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國企業深陷三角債,互相”打白條“欠款超過1.4萬億

中國上市公司2018年實現淨利潤總額3.38萬億,但超過1.49萬億是白條,賺到利潤但沒收到錢超過44%。

紐約時報報導(鏈接), 中國企業大多面臨現金短缺的問題,民營企業尤其嚴重。中國政府的官方數據顯示,中國金融系統中流通著約2000億美元的欠條,或者叫「商業承兌匯票」。

商業承兌匯票不是法定貨幣,而是一種承諾未來支付的票據。據可獲得的最新政府數據,截至2月,中國企業今年已經開出了高達2110億美元的這種非正式票據,即1.4萬億人民幣。這數字比前一年增長了三分之一以上。

在作為中國經濟支柱之一的房地產業,資金短缺問題尤為嚴重。

如今,開欠條最多的公司之一是中國最大、最知名的房地產企業。許家印的恆大地產在香港上市。截止去年年底,恆大已經向供應商開出價值近200億美元的欠條。恆大有高達1000億美元的債務,又喜歡用發行債券的方式來償還利息,這家企業似乎已經轉向用商業承兌匯票來幫助支付各種費用。

為中國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提供設計和建材的大型供應商寶鷹建設控股集團披露,恆大開給寶鷹的欠條總額已達9640萬美元。寶鷹最近還披露了一長串其他以類似票據欠公司錢的企業名單。寶鷹發言人高升拒絕置評。
另一家欠寶鷹錢的公司是國有企業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中建總公司說,截止去年年底,公司向供應商開的欠條總額為4.9億美元。
另一家大型房地產開發商綠地控股的年度報告顯示,截至去年年底,綠地尚未向供應商支付的票據大約值5.5億美元。這家公司是上海政府出資成立的,在中國幾十個城市有開發項目。公司年報顯示,其2018年的未清償債務是2017年的10倍。
國有企業集團華潤股份有限公司的業務涉及從建築到醫療保健等眾多行業。截止去年年底,華潤已開出相當於27億美元的未付票據。華潤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大型開發商榮盛房地產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最近在海外開發計劃上遇到了麻煩,榮盛在對交易所問詢的回覆中披露,公司2018年使用的商業承兌匯票金額與2017年相比增長了超過13倍。榮盛2018年欠合作夥伴和供應商的商業承兌匯票總額為4.6億美元。

「有些公司握在手裡的是一堆欠條,」芝加哥保爾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的研究員、作者丁尼·麥克馬洪(Dinny McMahon)說。

數十家房地產開發商及其供應商(如鋼鐵廠、設計事務所和建築公司)提交的文件顯示,房地產公司融資難的表現是,將「商業承兌匯票」實際上變成了一種貨幣。

另一家企業“康得新”面臨高達122億資金神秘消失,其與北京銀行扯皮仍在繼續,同時康得新資金鍊緊張已進一步傳導至公司經營層面,某接近康得新人士表示:“康得新子公司康得菲爾近期曾出現沒交電費停工停電的情況,現在恢復了。年後開工率降到差不多40%了,沒錢進原材料了。前期我們還有比較充裕的回款,所以也能按時支付員工工資,但後面回款就越來越少了。今年一季度開工率嚴重不足,回款也就越來越少了。”

2018年虧損的A股上市公司數量正在較上一年出現翻倍式增長;與此同時,超過2072家A股公司的負債率進一步抬升,佔比接近統計口徑內上市公司總數的六成。

“上市公司整體利潤負增長比較罕見,因為一方面上市公司的基本面通常是不斷向好的,另一方面上市公司數量不斷增加,新公司的業績也是比較健康的,”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策略分析師表示。

真正困擾上市公司的難題,可能是其不斷走高的負債率和財務費用。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統計Wind數據發現,2018年底負債率同比增長的上市公司數量多達2072家,佔全部可比公司數量的59.12%。

記者同時計算發現,上述2072家上市公司負債率平均提升達7.48個百分點,中位數為4.17個百分點,說明負債率的重度提升正在向少數公司集中。而在負債率提升超過15個百分點的222家公司中,分屬信息技術、工業、可選消費、材料四大行業的佔比較多,所在數量分別達57家、54家、41家和31家。

事實上,更多足以引起警惕的信號正在出現。統計顯示,今年一季度內,虧損企業數量增至553家,較去年同期增加66家。此外,2418家上市公司營業收入同比正增長,正增長公司數量佔統計內公司總數的67.17%,該比例較2018年整年下降7.01個百分點。

截至2019年1月,中國經濟總量為90.3萬億元。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