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曾經的魯迅Bot

有人說,魯迅bot就是個推特機器人,也沒關注時政,也沒轉發消息,就是把魯迅文學作品的段落貼出來分享,竟然也被封掉了?其實,中共的封禁,並不是一個“敏感度”變量的線性函數,或者其他什麼函數——他們並不講道理。或者,只有一個道理:你自由思考,自由說話,那麼他們就會衝過來,脅迫也好,酷刑也好,想方設法封掉你。

也許明天魯迅bot也會刪帖,銷號,那麼這裡,將保留魯迅bot存在過的證據。

鲁迅bot
@luxunbot25
Jul 23
“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只可惜没有‘个人的自大’,都是‘合群的爱国的自大’……‘个人的自大’,就是独异,是对庸众宣战。除精神病学上的夸大狂外,这种自大的人,大抵有几分天才……‘合群的自大’,‘爱国的自大’,是党同伐异,是对少数的天才宣战。”

Jul 23
深圳网警已约谈鲁迅bot运营者,这是最后一条推文。

Jul 23
假使那老头子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 医生,也仍然是吃人的人。他们的祖师李时珍做的“本草什么”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说自己不吃人么?

Jul 22
杀得他们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连木棍也浮起来,仿佛水上的草梗一样。

Jul 22
鲁迅笔下,中国人的劣根性有哪些?
一、旁观心理;二、过客心理;三、官位心理;四、苟苟心理;五、从众心理;六、例外心理;七、奴性心理;八、势利心理;九、美言心理;十、怀旧心理。
读鲁迅的人越来越少了,鲁迅笔下的人物却越来越多了……

Jul 22
叭儿狗往往比它的主人更严厉。

Jul 21
他知道清朝武英殿里藏过一副铜活字,后来太监们你也偷,我也偷,偷得“不亦乐乎”,待到王爷们似乎要来查考的时候,就放了一把火。自然,连武英殿也没有了。

Jul 21
新月书店我怕不大开得好,内容太薄弱了。虽然作者多是教授,但他们发表的论文,我看不过日本的中学生程度。

Jul 20
如果是暗杀,他就来讲死者的生前的故事,恋爱呀,遗闻呀……人们的热情原不是永不弛缓的,但加上些冷水,或者美其名曰清茶,自然就冷得更加迅速了

Jul 20
诈骗未遂那能叫诈骗么?

Jul 20
“你怎么啦?”
“我摔坏了。”
我有些诧异,忙看前面,是一所巡警分驻所,大风之后,外面也不见人。这车夫扶着那老女人,便正是向那大门走去。
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

Jul 19
再进一步,可就有些不安分了,那就是中国人的思想,趣味,目下幸而还未被所谓正人君子所统一,譬如有的专爱瞻仰皇陵,有的却喜欢凭吊荒冢,无论怎样,一时大概总还有不惜一顾的人罢。

Jul 19
果然,一匹很大的老鼠落在那里面了。

Jul 19
高等人向来就善于躲在厚厚的东西后面来杀人的。古时候有厚厚的城墙,为的要防备盗匪和流寇。现在就有钢马甲,铁甲车,坦克车。就是保障“民国”和私产的法律,也总是厚厚的一大本。甚至于自天子以至卿大夫的棺材,也比庶民的要厚些。至于脸皮的厚,也是合于古礼的。

Jul 19
这种老人渐渐死去,中国总可比较地有生气。现在我知道不然了,杀戮青年的,似乎倒大概是青年……但事实是事实,血的游戏已经开头,而角色又是青年,并且有得意之色。我现在已经看不见这出戏的收场。

Jul 18
“万岁!”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

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彩, — — 呜呼,无法可想!

Jul 18
火神菩萨只管放火,不管点灯。凡是火着就有他的份。因此,大家把他供养起来,希望他少作恶。然而如果他不作恶,他还受得着供养么,你想?

Jul 16
中国人虽然自夸“四千余年古国古”,可是十分健忘的,连民族主义文学家,也会认成吉斯汗为老祖宗,则不宜与之谈古也可见。

Jul 15
所以中国人倘有权力,看见别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数”作他护符的时候,多是凶残横恣,宛然一个暴君,做事并不中庸;待到满口“中庸”时,乃是势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的时候了。

Jul 14
我在中国的富贵人及其鹰犬的眼中,虽然也不下于黑奴,但我的声音却走出去了。这是最可痛恨的。

Jul 14
这危险,就因为中国向来不大有幽默。只是滑稽是有的,但这和幽默还隔着一大段

Jul 13
天下太平或还能苟安时候,所谓男子者俨然地教贞顺,说幽娴,“内言不出于阃”,“男女授受不亲”。好!都听你,外事就拜托足下罢。但是天下弄得鼎沸,暴力袭来了,足下将何以见教呢?曰:做烈妇呀!
宋以来,对付妇女的方法,只有这一个,直到现在,还是这一个。

Jul 13
你说中国不好。你是外国人么?
我是日本江户人。

Jul 12
中国人对于异族, 历来只有两样称呼:一样是禽兽,一样是圣上。从没有称他朋友,说他也同我们一样的。

Jul 11
那时恰是暗夜,一队兵,一队团丁,一队警察,五个侦探,悄悄地到了未庄,乘昏暗围住土谷祠,正对门架好机关枪;

Jul 10
凡知道一点北京掌故的,该还记得袁世凯做皇帝时候的事罢。要看日报,包围者连报纸都会特印了给他看,民意全部拥戴,舆论一致赞成。直要待到蔡松坡云南起义,这才阿呀一声,连一连吃了二十多个馒头都自己不知道。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