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因揭露中國體育興奮劑醜聞流亡海外,楊偉東在瑞士洛桑以行為藝術進行抗議

中國獨立藝術家、紀錄片導演楊偉東7月21日到洛桑的奧林匹克博物館,發起抗議中國體育興奮劑行為藝術。楊偉東的母親薛蔭嫻為前國家隊隊醫,因持續披露中國體育興奮劑醜聞遭受打壓報復,2017年起,他們一家流亡德國,其記載興奮劑黑幕的68本工作日誌已發轉移至海外,他們將向國際奧委會直接遞交相關證據。

薛蔭嫻是前中國國家隊隊醫,以揭露中國體壇興奮劑醜聞出​​名,也因此全家長年受到打壓。從2012年以來,薛蔭嫻、楊偉東他們已經三次被限制出境。2017年,一家能出來,自己也感到意外。就連平常和他們常打交道的國保也不確定他們能否成行。 “護送”一家人到機場後,這名國保對楊偉東說,要是出了關,通知我一聲。2017年,在近80歲的高齡,她和兒子、兒媳逃離祖國,到德國申請政治庇護。

薛蔭嫻清楚地記得,1988年7月13日,李富榮召集國家隊11個隊的總教練、班主任開大會,提出要給“體操王子”李寧打興奮劑。李寧曾親口告訴薛蔭嫻,當年2月陳章豪偷偷給他打了四針興奮劑,開始時他覺得身上有力氣,後來就不行了。回憶當年拒絕給李寧打針的原因,薛蔭嫻說:“因為我是反對興奮劑的,我不會給他打針。另外,李寧是有名的運動員,假如用了興奮劑查出來,我們的人格都沒了,國家的國格也沒了。”

薛蔭嫻描述說,往後的幾十年中,她經歷著中國最高級別的異見者的待遇:在北京,警車就停在她家門口,每天24小時被監控;電子信箱、手機都被監視、竊聽; 她被限制出境,理由是“可能危害國家安全”;中國警察一直想知道她那68本日記到底藏在哪裡。

薛蔭嫻相信,中國現在仍然在使用興奮劑。不久前,中國退役跨欄奧運冠軍劉翔在《魯豫有約》節目中說的一句話觸動了她作為醫生的神經:一個時代能夠刮一陣風,我覺得我就足夠了。薛蔭嫻說,她相信總有一天,這些真相會全部暴露在陽光下。到那一天,她的所有堅持,歷經的所有磨難都會得到回報。



3 Comments

  1. zhiqi fan July 22, 2019

    杨先生及母亲为追求真相而流亡海外,其精神和毅力超凡脱俗,值得尊重和敬仰!

  2. sU YUTONG July 22, 2019

    前东德也有类似的经历,那些被兴奋剂伤害的运动员通过诉讼获得了国家赔偿。而在中国揭开黑幕的人却被迫害流亡海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s wir berichten, spiegelt nicht die Meinung einer Regierung wider.

What we report does not reflect the opinion of any government.

我們的報道内容不代表任何政府官方立場。

Berliner Bericht | 2020