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暴徒?暴徒!香港“暴徒“示威者的真情吐露

有香港“暴徒”示威者在網上吐露心聲,透露暴力抗爭的真實原因。

好想同身邊成日講反對暴力的朋友仔講,我都非常反對暴力事件,但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希望你地用少少時間讀下面內容,或許你會明白,人稱所謂『暴民 』是怎樣形成…….事實上暴徒們曾經用過好和平的方式去表達訴求,但政府都一一冇理過, 先演變成目前這樣的局面…..

不論你是藍、黃、黑、白、路人甲乙丙、爲人父母仔女,都要讀一讀!

有人問,爲何民眾不可以和平表達訴求,到底怎樣先會完結。
但與其講這件事可以怎樣完,倒不如講下這件事是怎樣開始。

2月13日,保安局開始就送中條例進行公眾諮詢。
3月4日,大律師公會發聲明反對。
3月19日,香港總商會主席表示反對。
4月2日,政府提交條例草案,大律師公會再反對。
4月3日,在爭議聲下,親中議員支持下,首讀通過。
4月28日,13萬遊行。
5月15日,大律師公會再發聲明反對。
5月28日,學界和宗教界發聯署反對。
6月6日,法律界遊行反對。
6月9日,100萬遊行,全港七分一人口。

要注意的是,以上所有反對者,不乏商界和法律界的知識份子,絕對不是「廢青」。
送中有甚麼問題?你說你不懂。
你不懂法治,法律界權威說有問題,你不相信。
你不懂經濟,商界賢達說有問題,你不相信。
你說外國勢力亡我中國之心不死,你說他們被煽惑,你說他們收了錢。
我們的法治和經濟即將被踐踏,我們的城市即將要滅亡。
我們和平表達過意見,你不聽,我們還可以怎樣?

6月12日,政府無視所有商界法律界知識份子的反對聲音,硬要把它推上三讀正式通過。
之後的故事,就在 150 枚催淚彈的響聲中揭開序幕。

我已經告訴了你,事情係點樣開始。
那你可否回答我,事情點樣先會完?

姑勿論立場和取向
請在心內把以下文字讀一次

我認同雙方都好暴力

一邊是雨傘,紙皮,磚頭
另一邊是長盾,胡椒,真槍,催淚彈

一邊有汗出
另一邊有糧出

一邊犯法坐幾年
另一邊犯法無抵觸

一邊就是暴動
另一邊叫最克制武力

一邊受傷就強烈譴責,追究到底
另一邊深切慰問,痛心疾首

一邊就暴力對待
另一邊就和平遣散

的確 – 磚頭對催淚彈好暴力

的確 – 紙皮對長盾好暴力

的確 – 長傘對長槍警棍好暴力

的確 – 水樽對胡椒噴劑好暴力

的確 – 黑T對防暴裝好暴力

的確 – 3M口罩對防毒面罩好暴力

的確 – 被包圍毆打封出入口就係彰顯公義保護市民

的確 – 和平百萬遊行示威,第日二讀就係順應民意

的確 – 爆頭者被爆頭也就係暴徒

公道自在人心

耳聽七分假,眼看未為真

問良心…

過百萬市民上街譴責嘅!
係咪都係唔識分析事實真相

問良心…

政府高官係以民為本定係服務中共
官商勾結利益輸送

問良心…

市民依家究竟生活定係生存

問良心…

回歸至今,社會係進步定係撕裂

問良心…

市民只係追求好簡單嘅公義權利就係安居樂業
政府有無正視解決個問題

問良心…

中國嘅法制係咪你理想嘅法制

問良心…

政府高官有無真正體恤前線警員同人民

如果有?
點會推佢哋做磨心,人民打人民
面對呢個不公義嘅政府市民做過嘅

…一百萬遊行(無用)

…二百萬遊行(無用)

…圍立法會 (無用)

…圍警總 (無用)

…地區示威(無用)

…警民對待 (無用)

…民選議員 (DQ無用)

…司法覆核 (無用)

…全球登報 (無用)

…聯署白宮 (無用)

…要求英國介入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無用)

咁仲可以點?

上一代到2047,九成都壽終正寢

我們這代到2047,都半百有餘

下一代呢?

2047 正值壯年,
你甘願他們因爲我們種的因
而要他們硬食這個結果?

我不可以講話說,所有同中國有關的東西都是不好的,但中國憲法何其垃圾!!

99.9%高官貴權貪贓枉法,視人命為草率,視平民百姓為賤民。亦將中國5仟年智慧容入民間,生產黑心食品,有毒奶粉,過期疫苗,為己為錢,不擇手段。100%嘅入罪率

以言入罪,網上文字獄。這真的是沒有中國人、沒有共產黨是不會強大起來的。

這個是否是你想過的生活?
如果是的話!請你擁抱你的中國夢,擁抱中共情懷吧!

香港年輕人為自己為下一代!行出去流血流汗!

請問其他人有咩資格批判他們 !!!!!????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