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推迟”孙杨暴力抗检“听证会

8月20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布文件。推迟拟于9月份举行的“孙杨暴力抗检”听证,原因是其中一方要求推迟听证会并获得其他各方同意,这将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上第二次举行听证。

8月20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布文件(文件链接)内容为: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正在进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针对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提起的上诉仲裁程序,涉及国际泳联兴奋剂小组于2019年1月3日发布的一项裁决,当时裁定孙杨没有在赛外兴奋剂检测后做出违反兴奋剂规则的行为。

此前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与各方协商后确认,暂定于2019年9月举行听证会,但由于意外的个人情况,其中一方要求推迟听证会。这一要求得到了其他各方同意,并得到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专家组的接受。新的听证会日期将尽快确定,但不太可能在2019年10月底之前确定。

应各方要求,可能在瑞士举行的听证会将向公众(包括媒体)开放。有意出席聆讯的人士的安排详情将在新的听证会日期和地点正式确认后提供。此次孙杨的公开听证会,也将是体育仲裁法院历史上第二次公开举行听证。

第一次公开听证会,发生在1999年,也与游泳运动有关。当时国际泳联因爱尔兰游泳运动员米歇尔·史密斯·德布鲁因(Michelle Smith De Bruin)篡改尿样,对其处以禁赛四年的处罚,德布鲁因随后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

身陷兴奋剂风波的孙杨,在7月份韩国光州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上遭多名海外知名选手抵制,但中共当局力撑并将其树为“为国争光”典范。

回溯事件:

2014年5月全国冠军赛时,孙杨在尿检中被检验出服用曲美他嗪。同年7月,中国反兴奋剂中心(CHINADA)以服用兴奋剂为由处罚其禁赛3个月。该处罚在11月24日通报公布。孙杨在其后的个人声明中称自2008年开始,使用治疗心悸药物。

2014年8月16日孙杨禁赛期结束。随后参加了9月举行的仁川运动会,中国方面在11月24日才向国际通报孙杨曾服用禁药并被禁赛。但后来国际方面仅对中国体育部门提出警告,未对孙杨进行另外的处罚。

2018年9月4日,有关药检人员于孙扬的住所对孙杨的一次“飞行药检”中,孙杨及其团队质疑药检人员的资格,“刁难药检人员”,“毁坏样本”。但国际泳联在听证后于2019年1月3日做出裁决,对孙杨不处以禁赛。

2019年1月27日,英媒《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该事件。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对于国际游泳联合会的判决表示不满,决定将此案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受理了上诉。

目前流亡德国的中国国家体委队医薛荫娴曾揭露中共当局大规模、有组织并长期对中国运动员使用禁药,以维持“体育大国”形象和夺取金牌。薛荫娴及全家因此遭到报复,她及儿子——中国艺术家杨伟东、儿媳杜星于2018年6月逃亡至德国,并继续向国际奥委会等控诉中国体育兴奋剂黑幕。

请点击阅读相关链接:

流亡德国的中国艺术家杨伟东在慕尼黑中领馆前做裸体行为艺术

因揭露中國體育興奮劑醜聞流亡海外,楊偉東在瑞士洛桑以行為藝術進行抗議

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文件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