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江天勇:信阳及罗山公安是黑社会

709律师江天勇早年间因代理大量宗教自由、访民维权案等,遭当局长期报复和秘密羁押。709大抓捕后他为营救被捕同道再被捕及判刑2年。今年2月28日出狱后被国保强行送到其父母家中以与外界隔离。江天勇在羁押期间因酷刑致身心受伤,目前病情加重。他多次要求自由就医均被国保阻止。江天勇愤怒谴责;信阳及公安是黑社会。

(图片为资料照片)
附江天勇讲述在国保押送下赴郑州治病未果的经过:

2019年8月5日,在信阳市及罗山县公安国保的押送下,我到了郑州。此次去郑州一是检查身体,一是看望八十多的岳父岳母并为8月7日生日的岳母祝寿。

自今年2月28日出狱以来,我被软禁无法自主独立看医生检查身体,6月20日双小腿双脚严重水肿,在信阳市及罗山县公安国保的陪同下也没有检查出病因;7月12日罗山县国保明确禁止我到北京看病;答应请北京医生到灵山镇我父母家为我看病也是骗人的把戏。

我出狱后始终被软禁在信阳老家没有自由,因此一直未能到郑州看望双双八十多岁的岳父岳母。农历7月初7(本周三)是岳母的生日,正好给岳母祝寿并看望岳父母两位老人。

郑州还有我一个亲戚和一个前中学教师的同事,他们两个在我被抓期间多次到信阳老家来看望我父母。此次去郑州,父母买了一些土鸡蛋让我带上以感谢他们。也给岳父母带上一些土鸡蛋和两只宰杀好的土鸡。

本来说早上7点出发,国保的车晚到结果8:30才出发。我乘坐国保的车,灵山镇派出所所长王万鹏及另外四个罗山县国保和我同乘一车。我以为这次去郑州就这一辆车。

路上,王万鹏问我到郑州怎么住、干什么,我一一告诉他,并说先到一亲戚、前同事那儿把鸡蛋给他们,王也没说什么。11:30车到了郑州,他们接到几个电话,之后告诉我不能把鸡蛋给我亲戚及前同事。我很气愤,说这亲戚及前同事根本不是(维权公民、律师)圈里的人,而且我就到他们楼下电话喊他们下楼拿上东西就行,我也不上楼。经争取,十分钟后王万鹏又问我亲戚同事住哪儿,我告诉地址后,车又开往亲戚和同事家。但离亲戚家不到10分钟路程时,又说不能见亲戚和前同事了。并且王万鹏告诉我:“你把你岳父岳母叫出来我们一起吃个饭,之后让他们把鸡蛋和鸡拿回去。”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我不仅中午不被允许到岳父岳母家吃饭,而且吃完饭后我还不能去岳父岳母家,东西得让我岳父岳母自己拿回去,我还不能送到他们家!我表示强烈抗议,王万鹏说是领导说的,我问:你们领导是人吗?是他爸妈生养的吗?争执之下,靠边停车,王万鹏和一国保边打电话边下车,这时我看到罗山县公安局主管国保的副局长孙章宏和信阳市公安局国保张家文过来与它们在一起说话。原来此次押送我的还不止一车5人!然后他们说不再改变,就那样安排,而且不去我亲戚及前同事那儿了,现在下车吃饭。我说既然如此,我不会吃一粒米喝一口水,我也不下车,干脆返回灵山镇。他们说:你不去医院检查身体了?我说,你们这样完全控制我,怎么可能检查出真正的问题?他们说:我们也不干涉你检查身体。我说你们再别骗了,回吧!又过一会,王万鹏过来告诉我:领导让我过来问你最后一遍,就那样安排,你要不同意就往回走。我说我怎么可能同意。于是返回灵山镇,下午5:30回到我父母家。

罗山县公安局及信阳市公安完全是黑社会!你们有什么权力不让我见我亲戚及前同事?你们有什么权力不让允许去我岳父母家?你们不就是凭着人多吗?你们整天打击这个黑社会抓那个违法的,你们自己不就是黑社会吗?我见亲戚见前同事见岳父岳母乃人之常情,你们怕什么?我每次看病你们总是想尽一切办法不惜赤裸裸的阻挠,你们怕什么?莫非我的双腿脚突然无端水肿跟你们公安有关系?

我对公安恃权任性践踏法律,非法阻挠我看病阻止我见亲朋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表示极度愤慨和强烈谴责。

2019年8月5日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