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香港警察內部人士教示威者被捕後如何保護自己

香港警察內部人士教示威者被捕後如何保護自己,避免說錯話被人誣陷,並引用劉曉波「我沒有敵人 我的最後陳述」。

 

#我係真心既

(轉)

我係一個紀律部隊督察,未入政府前參與過佔中,但不是前線義士,只係去金鐘執下垃圾幫手處理物資。今次反修例恕我因爲驚無左份工而唔敢參與佔領。

我只參與過二百萬人游行,義載過物資去佔領區,影過warrant相放上連登,沒什麼幫到大家太多。今次出post係想透過我既工作知識希望幫幫手。

上星期在電視見到不少後生仔被捕後的樣子,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想,大家未必知被人拘捕,用手銬反鎖雙手的感覺,當被扣上手扣的一刻,那一種不適同不安感隨即會從心頭湧上,再加埋警察會用壓點(主要係頸、手腕手臂,膊頭)令你動彈不得,只能乖乖跟住他走上警車。

可能你會說,被人拉就預期會這樣,但當你被鎖一刻,呢下這樣有符號意義symbolic的動作好有可能會令你理智短路(mental breakdown),腦裡面可能已空白一片,一崩潰,基本上你已玩完,任得警察舞來舞去,上到法庭,九成九都輸定了,所以大家要頭腦清醒。

理論上當你被捕前,警察正常會先問你幾句,例如問你剛才在做什麼,地下的武器是誰的…….

但大家記住!警察正式拘捕你既時候需要對你講「警誡詞」(caution),他要講出:「現在懷疑你觸犯xxx條例,我現在拘捕你,你可以保持沈默,但你所講的事,可能用筆紀錄,及用來做證供,你明白?」

這一刻,大家先至正式被捕。(他一定要講出現在拉你or拘捕你),你可以不出聲,亦都可以回答他,明白or不明白。

之後警察會問你問題,都係會問返你岩岩做緊咩,地下啲武器係邊個既…….類似呢啲。大家要緊緊記實佢問左啲咩,同埋自己點答,因為呢段對話係在警誡下發問(under caution),如果無爭議法庭一般會接受作證據(evidence)。

呢段對話稍後會由警察記錄於「補錄供詞」(post record)入面,一般係拘捕你既警員負責寫喺佢本「工作記事簿」(official notebook),佢寫完會俾你睇同埋叫你簽收,最後會俾個copy你,大家要金睛火眼睇真啲個警員寫咩,呢個位好多古惑野,因為post record係個警員自己一字不漏咁記錄返岩岩發生咩事,個故仔係任佢講,所以大家要記住自己個版本同佢所寫既有咩唔同,要同返律師講。
大家可以拒絕簽名,個警員要喺notebook上寫明你拒絕簽署,最後會俾返份copy你(相信一般律師都會識做,但好多時警察會喺律師到場前已經寫好並叫你簽收,所以大家要醒目)。

大家被捕後,警察需要盡快比一份「羈留人士的通告」(十誡),
內容包括羈留人士有權(以下係我上網copy):
1. 打電話給朋友或親人
2. 打私人電話,或用書面或見面方式,與律師或大律師接觸
3. 要求取閱一份律師名單
4. 在律師或大律師陪同下,接受警察問話
5. 與一位自稱有第三者代理聘請的律師或大律師私人接觸
6. 拒絕與一位不是被要求會見的律師或大律師接觸
7. 要求盡可能不耽誤寄出或遞送信件
8. 在被警察問話後,盡快獲得一份在警誡後所作的口供或談話對答的副本
9. 在未得到上述副本前,拒絕回答其他問題
10. 要求給予書寫文具。

呢份十誡警察係要於你被捕後盡快發出比你,亦都要同你解釋,會要你簽收。大家要記實警察喺咩時候同你解釋過。因為法庭好重視人權,如果你未知自己有咩權利就長時間拘留你或者同你攞口供,咁樣你既權利就被剝削,對你單官司係有利,所以一定要記實個時間點同細節,例如係幾時比份十誡你睇、有冇同你解釋、有冇俾份copy你…….呢啲都要同返律師講。理論上拉完你,已經要即刻盡快比十誡你。

之後警察會同你攞「會面紀錄」(Record of interview),即係大家成日講既攞口供,警察喺攞文前會再一次「警誡」(caution)你,提醒你仍在警誡中,之後會問你個人家庭背景,以及案件相關既野。

警察多數唔會問一句就寫一句,而係幫你用自述形式講成個故事出嚟,所以如果大家答問題要小心啲,警察會扮到同你傾閒計咁,如果你中計就GG了,呢個亦都係點解大家成日話律師未嚟之前唔會講野,當你一漏口講左就冇得返轉頭,喺「會面紀錄」中警察會可能只寫下對控方有利既資訊,好古惑的。

仲有大家要記得被捕後至去到差館入房仔攞文後有邊啲警員接觸過你,或者大概同你講左啲咩,有助律師搵到警員「證人供詞」中既破綻,事關兵荒馬亂下警察好多時文件上都係求其了事,例如明明A警員冇份入房攞口供,最後又會話佢全程出現喺房中。

後來既程序我就唔多講了,因為律師可以完全幫到手。
但以上提及既每一點,大家都要記實,尤其是警察拘捕你時所對答既每一句說話、有無警誡過你、提供十誡比你既時間、有幾多個警察入過房同你傾計等 ,呢啲資訊對於律師幫你係非常有用!
打官司都係打程序同埋打證供既自願性。

我相信唔少post都有講被捕後注意事項,希望以上所講既能令大家從執法人員角度知道有咩tricky位可以幫到單官司。

無錯,街頭上的抗爭好重要,但警署內以至法庭上,大家都仍然唔可以放鬆,千祈唔好被捕後就放棄,要自己幫自己,法庭上有好多案例係因為執法人員程序上出現問題而令個被告脫罪。

希望多啲紀律部隊巴絲可以接力講多啲!以我所見,我部門入面新生代督察級或是老散大約有八九成都好支持大家的!

最後以劉曉波先生的文章作結:

//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裏,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裏,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裏,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裏,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
「我沒有敵人 我的最後陳述」//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