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黃之鋒和在德香港人致信即將訪華的默克爾 籲其與香港人站在一起

在德香港人及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9月4日發表致德國總理默克爾公開信,要求即將帶領龐大商業代表團訪問北京的默克爾,關切香港的嚴峻形勢並幫助港人向中共當局轉達五大訴求。

他們還在公開信中警示德國與中國做生意時要小心,因為中國是一個不遵守國際規則和不斷打破承諾的國家。

他們相信在前東德長大,對獨裁專制有深刻了解的默克爾能夠理解港人漢前處境。他們請求默克爾與他們站在一起,在訪問中國前默克爾本人或內閣成員能夠接見港人代表,並將關注香港當前處境和五大訴求加入議事日程,展示德國和其他歐盟國家在冷戰結束前就已展示出的面對不義獨裁政權的勇氣和決心。

德國《圖片報》、路透社、《紐約時報》等國際主流媒體紛紛跟進報導。

公開信發表後不久,港府突然宣布徹回《逃犯條例》修訂,但對其他的訴求未予提及。在德港人表示將繼續致力於其他4個訴求的實現,即“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致默克爾公開信全文:

親愛的總理默克爾,

我們是一群香港人。你應該已獲悉,當前香港每天都有平民遭到警方的毆打。我們誠摯地要求您、及您的內閣成員,在您即將訪問中國之前接見我們在德香港人代表。德國是一個倡導民主和人權的國家,我們呼籲作為德國聯邦政府總理的您,關切我們的嚴峻形勢,並在您訪華期間向中國政府提出要求。

德國應該警惕與中國做生意,因為中國政府不遵守國際規則並一再違背其承諾。 1984年,中英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在1997年回歸中國後將繼續享有言論,集會和新聞自由。按照“一國兩制”規定,香港人也享有高度自治權。

但是,在過去的22年間,中國政府更加重視“一國”而不是“兩制”。中國政府不僅威脅反對聲音,不尊重我們的語言,而且還一次又一次地違背了他們給予我們普選權的承諾。

中國最近違反承諾是在3月份,香港政府在北京的壓力下,試圖修補現行的《逃犯條例》,允許向一些未達成共識的司法管轄區進行引渡 ——這將包括中國大陸。然而,將嫌疑人引渡到中國大陸的前景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這將導致人權活動家和持不同政見者等人被“合法化綁架”。根據擬修訂的法律,香港法院將有機會審查任何申請,但他們不會被允許調查被告所犯何種的罪行,從而威脅到我們的司法獨立。基於這種擔憂,在總居民數量700萬的香港,2019年6月9日和16日,分別有103萬和200萬香港人上街,要求撤回該法案。

但是,政府一直對我們的要求視而不見。更糟糕的是,在抗議者沒有任何挑釁的情況下,警方已向和平示威者使用催淚瓦斯和發射橡膠子彈。這些場景已經通過國際媒體傳播,引起了全世界的憤慨。

隨著示威活動的升級,警察已經完全墮落和喪失人性。一名年輕的抗議者被擊中眼睛導致永久性失明。警察將抗議者稱為“蟑螂”,並在街頭及地鐵車廂無差別攻擊香港市民。據報導,有些催淚彈已經過期(這會加重對抗議者的傷害)。

我們的香港同胞現在幾乎生活在一個“警察國家”。

8月31日,一群香港人站在亞歷山大廣場的世界鐘前,三十年前於1989年10月,前東德政權下數千名柏林人在這個同樣的地方聚集在一起爭取言論自由。這一事件標誌著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是柏林牆倒塌的先兆。他們的勇氣改變了德國的歷史,激勵了世界其他地區。

總理默克爾,您作為在前東德國家長大的人,您有著在非民主政權下生活的第一手經驗。在20世紀80年代,德國人勇敢地站在反對威權主義的鬥爭前線。我們現在處於與當年“星期一示威”中非暴力抗議者相同的位置,但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一支無情的警察部隊,與部署到天安門廣場鎮壓的士兵相比。我們香港人有幸享有你們前東德和歐洲其他地區的同胞所爭取過的自由和權利(儘管是有限的和在不斷惡化)。今天,您可以幫助我們進行另一場反對壓迫自由的戰鬥。

我們的5個主要要求是:
●完全撤回引渡法案
●收回將抗議活動定為“暴亂”
●無條件釋放被捕的抗議者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涉嫌警方暴行
●實現《香港基本法》所規定的真普選;

我們呼籲你們支持我們反對中國壓制自由和人權的鬥爭。在您訪問中國之前,我們懇請您或您的內閣成員與我們的代表團會面。我們希望您把關切我們當前的處境和五項目訴求列入您的議事日程。請與香港站在一起,現次向我們展示德國和其他歐洲國家在冷戰結束前所展示的直面不義的獨裁專制政府的勇氣和決心。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