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章家敦:香港現在是一場革命

革命瀰漫在香港的空氣裡。從四月末開始的反送中抗議,這場運動現在已經演變成呼求民主、要求獨立,以及結束中共統治的抗爭運動。

無視香港政府和北京的警告,香港多區的市民,包括教師、工人,甚至公務員,星期一參加了大罷工。在香港國際機場,超過一百個航班被迫取消。

這場罷工是連月來示威的延續。年輕的示威者在週末包圍了警署,憤怒的居民驅趕防暴警察:走啊!

示威者周圍出擊,在香港多處進行抗議,甚至封鎖了一條海底隧道。警察們疲於奔命,無法應付憤怒示威者快速的游擊。

有一些示威標語令人印象深刻難以忘記。在灣仔金紫荊廣場,示威者噴上“天滅中共”,“光復香港”(報導連結)。

革命瀰漫在香港的空氣裡。從四月末出人意料的反送中抗議,這場運動已經演變成呼求民主、要求獨立,以及結束中共統治的抗爭運動。

之前,幾乎沒人可以想像這一切可以發生,但他們或許不記得,中國的革命常常在邊境發起,再蔓延到中心。從秦末到清末,莫不如此。

香港,作為遠離中共領土中心的邊陲城市,也許正是結束中共政權的起點。

偉大的、全能的中國共產黨,怎麼會亡呢?

習近平,中國的偉大領袖,他知道在中國“大陸”,很少人會同情香港的示威者,尤其是他們竟然敢挑戰中國權威,而且中共以中國的化身自居。但香港的示威者們已經成功地迫使中共在香港的代理政權“暫緩”送中條例修訂。

這正是習近平擔心的地方:大陸人有他們的痛,尤其是當經濟劇烈動盪的時候,香港的抗爭,也許會激起大陸人民自己的抵抗。

香港的示威者已經開始試圖把他們的訊息傳達給大陸,這讓習近平深感不安。“邊地開花,直上中國”的七七九龍區大遊行就是如此。

作為應對,習近平不再試圖在牆內禁止討論香港,而是主動報導,把他們刻劃成“港獨”暴力份子和暴動。

七月初,武漢人也許受香港鼓勵,也上街示威抗議。但運動沒有擴大。不過,今後的基層騷亂,也許仍然會重創中國的政治體系。正如賓州大學亞瑟·沃爾德倫(Arthur Waldron)所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解體已經開始。

如果習近平讓香港的代理人撤回送中條例,他也許可以讓香港的抗爭結束。但他不願意任何人看到他會在示威者面前低頭。

在周一舉行的特別新聞發布會上,行政長官林鄭和八個表情嚴肅的官員站在一起。她沒有做出任何進一步的讓步,無論是像徵性的還是實質性的。如果她試圖平息她四面楚歌的城市中的局勢,她發出的所有信號都無助於此。 她的語調嚴厲,甚至說出不祥的話語。林鄭警告說,香港正處於“不歸路”。看來,這消息的目標聽眾只有一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

習近平看起來不會讓林鄭很快下台。雖然多數人都要求林鄭即刻辭職。林鄭在2017年由一個1200個選委組成的委員會“小圈子”選出。如果林鄭辭職,毫無疑問地,大眾會即刻要求下任特首由全民普選產出。在2014年,長達79天的“佔領中環”運動就是這個訴求。當時的”雨傘革命“運動,一點也不像一個革命。但這次不一樣。大眾開始認為,這是香港的最後機會。市民們不再信任北京。六月底,多達兩百萬人上街。

當月底,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孔誥烽(Ho-Fung Hung)指出,中共當局或許認為,他們可以比抗議者更持久,示威活動也許最多持續到九月,即雨傘運動五週年,或者 甚至到10月1日,北京計劃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

現在,孔誥烽看起來似乎失算了。 現在反送中已經進行到連續第九個星期,完全看不到盡頭。

如果示威者想要贏,持續性將是關鍵。他們要繼續“如水無形”般抗爭,永遠也不要放棄。

這場抗爭,北京和香港人兩邊都不願退讓。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正如中國歷史上曾多次發生過,亂起乎四境,帝國大廈突然傾塌。也許這次也一樣。

美國作家章家敦是《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