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付國豪機場遇襲擊,記者身分成疑

付國豪記者身分沒有官方紀錄,北京居住地址為國安宿舍。被揭發持不同身份證件,付國豪真實身分疑點重重。

有網民根據付國豪的身份證件及信用卡發懷疑其有雙重身份,其往來港澳通行證(俗稱雙程證)、入境處發出的入境標籤,以及由中國民生銀行信用卡中心發出的信件上的姓名都是「付國豪」或「Fu,GaoHao」,但其持有由中國民生銀行信用卡卡面的名字卻是用「FU HAO」,與其身份證明文件不相同,顯示同一人以兩個身份取得民生銀行發出不同姓名的信用卡。

有網名「北風」並熟悉內地情況的中國內地前記者溫雲超在twitter說,付國豪同時使用「Fu,GaoHao」及「Fu Hao」兩個不同的姓名,後者見於民生銀行信用卡,但是在中國內地是不可能同時持有不同名字的有效證件,除非其擁有國安人員等特殊身份,認為付國豪是受指派進入香港執行特殊任務。亦有網友指出銀行卡上所印的名字為自己填在申請書上的名字,不一定為姓名。

消息顯示,付國豪的身份證和在北京的住址,被指是萬壽路一處歸屬於國安部四局的集體宿舍,此外,他以兩個名字在銀行開戶,以及同時在一家名為北京世華萬向資訊公司工作,而根據該公司資料顯示,是為負責海外大外宣的當地傳媒提供資訊。

2019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期間,付國豪於8月13日晚在香港國際機場採訪集會示威時時身穿記者反光衣,並近距離拍攝示威者樣貌。示威者懷疑付國豪冒充記者進行拍攝,要求他出示記者證,付國豪當即拔腿就跑。他用英文聲稱自己只是遊客(Tourist),且所持有的記者反光衣是由他人贈送。

其後,付國豪遭示威者用索帶捆綁手腳至行李車上非法囚禁並毆打,身上物品被全數搜出,擺在地上供在場者和傳媒查看拍攝。被搜出的物品包括一件「我愛警察」藍色T恤衫、雙程證、一張英文姓名跟付國豪不相同的民生銀行信用卡、一張《環球時報》姓趙的記者卡片、一張香港警察的卡片,還有一張載明「訪客」身份於2019年8月6日訪港且逗留期限截至2019年8月13日的入境標籤,但並沒有付國豪本人的記者證。

有線電視中國組後來在查詢中國內地記者身份的官方網頁找不到付國豪登記的紀錄,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的資料則能找到,胡錫進則稱付國豪尚未完成取得記者證的程序,故無法出示記者證。

付國豪在手腳被束縛情況下用普通話喊出「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被扣留約一小時後,14日凌晨,付國豪被香港消防處救護人員救出送到瑪嘉烈醫院。付國豪被送醫後臉部有淤腫,未受嚴重傷害,後來於14日下午出院。

香港有線電視報導,《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星期三早上已經出院,他指自己當時遵守了所有市民的要求,沒有違法和引起爭議,覺得自己不應該受到暴力對待。而在繼續討論之前,有線中國組嘗試重組案情,究竟他在被發現一刻是如何應對,有否表露自己記者身份,示威者又是如何才知道他是《環球時報》記者呢?

付國豪在機場被人圍堵的時候,身上穿著反光背心,在場的示威者質疑他的記者身份,要求他出示記者證,示威者從他的袋中找到一件印有「我愛香港警察」的淺藍色 T 恤、雙程證、一張《環球時報》姓趙的記者卡片等等,但就是沒有他的記者證,有網民發現他和一名《環球時報》的記者同名同姓,有線中國組在查詢內地記者身份的官方網頁查閱不到有付國豪登記的紀錄,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的資料則能找到,胡錫進回覆有線中國組查詢時,再三強調付國豪是旗下的記者,胡錫進又為付國豪當時,沒有表明記者身份辯解。

付國豪最早為《環球時報》報道的新聞,最早翻查到的是去年七月,過去他主要報道台灣及香港的新聞,根據內地《新聞記者證管理辦法》新聞採編人員,從事新聞採訪工作,必須持有新聞記者證,並主動向採訪對象出示,被採訪人以及社會公眾有權對記者的採訪活動予以監督,可以通過全國新聞記者證管理及核驗網絡系統等途徑核驗記者證、記者身份,並對記者的違法行為予以舉報,中國記協就發表聲明譴責暴力行為,又指對付國豪表達崇高敬意。

2 Comments

  1. Die Stimme Deutschlands August 18, 2019

    […] 相關事由,上周初大批示威者進行反修例抗爭行動,堵塞香港赤鱲角機場,引致發生衝突事件。警方指一名19歲賴姓男子涉嫌襲擊付振豪(相關報導鏈接)。賴先生被控一項「非法集結」、一項「傷人」及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