系統對港人國際倡議的打壓 —— 今次出訪德國成為外交事件,確實是意料之外,中國政府反應如此大,誇張得要就著我訪德一事,在北京亦召見德國駐華大使提出交涉,實在絕對容不下異見聲音。

更甚的是,在我早上舉辦的記者會完結前,已有柏林記者收到中國大使館的採訪通知,他們則在同日下午召開記招批評我為「亂港頭目」,其後又禁止部分記者參加記招,可見他們根本不知新聞自由為何物。

坦白說,有著此等說辭抹黑並不意外,但批評我的到訪會「影響中國和德國的雙邊關係」,也是未免過份言重。若果簡單數場會面,或德國外長與黃之鋒交談數分鐘便會影響中德關系,只反映中國在國際社會何等膽怯,暴露了北京與德國關系相當脆弱。

#香港是新冷戰下的柏林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