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香港警隊前督察就7-21元朗衝突發聲

 

【文:一名已離職督察】

數星期前,本人公開邀請 FORCE (因個人原因離開香港警隊,一般自稱警察部或 FORCE)白恤衫,要對得住自己個膊頭。當時,我說過「我依然十分自豪地告知他人我是一名前警察」。上星期週末,我第一次就前警察這個身份,感覺非常醜陋。我真的感到十分憤怒。

是否警黑合作,不用由本文探討。單單由談判後容許南邊圍眾多持棍棒人士離開,全城皆能判斷。但我想指出,由聲稱無看到人手持攻擊性武器,故 FORCE 不能濫查濫捕白衣人,我認為 FORCE 發言人已淪落到《環球時報》之流 — 自說自話,好官我自為之。如果說 FORCE 對該批人士沒有懷疑,覺得不用調查,我作為市民恐怕只好每天配備頭盔防具,才敢繼續生活。我認識的同事當中,敢怒不敢言大有人在。

就算失望,不能絶望。我只希望 FORCE 就本文所述,給我、給市民一個答案。

多年以來,人員處事憑藉的是一份使命感。甚或有時,伙計辦事間中或有越界、違規,大家去判斷對錯,其中一個指標就是看同事是否為 「做野」而犯錯。從前有一位高級長官退休時,用八個大字來概括警務工作:救急扶危,儆惡懲奸。現代社會,不再容許各人以自己標準去定義對錯,必須依法行事。然而,救急扶危,我相信是同事間的最大公約數。

元朗一夜,我見到的是警察失踪,集體凟職。以本人經驗,甚麼低風險評估,甚麼上環事件令警隊疲於奔命,皆是託辭,騙得到誰人呢。難道 CP (編按:Comissioner of Police,警務處處長)可以夠膽說當晚元朗警區只有兩名警察嗎﹖各位同事,大家心知肚明,你們真的相信嗎﹖甚麼遲到 39 分鐘,甚麼與市民期望有落差,通通皆文過飾非。事件中,離開現場之兩名警察,現場附近等待指示之警察,元朗警區有參與行動之管理層,安坐冷氣房之高級管理層,通通欠市民一句交代、一聲道歉。你們能夠問心無愧嗎﹖你們能夠對人說你在服務市民嗎﹖能夠安心對家人朋友子女說你是在維持香港治安嗎?

問心無愧,請證明之

如果香港警察真的問心無愧,請就以下方向還自己一個清白。

● 可調動之資源

不論香港發生甚麼事情,每個警區,每個警署,定必會留下一定數目人員,以應付緊急需要(emergency call),此乃警隊多年來行之有效的做法?警隊摒棄這做法嗎,不可能吧。如果屬實,下這決定的人員請出來公開解釋背後之理據。更重要的是,請告知市民,讓市民有心理準備!

元朗分區、八鄉分區、元朗警區以及其他附近警署及警區之更紙

-當值的 PSU(巡邏小隊)起碼也有不下十名人員吧!

-特遣隊(Task Force Sub-unit 或 簡稱 Task Force)有當值嗎?人員緊絀的情況下,當天的確有可能沒有當值;然而,警隊早己收到情報當晚可能有事發生,沒有預備多餘人手當值,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值日隊(即 DIT 或CID ),沒有當值嗎?值日隊之所以叫值日隊就是因為該批人員二十四小時輪更當值。一隊值日隊,一般一幫辦一沙展加數名警員。當晚起碼四五人有當更吧。

-VICE(即 District Special Duties Squad)隊伍也沒有工作嗎?VICE 一般負責掃盪黃賭毒,但亦會負責警區特別任務,如天災人禍,颱風襲港,他們便有任務在身。平日當值時間多為下午及晚上。他們編制大致跟值日隊一樣,又是完全沒有人當值嗎?

-District Crime(警區刑事部,包含多支隊伍,反黑組,重案組,情報組,未能盡錄)一般平日九五時間當值,當晚當值的只為 turn out 到上環嗎?如上所言,警隊收到情報真的完全沒有安排嗎?近一百名人員也沒有一兩人於環頭當值嗎?

● 車輛運作情形

警察解釋,當晚並無衝鋒車當值,這個可以理解。然而,這又是另一個偷換概念的說法,沒有衝鋒車不代表警隊沒有車輛。當晚元朗區沒有巡邏車嗎?沒有衝鋒車絶不會令警察要由警署跑到現塲,這絶對不成警察延誤到塲之藉口。衝鋒車由衝鋒隊使用,配備更多裝備,然而車輛本身與巡邏車無異。當晚元朗區的巡邏車到哪裏去呢?為什麼不能及時安排警察到場?還是 FORCE 推說不是衝鋒隊員便不懂處理 emergency call?

● 附近環頭警力

退一步而言,假設元朗區當晚真的踏入無警時分,附近環頭也完全沒有警務人員嗎﹖當晚元朗發生的可算是回歸後最大型的襲擊事件,甚至有人說是恐襲事件,從附近環頭抽調資源絶對可行。非不能也,實不為也而已。

● 當晚人員任務

如果不是沒有資源,當晚其他人員在執行甚麼任務呢?如果調查發現,當時人員做的是非緊急案件,甚或是有一些如巡邏或晚膳等安排。FORCE 想必難辭其咎。

-兩名撤退之警務人員之隨身記事冊

記事冊應該有記錄兩名警務人員到場前後及到場時處理事件的情形,特別是誰人命令他們離開。本人絕不相信,如無上司首肯,他們二人會離開現場。

-當晚所有當值人員之隨身記事冊

就該兩名警務人員之記錄,順蕂摸瓜,應可查找當晚警隊作決定之實況。同時,以香港警察之作風,本人相信當晚有不少人員會充當哨兵之角色,把情況實時向上滙報。如果推測屬實,當晚絶對是有管理層於資源許可下而決定不作為。同時,看到實況之人員,實愧對救急扶危四個字。

● 當晚的管理架構

當晚元朗區行動之指揮官是誰呢?如果 FORCE 膽敢指是如平常一樣,只是 PSU 之督察一名,未免將市民智商太看輕吧。警察部是一個階級分明的機構,前線幫辦仔豈會不向上報告?當 999 報案中心也感到事態嚴重,現場指揮的定非等閒。他又是何時收到消息、何時下決定呢?

-現場指揮官究竟是誰

元朗區指揮官是總警司階級,而新界北總區指揮官為 ACP (編按:Assistant Comissioner of Police,警務處助理處長)階級。不論是誰,兩人均可指揮一批大數量之人員。總警司一通電話,有心安排的話,總可隨時抽調數十名人員。如 ACP 下令,人數更可是數倍以上。即便他們未有到現場,FORCE 中人都知道,他們定有透過電話指揮,絶對不會存在無兵司令之情況。

-HI-COM 角色

再退一步而言,當香港有重大警務行動,警隊想必實行兩層架構之指揮系統,以便命令直達前線。現場指揮官以上,便是 HI-COM,可想像為直通 42 樓(即警隊最高層辦公之樓層)之心戰室。除非有人欺上瞞下,元朗事件會沒有驚動 HI-COM 嗎?HI-COM 更是可以調動全港警力。FORCE 推說警力不足,實未能服眾。

● 當晚其他報案

如果 FORCE 要諉過其他人報案太多,甚至有人 DDOS,以下資料應可讓市民更明辨是非。

-當晚所有報案之流量分布。到底事發前兩小時(即約晚上七八點)至時發後兩小時(即約零晨二時)中,每個時段有多少報案呢?FORCE 是否剛巧剛遇上 DDOS 而未能及時施援呢?還是因為沒有作為致使越來越多人報警?如果 DDOS 屬實,警方有否研究這是否白衣暴徒之策略!

-警方違反服務承諾,逾時到場的話,999 報案中心會有 「響鐘」之制度。當晚究竟有多少宗,已「響鐘」之個案?是否當晚除元朗事件外,所有個案都屬於「響鐘」之個案,即當晚所有個案都逾時到達?

-如果以上屬實,相信當天整天,元朗區甚或全新界北總區都充滿逾時到場之個案吧!實在難以置信。

-其實,只要將當晚所有報案電話之錄音,翻聽一下,大家可以知道真相。到底是有人見死不救、不停有人求救或是如警方所言有人存心癱瘓 999 報案中心,絶對不難查清。

-同時,同事以 CC3 (編按:第三代指揮及控制通訊系統)對講機通話之錄音,也可讓市民知道當晚元朗區的警察有多盡心盡力並處於水深火熱中,而非警鄉黑合作!

● 當值時怯懦,愧對市民

從現有資訊,本人相信,當晚很大機會是有人決定有系統性的不作為,作出決定者理應問責。本人亦一廂情願地傾向不相信是前線同事涼簿的見死不救。無論如何,我對當晚元朗區之警察非常失望。我膽敢講一句,若稱職的警察在現場,根本不用考慮滙報上級之問題,便應挺身而出,更遑論聽從上級之非法命令。

最使本人氣憤的是警隊之解釋。甚麼警員到場後,因未有防暴裝備,故回署等候(大意如此),這根本不是解釋。如果警員到場後,不懂處理便撤退,相信那名警員應該於學警訓練初期便被趕離黃竹坑。我絶對明白,伙計不是超人,亦不應以身犯險。但逃離現場絶不是選項。保持距離觀察,嘗試喝止,協助疏散,通通沒有做而離開現場,是為什麼呢?軍裝警察,每人佩備手槍一支,子彈十二發,豈不是為了應付這種場面?

如果當天,有一名警察入內制止,情況絶對會有很大的分別。要保護市民,不一定要有數百名防暴警察。該兩名人員,即便不即時進入港鐵站,只要等待多一會兒,待數名警員到場支援(網上流傳片段,未經 fact check,警署內竟有十多名配備頭盔之警員趕市民出警署),持槍推進,起碼可保護市民於身後,暫緩暴徒之攻擊。

警隊這種不負責任之解釋,豈不是向大眾宣稱,香港警察無心無力無膽去應付無法無天的黑社會活動嗎?手握權力之高層,不要忘記,當值時怯懦,本身已是 13 draw (即可以紀律聆訊之十三項罪名,名稱來源不詳)中其中一項,我個人更認為這是最恥辱之一項。

我知道,警隊如非別無選擇,絶不會公開以上資訊。其實,單單元朗一夜,便足以值得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請拿出勇氣,承擔責任。進一步而言,因某種不可告人原因而不拘捕不調查,跟冼警司嫖妓而不掃黃,有分別嗎?難道不值得作出刑事調查,看看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之問題?

無論如何,最後,希望以小時候警訊的主題曲作結。

憑自我 硬漢子 拼出一生癡

流汗血 盡赤心 追尋大意義

生命作賭注 留下了英雄故事⋯⋯

我不同意同事要以生命作賭注,但我希望各同事,不論是前線或是高層,永遠緊記救急扶危四個字,這最基本責任如果做不到,我們還有資格穿起制服嗎?

本人將會嘗試另文探討本人一些其他觀察﹐但以下兩點不吐不快。

P.S. 1) 白恤衫,請記住,膊頭階級是用來負責任而不是用來哂馬。請不要帶頭違反警例 12-06,對政府指點江山。還好意思說 「支持白衫中華兒女」,現在支持暴徒嗎?香港警察現在落草為寇,擁兵自重嗎?提出意見,請拿出理據,拿出質素,顯示官階去表態一下,只對 FORCE 內部有用吧。

P.S 2) 行文之際,正值元朗的另一個黑夜。CP,你可以回答我之前的提問嗎?特別是,FORCE 是否宣怖放棄武力使用原則,還是已經對開槍麻木已經認為「警暴」是常態呢?

(手動轉)【文:一名已離職督察】數星期前,本人公開邀請 FORCE (因個人原因離開香港警隊,一般自稱警察部或…

Posted by Billy Wong on Wednesday, July 31, 2019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