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德國學者批歐企業對新疆集中營選擇性失明 大發人權災難財

德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訪問學者哈斯在紐時發文,點名批評包括包括大眾、西門子等知名歐洲企業,在新疆建廠投資,但漠視那裡發生的人權災難。甚至還提供監控追踪等人權迫害技術。

8月21日,德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訪問學者哈斯(Benjamin Haas)在《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歐洲公司正在中國的“露天監獄”發大財》 ,點名批評包括大眾、西門子等知名歐洲企業在新疆投資,卻漠視那裡正在發生的人權災難,甚至有可能在無形中成為中共迫害新疆穆斯林的幫兇。

(請點擊閱讀   英文原文    譯文中文版本

因為中共封鎖消息及進入信息審查等,加之新疆地理位置遙遠,柏林及世界各地的很多人也許到現在才知道有逾百萬的維吾爾及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被關押在新疆的法外集中營內。

但是大眾公司總裁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不應該有任何藉口不知道此事。早在大眾汽車2013年在新疆建了一家工廠,僱傭近700名當地工人,每年最多可生產5萬輛汽車。

文章回顧今年4月,迪斯在接受英BBC採訪時稱,他沒聽說過新疆有再教育營或穆斯林少數民族被大規模拘禁的事情,儘管他公司的工廠距離四個拘禁中心車程不到90分鐘。

哈斯透過研究發現:歐洲最大的150家公司中,有約一半在被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稱為“露天監獄”的新疆有關。

哈斯認為這些公司的投資應該得到監管機構和公眾更多認真徹底的審查,歐洲各國政府也需要為企業在新疆做生意制定標準。

在應受徹底審查的公司名單上,排名第一的是西門子(Siemens)。這家德國大型企業集團與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簡稱“中國電科”)在自動化、數字化和網絡等方面的先進技術上有合作,中國電科是一家國有軍事承包商,研發了一款在新疆使用的警務應用軟件,據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說,該應用導致一些人被送進了拘禁營。

西班牙電信企業Telefónica與中國聯通成立的一家合資企業似乎在使用大數據對人進行跟踪;該合資企業在推銷的軟件已在新疆投入使用。

另外一些有間接聯繫的公司包括:德國國有銀行KfW為新疆首府烏魯木齊一條地鐵線的建設提供了1億歐元(合7.84億元人民幣)的資金,建設中使用了來自瑞士工程公司ABB和歐洲飛機製造商空中客車國防航天(Airbus Defense and Space)提供的部件,這條地鐵已於2018年開通。

聯合利華(Unilever)和雀巢(Nestle)都從新疆的一家國有企業購買番茄產品,這兩家公司都沒有回復關於如何使用新疆進口產品的問題。

哈斯還指出中共當局推動西部大開發,會強迫一些歐洲企業在新疆開展業務。

哈斯認為歐盟應該通過立法,為在新疆有業務的企業製定標準,通過對企業供應鏈中是否有任何部分涉及拘禁營的勞動、企業的利潤最終到了中國什麼部門,以及企業的產品和技術被如何使用進行審計,懲罰那些未能達到歐洲人權理念的公司。

如果此去做,歐洲的對華出口可能會受到衝擊,但這些行動只會進一步孤立中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承擔不起因與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歐盟發生政治爭端而進一步破壞經濟穩定的後果。

哈斯呼籲:歐盟必須現在行動起來,捍衛自己的價值觀,利用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向中國施壓,迫使中國結束當今世界上最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之一。假裝無知不再是一種選擇。

早在今年4月迪斯發表對新疆“集中營”不知道的言論時,曾引發軒然大波,也遭到了世維會的抵制,他們向迪斯致信,以讓他清楚一些真相。世維會也認為在人權災難的地區投資是變相鼓勵中國政府在當地所推行的極端政策。我期待著能引起德國政府的高度關注。

大眾集團汽車隨後發表聲明,表示大眾汽車集團在新疆建廠,為新疆各民族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大眾會透過一些社會參與項目促進當地社區的發展,他們也強調,尊重人權是所有商業關係的基本原則之一。平等機會亦是大眾汽車始終堅持的核心價值觀,大眾在新疆的計劃採取了同樣的原則。

但該程式化的聲明並未平息公眾批評聲潮。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在一樁和大眾有關的訴訟案中,就曾指出大眾對人權價值的漠視。

德國法學學者錢躍君發表評論,表示德國企業在其他國家投資,亦受本國的法律約束,也應該遵循德國企業應有的價值、人權底線。

旅美法學學者滕彪也西方民主國家對那些為“數字化集權”提供迫害人權技術的公司予以製裁。

 

图片:大眾公司總裁赫伯特·迪斯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to 美议员致信世行主席  质疑该行新疆贷款助纣为虐 – Die Stimme Deutschlands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