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德国之音专栏作者宇亭:香港距離六四有多遠?

習近平應該認清的是,2019年絕不同於1989年,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和貿易中心也不同於政治堡壘北京,如果敢於讓香港人民大規模流血,習近平的政權等同於拿鐮刀斧頭自戕。

本文語音版:

本文英文翻譯:鏈接

數年前讀過一篇科普“跳蚤效應”。跳蚤按照身材比例當數生物界跳高冠軍,能跳起一米多高。生物學家在一米高的地方放个盖子,跳蚤跳起来撞到盖子,而且是一而再地撞到盖子,过一段时间拿掉盖子,生物學家发现跳蚤已经不能跳到一米以上了,直至生命结束都是如此。如果把跳蚤一直放到一個更小的玻璃罩子裡,它们自動调节跳躍的高度,只會低於罩子,不再改变。

這個著名的生物實驗讓我聯想到專制政權的管控術,中共從鄧小平時代的“穩定壓倒一切”,到習近平以”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旗號,對黨政軍民商強行推行”兩個維護“:維護黨中央,維護習核心,如同把鄧江胡給中國社會強加的木頭蓋子,降低成密不透風的玻璃罩子。

六四30年和香港反送中

這種管制術有效嗎?在中共當權者看來這是無可取代的馭民秘笈。今年是六四30週年,是習近平要嚴加防範的灰犀牛,但是14億人口的中國竟然平安度過了。令習近平意料不到的是香港飛出了黑天鵝。香港同胞連續30年聲援89民運,抗議六四屠殺,今年照舊舉行規模盛大的紀念集會和遊行之後,開始舉行全民參與的維護香港司法獨立的反送中運動。

反送中爆發的根本原因就是習中央要用”跳蚤效應“收拾香港人,要用一國的玻璃罩子取代香港的”兩制“。

反觀中共治下的大陸,除了數不清的微信群、個人賬號橫屍自媒體外,沒有一個聲音能發出對六四30年的紀念,沒有一個聲音能夠表達對香港人民的聲援和支持。

6月始,香港相繼舉行100萬、200萬、23萬人上街大遊行。7月19日,香港警方稱在荃湾发现大批爆炸物,反《逃犯条例》的旗帜和传单,以及印有亲独立组织“香港民族阵线”标志的T恤。當事人已經公開揭露這是栽贓!當局製造”國會縱火案“的陰謀流產。

7月21日香港又舉行了40餘萬人大遊行,有一部分人包圍了中聯辦,用墨汁塗污了國徽,上百名防暴警察用催淚彈和橡皮子彈將示威者驅離。晚間10點半之後,元朗地鐵站發生有組織的百名白衣暴徒手執藤條、木棍、水管瘋狂襲擊普通市民和反送中參加者的流血事件,打傷45人,打倒在地的有孕婦、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記者和正常下班的市民。香港政府于22日凌晨发新闻稿称,有激进示威者于上环一带向警方发动连番暴力袭击,晚上在元朗地鐵站的追打事件是“有人聚众”、“引发冲突”。肆意歪曲事實真相。

元朗襲民引進的是大陸維穩機制

不過24小時,港外媒體用大量視頻和照片曝光親共議員何君堯、元朗八乡分区警察指揮官李汉民與黑社會共同策劃、指揮了元朗血案,鐵證如山。“官警黑聯手”是北京鎮壓老兵、強拆、環保、土地糾紛、疫苗事件的固定機制和通用手段。元朗血案將此引進香港,將人民的憤懣推向新的火山口。

22日下午林鄭率各司局長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會見傳媒,對記者的追問,死硬抵賴,喪失了公務員的起碼道德水準。

需要分析的是北京正在掀起的輿論高壓中,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的評論,比人民日報、新華社更直白,直接提到北京用鄧小平六四方式強力干預香港的三條底線:一是香港出现对爱国力量的大清洗,香港“倒向”美国,真要变成美国遏制中国的桥头堡;二是香港因为严重政治动荡出现人道主义灾难,譬如不同派系相互大规模仇杀,城市陷入完全无政府状态,出现民不聊生;三是极端分子搞武装暴乱,极端分子控制香港中枢机构,建立事实上的政权。

22日六四屠夫李鵬去世,習中央的訃告以超過鄧小平訃告的語言,肯定李鵬六四“功績“,不得不承認,這是習近平對六四鎮壓的公開表態,是他不惜用六四方式平息反送中運動的恫嚇。

香港警方已經發出禁止和反對27日香港人民光復元朗遊行的通知。香港鎮壓升級。習近平應該認清的是,2019年絕不同於1989年,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和貿易中心也不同於政治堡壘北京,如果敢於讓香港人民大規模流血,習近平的政權等同於拿鐮刀斧頭自戕。

宇亭 ,中国资深记者,曾亲历六四。目前旅居海外。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