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现金奶牛”有风险!澳大利亚:最依赖国际学生现金的大学

澳大利亚的多所大学依赖国际留学生收费提高收入的作法。在这些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早前澳大利亚智库已发布相关报告指出拉低门槛吸引国际留学生“现金奶牛”,与公共使命不符,也带来巨大风险。

澳大利亚《世纪报》8月25日报道(原文在此),在2018年,澳大利亚的一所大学获得近10亿美元的国际学生费用,有八所大学国际学生的收入超过30%。澳洲主要的砂岩大学一起争夺利润丰厚的国际留学生市场。

大学财务报表分析显示,八大精英大学中的三所: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和蒙纳士大学 (Monash University),去年是每三美元就有一美元从国际学生中获得的增长趋势。

早前有《太阳先驱报》和《星期日时代》的分析发布,澳政治家和部门领导人警告称,由于中国与西方之间的紧张关系,大学过度依赖国际收费。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 University)大学在2018年最依赖国际学生费用,占该大学总收入的40%,其次是悉尼科技大学和五年历史的维多利亚州澳大利亚联邦大学( Victorian institution Federation University)。

10所最依赖国际学生的大学中有五所属澳大利亚八校联盟,其中包括昆士兰大学,不久前声援香港的学生在集会中,遭中国学生暴力扰场。

2018年,12所大学的国际学生收入超过四分之一,蒙纳士大学实际收入最高,超过9.9亿美元;其次是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国际学生费用超过8亿美元。

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南昆士兰大学,西悉尼大学,纽卡斯尔大学和默多克大学最不依赖国际学生费用,占其总收入的比例不到16%。

2017年,国际学生为这个320亿美元的大学部门注入了超过74亿美元的资金。

2018年,约有40万外国学生(其中约三分之一来自中国)就读于澳大利亚的大学。国际学生现在占澳大利亚大学入学率的25%。

卡斯尔大学副校长亚历克斯·泽林斯基 (Alex Zelinsky )周五表示,在削减资金后,大学通过海外学生的第三产业来“平衡账目”。

在澳联邦政府2017年预算冻结该部门为大多数本科课程提供的基础资金后,大学将在四年内损失20亿美元。

泽林斯基在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一份关于澳洲大学依赖外国留学生的报告后发出警告。

该报告指责澳大利亚顶尖大学“后门”入学计划降低海外入学的英语水平。机构正在为开采这一金矿带来“巨大的金融风险”。

上周日,四名政府国会议员警告称,澳大利亚大学存在“领导危机”,这使得校园容易受到外国影响。

教育被称为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出口产业,吸引了数十万国际留学生来此学习,每年可为澳大利亚贡献340亿美元的价值。其中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超过15万

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不久前发布了相关报道,指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澳大利亚一样如此依赖中国学生,澳大利亚应该采取行动,通过提高入学标准和减少国际学生的入学人数,来降低收入突然暴跌的风险。

报告的作者是悉尼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Salvatore Babones,他在报告中写道:澳大利亚的大学正在用纳税人的钱进行一场数十亿澳元的赌博,以追求高风险、高回报的国际增长战略,这可能证明与它们的公共服务使命不相容。冒的风险不仅是纳税人的钱,也是公共资金和公众信任。

Salvatore教授还指出澳洲招收国际学生过多,也引发了许多其它问题,包括大学在履行其核心学术使命方面的表现不佳。

他表示这样大规模招留学生,是把留学生当作“现金奶牛”对待,如果留学生突然减少,会给澳洲的大学带来巨大的风险。

目前,悉尼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保持了高入门标准,并制定了有关财政的多元化战略。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