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冀美通過民主人權法案,香港市民游行到領事館

網民發起的「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集會」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超過十萬香港市民舉著星條旗遊行至美國領事館。美國派代表會見香港示威者。現場播放美國國歌,有部分人高舉美國國旗及「保衛香港憲法」等手牌,並高呼「驅逐共黨,光復香港」等口號。中國媒體集體禁聲。

9月8日,近100人在中午1時突然從遮打花園步出,稱要往美國領事館遞交公開信。警方在下亞厘畢道截停遊行人士,稱超過30人的遊行活動需要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點解你會自己行上嚟?」警方及後安排遊行人士在律政中心門集會,遊行人士隨即朗讀聲明,強調「警方又話慢慢帶我哋去美國領事館,最後嚟咗呢個死地。我驚一陣俾警察打到X街,所以讀咗先」。

游行人士手捧黃布卷,内面是超過十米長的連儂貼,寫滿市民的訴求,將交給美國領事館代表。

https://twitter.com/realKyleOlbert/status/1170590999241986048?s=20

 

下午三點,市民將請願内容交給美國領事館代表(藍色襯衫男子)。

立場新聞報道(鏈接),盧小姐帶同六歲的兒子Samuel,手持一同準備的畫作,一同出席「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被媽媽問到「香港發生咩事」,Samuel指著畫作回應,有市民「畀啲警察打,流晒血」,而香港政府無幫助過受傷的市民。盧小姐續向Samuel解釋,「所以我地叫美國政府幫我地,幫我地制裁啲壞嘅人」。

盧小姐表示,自六月九日起便開始出席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遊行,但近日的示威活動屢受政府打壓,故十分珍惜今日遊行的機會。盧又希望「希望美國可以回應同制裁香港唔公平嘅事」、確保香港可以「繼續落實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同高度民主」。

截至9月9日凌晨,中國國内沒有任何官媒、報紙、電視、新聞網站,提及有關香港人舉美國國旗,前往美國領事館請願的消息。新浪網一篇“香港9月8日發生了什么”的新聞,報道了包括黃之鋒被捕在内許多事件,甚至有一條9月8日官方在香港升中國國旗的消息,但就是沒有今天香港人的示威請願游行。

新浪網報道《香港9月8日发生了什么》鏈接:https://news.sina.com.cn/c/2019-09-09/doc-iicezzrq4453745.shtml  網頁打印pdf附件:中國新闻 香港9月8日发生了什么?

美國國會9月9日復會後或會展開討論《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法案由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在國會兩院一同推動。根據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簡稱CECC)介紹,法案是為了在香港自治面臨中國政府和共產黨干預之際,重新確認美國對香港民主、人權和法治的承諾。

法案由CECC兩名共同主席︰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cro Rubio)和民主黨眾議員麥戈文(Jim McGovern)、以及CECC前主席兼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一同推動。

法案主要內容有5大項︰

一、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判斷香港自治地位是否繼續符合1992年所通過的香港政策法;

二、要求美國總統確定哪些人需要為「銅鑼灣書店」事件、以及香港基本自由受打壓而負上責任,包括把書店相關人士引渡到中國內地、拘留或審判的人;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並拒絕入境美國;

三、要求美國總統制定策略,保障美國公民和企業免受香港修訂後的逃犯條例所威脅,包括確定會否更改美國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以及美國國務院對香港的旅遊警示;

四、要求美國商務部提交年度報告,確定香港政府有否確切執行美國針對敏感兩用物品(dual-use items,泛指軍商兩用)出口規定,以及美國和聯合國制裁規定,特別是針對北韓和伊朗的制裁;

五、確保那些參與非暴力示威,爭取香港民主、人權和法治的人士,不會因為遭香港政府拘捕、監禁或其他不利舉動,而被美國當局拒絕發出簽證。

另外,根據8月中旬報道,法案可能加入要求香港在2020年實現立法會全面直選、以及普選行政長官,以達致真正的高度自治。

中國透過官媒《環球時報》作出警告,並威脅對美國報復,但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跟香港政策法一樣,是美國國會草擬的對外法案,屬美國內政,中國循正常途徑基本上無從制止。即使向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施壓,但只要國會通過票數達到全體2/3,便可無視總統反對而生效。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