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長租公寓樂伽一夜倒閉,小粉紅成維穩對象面對殘酷現實

8月7日晚,長租公寓中介“樂伽公寓”(乐伽公寓)通過微信公眾號發佈公告,確認因經營不善停業倒閉,並無法償還客戶欠款。上萬租客即將流落街頭。有小粉紅在微博哭求:“國家我愛你,希望你也愛我。”

“警察就說讓我等調查結果,現在最頭痛的是房東讓我搬走”

在南京建鄴區的藝樹家工廠附近,許多年輕人拿著透明文件袋,神情焦慮的步入樂伽公寓南京總部寫字樓。他們多半是樂伽公寓的租客或者房東,正在等待一個沒有結果的結果。

七月開始,因為沒能按時收到樂伽約定的租金,上萬來自全國各地的樂伽公寓的租客及房東趕來南京總部。他們面對的是公安警察:在建鄴區公安的接管下的樂伽總部登記受害信息,然後回去等消息。

在經過多次闢謠後,8月7日晚,樂伽公寓終於“兩手一攤”宣布:“已停止經營,關閉所有業務,員工大量離職,沒有經營收入,無法償還客戶欠款。”

打開樂伽公寓的微信公衆號,“出租放心、托管安心”的口號異常刺眼。

成都樂伽辦事處人去樓空、杭州樂伽公寓資金鍊出問題、合肥樂伽公寓跑路、西安樂伽上千人被坑……“別讓樂伽跑了”! 7月以來,凡是有樂伽公寓的城市,都有大量房東和租客維權。

微信有人評論説:已經成這樣了,在沒有徹底爆雷之前,還是有很多人願意“相信”樂伽。其實這怎麽能叫相信?就是底層人民沒轍了以後的一種期盼。

新京報報道,因房東未如期收到樂伽公寓該交的租金,多名租客遭到驅趕。公開資料顯示,樂伽公寓業務遍布南京、蘇州、成都、西安、杭州等地,有10萬多所房源。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產局稱,已組織第三方機構介入調解。今日(8月8日),新京報記者聯繫樂伽公寓總部、分公司的負責人等,電話均無人接聽。

樂伽跑路,房東未收到租金;租客預付整年租金,卻面臨流落街頭

剛畢業的小謝是樂伽公寓的租戶,今年6月份,她通過平台租住位於成都市高新區一公寓裡。她告訴新京報記者,樂伽公寓的房租只支持半年付或年付,“我一次性支付了一年的租金,總共24000元,還有2000元押金。”她提供自己與樂伽公寓簽訂的房屋合同也證實此事。但在小謝提供的房東與樂伽公寓的《委託代理合同》中,樂伽公寓分季度將已收取的押金交給她的房東。小謝說,目前她未從樂伽公寓收到任何退款,如不能繼續租住下去,她將面臨著巨大的經濟損失。 “很多房東和租客沒有協調成功,房東暴力趕租客、斷水斷電。”目前,她的房東表示可以續約,但需她重新交房租。

房東曲木告訴新京報記者,他與樂伽公寓簽訂了委託合同,將房屋出租用於居住或辦公。曲木稱,樂伽公寓的工作人員沒有以任何方式聯繫過自己,他也未如期收到房租。

上述停止經營的通知發出後,許多租客也不願意再支付額外的租費。 “房東群裡,的確有人斷水、斷電驅趕租客。”曲木說,因樂伽公寓違約,房東權益受損,不少房東打算通過法律程序維護自己權益。

#樂伽公寓# 祖國 愛你 愛你 愛你 愛你 請幫幫房東和房客

在樂伽宣布倒閉的新聞下面,被坑的租客和房東表達了自己的訴求:

@開著挖機看唱本:當我們嘲笑漁村(香港)的運動的時候,覺得他們是白癡。實際上漁村不想變成池塘。

@名字太難起:一直以來都只信政府 都依靠的是國家 國家 你是我的靠山 拜托你這次也在綫好嗎 好嗎好嗎

@圙blueglassbottles:突然明白HK爲什麽一提到修法會这么激烈了。。。明明很清晰的事情。。。房東只和委托方樂伽有關係。總不能房東找錯委托方要租客承擔所有後果吧…

@今天自己開心了嗎:所以現在怎麼辦!讓租客房東白白損失,自認倒霉嗎!我剛大學畢業,付了一年的房租!只住了一個月,現在讓我搬走,我的權益該怎麼維護!

@原原李201504:你説得對。所謂盛世,只是一部分人的盛世。#樂伽公寓跑路#

@LXY2016:以前看爛尾樓的人維權,天天維權還同情他們。這麽快輪到我了。呵呵,真刺激,天大的冤情沒處訴説。

@givenHeart:我一年多的房租四萬塊怎麼辦?白白被坑,從出事到現在都沒人發聲。

@嘿面保保:坐標杭州!交了一年的房租啊,這個價格在那個區域並不便宜!才住了三個月,房東開始氣勢洶洶的趕人,談什麼自行解決,就是我們租客拿錢解決啊,面對這剩下9個月的租金,還有更高額的租金,真的好無力啊。

@說南京話的大神龜:交了半年,住了三個月沒到,老婆還在坐月子,現在房租都交不起,馬上要帶著一家三口睡馬路了。

@Faith-ln:這讓我們租客怎麼活啊,剛步入社會,都是東湊西湊借來的錢交的房租,這是讓我們流落街頭嗎?

@Quiet_Six66:這公告意思就是,我沒錢了,房東房客自己重新簽合同,不干的可以來告我,告我我也沒得錢。

@carinahm:把問題留給租客和房東,你良心好過嗎?

樂嘉業務遍佈七個城市,超過20萬套房源

一位從樂伽公寓成都分公司離職的經理介紹,樂伽公寓業務遍布多省。此前,各地租客的租金都通過系統直接匯入南京總部。樂伽公寓在成都的分公司成立不到兩年,成都許多小區可租房源都由樂伽公寓控制。 “之前以低價出租,拓展市場,佔領市場之後再抬高房價。”李某說,近日,此前簽約的房東和租客都來聯繫過他。 “我也嘗試聯繫樂伽的領導,但都已經聯繫不上了。之前的工作人員都辭職離開了。”

此前,樂伽公寓曾宣稱在全國范圍內建成300多家簽約中心,有員工1千多人,有10萬多所房源。

2017年7月、8月樂伽分別成立蘇州、杭州分公司;2018年3月樂伽又進入重慶、成都、西安、合肥等四城。巔峰時期的樂伽立了300多家簽約中心,員工達到600多人,號稱為超過40多萬客戶提供服務,管理的房源超過20萬套,房屋總價值達1000億元。

 

“高收低租”擴張,經營模式難以爲繼

樂伽公寓屬於典型的物業代持模式。即長租公寓運營商通過租賃的方式,向出租人簽訂一定期限的租賃合同,對房屋進行一定裝修后轉手對外出租,亦即“二房東”模式。在這種模式下,運營商的主要利潤來源於租金差價和增值服務費,以及基於租金支付的時間差(按年向租客收租,按季向業主支付租金)而產生的其他收益。

然而樂伽不以運營見長,卻采取高收低租模式盲目擴張。試圖通過提高資金流動性,快速擴大規模,以小博大以獲得資本青睞,然後轉手變現。但是,這個策略沒有成功。

所謂“高收低租”是指:樂伽以高於市場價拿房,再低價將房出租給租客。不過,樂伽在租客和房東兩方之間,設置了較大的付款時間差。租客在簽約時付款,一次性付半年、一年或者更久的房租;而房東收租卻是一季度一付或一月一付。支付時間差帶給樂伽一筆沉澱資金。

钱江晚报报道,小朱租了一套位于杭州火车东站附近的公寓,房租2500元一个月,押一付十二,需一次性支付32500元。而小朱的房东娄先生把房子租给乐伽的价格为每月3150元,还要支付1000多元的中介费,乐伽方面按照一个季度付一次房租给娄先生。在扣除支付给娄先生的一个季度房租,乐伽手中能支配的资金达到24050元。

長租公寓的“高收低租”模式,就是高價收房源,低價租住客,以此獲得用戶規模。企業按季度支付房東,卻一次性收租客一年甚至幾年錢。時間差換現金流,現金流再搞事情。如果成功的叫創新、搞砸的叫黑心,那麼爆雷還是不爆雷,終究就是一隻薛定諤的貓。

“高收低租”的模式依賴相當高的周轉率,一旦房子租不出去,手頭的資金鍊就斷了,支付不起房東的租金,樂伽的擴張模式暗藏極大的風險。

面對其“高進低出”的經營模式,樂伽公寓表示,經過認真反思,深刻認識到公司“高進低出”的經營模式存在嚴重缺陷,已對長租市場帶來較大風險,加之公司內部管理制度缺失等諸多因素,造成公司業務全線關停的狀態。

光是今年七月,就有六家類似公寓機構倒閉,清一色的由於資金鏈斷裂。

 

https://twitter.com/yukinohana_g037/status/1159359257621303296?s=21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