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09妻子李文足第三次见丈夫 王全璋打破“木头人” 状态 展露笑容

709妻子李文足到山东临沂监狱第三次会见丈夫——709律师王全璋。令人惊喜的是王全璋从早前的“木头人”状态中好转,第一次展露笑容。

8月30日,709妻子李文足在709妻子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及王全璋姐姐王全秀等人的陪同下,第三次会见王全璋。

此次会见山东方面增派更多的警察,派出不明人士组织成的“伞兵”及出去除尘车干扰。王峭岭及原珊珊的手机遭抢,但警方对发生在眼前的“强抢行为”处理消极。

据李文足透露,王全璋依然非常消瘦。早前李文足已向当局提出保外就医,王全璋疑受到压力机械的称:没必要提供保外就医……引李文足发火质问临沂方面是否给王全璋喂药导致其思维混乱。

她再就上次王全璋所称出狱后要先在济南生活发出质询。会见用的通话机被掐断,30几名警察围拢上前。

狱方以李文足说话声音太高及说了不该说的话为由中断会见。后在李文足据理力争下,会见继续后王全璋罕见露出笑容并低下头。这是前两次会见王全璋形如木头人后,令人惊喜的变化。

维权律师王全璋被称为「709最后一人」,早年间曾代理信仰、土地维权等敏感案件遭当局报复。在709大抓捕中,被秘密羁押1200天后,去年12月被秘密庭审,今年1月28日当局宣判王全璋有期徒刑四年半。今年4月转至临沂监狱,在709妻子们多次前往抗争后,于今年6月末第一次获得探视权。此前两次王全璋精神状态令人担忧,表现如木头人。

请点击相关内容:709律师王全璋逾四年监禁后变“木头人” 会见妻儿全程恐惧

附李文足第三次会见经过

第三次会见王全璋

——全璋终于笑了

今天的临沂监狱,不知道什么原因,警察比往日更多了。

我这次进入会见室,一个半小时还没有出来。后来听说峭岭姐她们都着急了,也发了消息。

见到全璋的时候,就问起他那颗晃动的牙。那颗牙在8月上旬掉了。他的太阳穴凹下去的很严重,双侧脸颊都快缩进嘴里了。肚子却是圆圆的鼓出来,驼背弯腰。我们正问着全璋的健康情况,全璋突然说到:他们(狱方)说了,你提了保外就医。但是我觉得没必要,我马上就要出去了。而且身体条件也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

我的火腾地一下子窜到脑门儿!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十倍!

吼:你好什么好?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之前是年轻潇洒,现在又老又黑。

临沂监狱到底给你吃啥药了?怎么变成了个大傻子!谁听了保外就医不心花怒放?怎么你还不想?你喜欢监狱?要在监狱里待足了月?

全璋目瞪口呆看着我发飙,喃喃地说不出话来。我想起来全璋说的出狱后不能回北京,警方要他去济南,继续监控他,更加生气了。我看着旁边做记录的警察说:“你把我说的记下来。你们的监狱长肖广庭,是他安排王全璋出狱后去济南吗?你问他,他这么大的劲头破坏我们的夫妻关系,到底想干嘛?他要不把王全璋放回北京试试看!”

我们的通话“咔嗒”一声被掐断了,一下子涌过来了二十几个警察,围着我,大声斥责我。

我心一横,冷笑着说:“你们吓唬谁呢!我不怕你们吓唬!别嚷嚷,我不怕。”警察们迅速把全璋弄走了。我亮起嗓门高声说:“法律规定会见30分钟,现在时间没到。你们赶紧给我把王全璋弄回来,不见完我不会走!”

警察说:“你说话声这么大,说了不该说的话,你的行为影响了被改造人的情绪和心理,扰乱了会见秩序。”

我觉得好笑,警察对王全璋假惺惺一副护犊子的样子,越看越让我恶心。索性豁出去了,我调侃道:“这样啊……下次你们干脆在玻璃上贴个规定,声音不能超过多少分贝。再放个分贝显示仪。这次你们又没标准,都是你们说了算怎么行?”我收起微笑,拉长脸道:“我的会见时间没结束,别扯别的,赶紧把王全璋给我弄回来,否则,我不会走的。”我坐下,不再理他们了。

过了十几分钟,来了一个警察头头,说让我到另外一个房间谈谈。我说没什么好谈的,我就坐在这等着继续见全璋。他说:“这样,只要你配合,不要喧闹,你们就继续会见。”

我说:“配合你们什么?配合你们,说你们想听的话?下次是不是得写个稿子,让我照着念?我都按着法律呢,不配合你们违法。”

我不再搭理他们。

这时,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突然冲过来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不让你见就是不让你见。

我刚回过神,黑衣男已经快步向门口走去。

我立刻站起来扯起嗓子喊,你谁呀?你有什么权利不让我们会见!

我的话还没说完,黑衣男已经消失在会见大厅。

过了十来分钟,警察头头又来了,说:“领导鉴于你从武汉大老远的赶过来,让你们继续会见。但你要答应,不再喧闹。再喧闹,我们有权中止你们会见。”

我一口回绝,说:“别跟我扯这个‘人情’,我们就按法律来。这是你们应该做的,是你们的责任,是我们的权利。赶紧让我见,30分钟到了,我走人。

没过十分钟,警察们又把全璋带回来了。

整个会见室就像硝烟弥漫的战场,20多个警察站在我后面,不远处别的会见人员被警察吼着不要乱看。全璋的脸上写满担忧和恐惧。我看着全璋的表情,灵机一动,说:“泉泉,给爸爸做个鬼脸。”泉泉立即用双手捏起自己的腮帮子,伸出舌头,翻着白眼。全璋看着可爱的孩子做着鬼脸,一下子笑了出来。周围的警察们在我们一家人眼里,就像空气泡泡一样,一个个破了、碎了,消失了。

全璋又开始唠叨,说我不懂事,要跟警察道歉。济南也没什么不好。

我没好气地打断他,问:“你还想不想过日子了?不想过日子是吧?不想过日子也不行,现在也不是你说了算!你先给我回来!回来我收拾收拾你,我们两个先算算帐再说……”

我骂得正过瘾,这时看到全璋竟然腼腆地笑了一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也呆了。这是会见以来全璋头次对我笑。我对全章发这么大的火,还是第一次。尤其是他还在坐牢的时候。我于心不忍。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笑了!看到他笑容的瞬间,我的心一阵阵刺痛!全璋笑了,我忘了要说什么了。

全秀姐接过电话跟全璋说了父母的情况。30分钟到了,泉泉喊了一声爸爸,我爱你,给了全璋一个飞吻,全璋毫不犹疑地给了泉泉一个飞吻,招了招手再见。

李文足

2019年8月31日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