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集中营内外:只是一场梦 (无花果)

“我不能无视他的出现,继续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我又没有任何办法,不能替他呐喊,不能替他鸣冤。我不知道他的下落,他杳无音讯,生死未卜。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我无法判断来到我梦中的,是他的真身,还是他的亡魂。”

晨礼结束,天色蒙蒙,我终于在熬了一个通宵后倒在床上,关闭了手机,准备忘掉一切,好好睡上一觉,哪知道你却走入我的梦中。

音乐响起,你们在欢快地跳舞,非要拉我加入你们的队伍,我连忙拒绝,怕再次被你们嘲笑。要知道我有文学天赋,我有语言天赋,我有音乐天赋,而唯独没有的,是舞蹈天赋。别说你们的舞蹈,就是大学时代的三步四步我也学不会,总是不小心踩住女生的脚,从那之后,我就放弃了任何一种舞蹈的尝试。

你们不以为然,说非常好学,让我站在你们的旁边,把动作分解开来,伸开双臂,翻转手腕,打起响指,两脚要交错前行,我笨拙地模仿,竟然真的学会了,连旁边的古丽也称赞我学得很快,这让我激动不已。

跳了一阵子,你来到我的面前,穿着一件足球衫,下身却裹着一件马来人的纱笼,你浓浓的眉毛,眼眶深陷,因为你们有欧罗巴血统,所以与我们长相迥异。你长长的睫毛,目光依然深邃,只是脸上有了皱纹,毕竟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你也到了不惑之年。但你的胡子刮得精光,你自我解嘲,说我们这个地方嘛,男人嘛,现在都这样了。

我很惊讶你怎么能来到这里,打算在这里发展吗?家里还好吗?怎么安顿了?你面露难色,我也就明白了七八成。我了解你们的一切,只是学不会你们的舞蹈。你说不是的,你不会了解。怎么不会?我以前以为你们学阿语更容易,发音比我们标准,你曾经纠正过我,说你们的元音发得太轻,以至于把穆罕默德念成了买买提。这让我对你们的语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由于你们的语言用阿拉伯字母,我很快掌握了拼读方法,在你们面前结结巴巴地读过,你们也不止一次地给我纠正。我爱听你们的音乐,我翻录了很多盘磁带,用录音机播放。我永远难忘那个彪形大汉,在那个深受不不见五指的夜晚,在我面前唱起忧伤的歌。尽管过去多年,但那歌声时常在我耳边萦绕不断,虽然我听不懂那首歌的内容。

关于你们,我知道很多认知都是错误的,我曾一直纳闷,你们的女人为何戴着四角小花帽,露出那么多条小辫子,你们曾告诉我,那都是电视上的,那都是演员,现实中,她们也戴着头巾。然而,这能怪我吗?我能在电视里看到的,也只有这些。除此之外,我们听不到你们的任何声音。

你的妻子还好吗?那年你俩念了尼卡,你的个子足足比她高一头,但她并不怕你,你把她宠上了天,对她惟命是从。你叹了口气,说你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她了。我问她怎么了,你说也就转发过一个卧尔兹链接,有一天晚上,她就被带走了。七岁的女儿吓得抱着妈妈的大腿啼哭,一家人哭成一团。接下来的几天里,孩子像吓傻了一样,尿尿都不知道蹲下去,裤子湿成一片。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他还在喃喃地诉说,他说他一家人有六十多口都在里面,他的几个阿卡,连她七十多岁的阿娜。阿娜那么大年纪了,还能学习什么?他轻蔑地笑了笑,学习?我现在只祈祷她能活着。她身体不是还好吗?是的,但好又怎么样?身强力壮的巴郎子,进去的当天,一鞭子打在头上,顿时皮开肉绽,不省人事。每次叫他出去,他的手脚就开始哆嗦,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为什么要毒打他呢?因为他通背了古兰经。

能活下去就是好的,能容纳七八个人的房间,一下子塞进去几十人,怎么能受得了?倒下的,抬出去就是了。死了的人,家属知道不知道?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答案,很多村庄都空了,很多人一家老少都被弄走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那么多人在里面,吃什么呢?有清真伙食吗?我的话刚一脱口,就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一切尊严都没有了,还会尊重你的饮食习惯?想必在里面被迫吃猪肉都是在所难免的。猪肉?他说,哪里有什么猪肉?那么多人在里面,需要多少吨猪肉?就是你想吃都没有,一大锅饭,能有一小块猪油。他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十分镇定,而我的心口却越发堵得厉害。我无法想象他们遭受了何种的屈辱和苦难?我也不敢再问。他现在已经妻离子散,我不忍心再勾起他痛苦的回忆。于是我不住地安慰他,希望他能从痛苦之中走出。他的适应能力应该很强,很快就穿上了马来服装了。你喜欢穿着纱笼吗?他说,是啊,我的伤口还没有好,长时间坐着,大家的臀部都生了褥疮,穿裤子的话,血肉模糊,说着他撩起了纱笼的边缘,我看到他踝骨上疤痕累累,而且缝了长长的两道口子。

一股悲愤冲上心头,泪水也涌出了我的眼眶,突然,我从梦中醒来,内心狂跳不止,原来只是一场噩梦。既然是梦,何必当真,我安慰着自己,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想接着继续睡,然而,他似乎还在我耳边诉说,半梦半醒之间,我不知道这是现实,还是梦境。我知道那年,他们封斋的时候,要把窗帘拉得严严的,不敢开灯,也不敢穿鞋,更不敢开火做饭,在黑夜中默默吃着干粮。我知道那年,他们把家里的古兰经,连同所有宗教书籍,都付之一炬,边烧边哭。有的人怕烟雾引起怀疑,就把经书扔进河里,我知道那年,古兰经在河里堆积如山,顺着河水缓缓流到了边境。我知道他们不能留胡子,不能戴头巾,我知道他们从微信上一个个消失,再也没有了下落。然而,我却不知道梦中的事情,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不,不是的,这只是我睡眠不好,毕竟我把白天过成了黑夜,以至于大白天我还在睡觉,所以常常噩梦缠身。但他怎么会走进我的梦里,我把白天过成了黑夜,难道他把黑夜过成了白天?所以他才能穿越那漆黑的夜色,幽然来到我的梦中,与我灵魂相会,来告诉他的遭遇。否则,他插翅难飞,怎么能够来到我的跟前?

他断然是过不来的,这只是一场梦,梦境毕竟是荒诞的,虽然那么触目惊心。那挥舞着的皮鞭,我只在耶稣受难记的电影里见过,现实中怎么会发生。人们被集中的地方,也只在上世纪德国出现,文明社会怎能还会重演?这一切估计都是我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无意识地拼接组合了罢。不可能是他,毕竟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他的消息,我也很多年没有再听到他们的歌声,后来的我,迷恋上了秦腔,歌舞升平,早已遗忘了冬不拉的曲调,模糊了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再说了,我何曾会跳他们的舞蹈?也没有人教过我任何一个动作,现实中,我对他们的舞蹈不感兴趣,除了爱吃他们的拉条子,我对其他的一切都装聋作哑。

然而,梦境却是那么清晰,他那深邃而忧伤的眼神,是那么真真切切,定格在我的脑海,让我再也无法入睡。我不能无视他的出现,继续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我又没有任何办法,不能替他呐喊,不能替他鸣冤。我不知道他的下落,他杳无音讯,生死未卜。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我无法判断来到我梦中的,是他的真身,还是他的亡魂。但他的到来,使我没有理由继续蒙头大睡,而是让我这尚未泯灭的良知苦苦挣扎。我要把这一切向真主诉说,我知道,在这无边的噩梦中,他是唯一的光明。

万能的真主啊,你俯瞰着我们,求你倾听地上的声音,求你结束我们的噩梦。求你赦免那些无辜的男女,解除他们的灾难,让他们再也没有惊恐,没有哀伤。如果他们活着,求你解救他们摆脱不幸;如果他们死了,求你抚慰他们的灵魂,让他们离开这悲惨的世界,安然回到你的身边。

无花果
二〇一九年八月六日

作者简介:原名洪炉,回族,中国河南开封人,伊斯兰教学者、教长。

本文转载自网络。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