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網絡技術和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去中心化

一群年輕人在Telegram群組裡突然決定,去機場!仅兩個小時,數千名示威者在香港國際機場到達廳舉著剛打印好的標語,展示自己的訴求。而這只是Telegram讓示威活動去組織化並高效運轉在過去兩個多月中的一個例子。網絡技術的使用改變了香港抗議活動的本質。

7月26日下午,數千名示威者在香港國際機場到達廳開始反送中抗議集會,他們舉著剛打印好的標語和宣傳單張,展示自己的訴求,特別是警方濫用暴力對待示威者的問題。這個活動的組織,竟然在一兩個小時前才發起。一群年輕人在Telegram群組裡突然決定,去機場!而這只是Telegram讓示威活動去組織化並高效運轉在過去兩個多月中的一個例子。網絡技術的使用改變了香港抗議活動的本質。

自從香港政府在今年四月開啟送中條例立法工作以來,示威者的訴求不斷改變,從要求撤回條例,到包擴撤回、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內的五大訴求。但有一點不變的是,這場運動沒有領袖。按香港人的說法,沒有大台。

七月的一晚,示威者圍住了灣仔的警察總部,知名抗爭領袖黃之鋒到達現場要求開始組織在場的示威。他被其他示威者嘲笑了。

類似的許多示威活動,常常是在包擴LIHKG在線論壇(連登)和Telegram聊天群組(Group,粵語翻譯為谷)。在網上,示威者們交流抗爭情報、技巧,交流信息,互相鼓勵,開展文宣,協調物資調配,甚至在面臨警方行動時組織撤離。

即使在香港這樣有很長的示威歷史的城市,這樣的抗爭模式也是前所未見的。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Francis Lee 說,這是『開源抗爭』。就像維基百科一樣,每一個示威者都可以為示威活動提供任何東西,而且並沒有最高領袖進行頂層決策。這種新型抗爭模式會持續演進和自我優化。

這種組織機制允許社會各個階層都可以平等參與到這場運動中。傳統泛民立法議員,律師和法律從業者們,設立了612法治基金,為有需要的示威者提供法律支援。激進的本土派也發起了『本民前公海』群,自稱『本土市民支持前線警察嚴正執法』的深藍群組,但抗爭時總是企在最前。

雖然大型抗議活動通常是和平非衝突的,但隨著警方的強硬介入,兩者之間隨即發生了激烈的對抗。關於是否維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所謂『和理非』模式,還是主動對抗的『勇武』模式,示威者們求同存異,達成了一個妥協的共識,『兄弟爬山,各自上山』,以及『永不割席』,激進派和非暴力之間,不會相互指責。這種平衡,也是在網絡上激烈爭論之後達到的。

這些年輕的示威者們,他們不想任何人告訴他們,該怎樣做。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